75小说 > 武侠修真 > 缘为仙 > 第五十九章 寻宝人
    沉岭道人本名陈炳至,原是一个浪迹天涯的卖艺人。他的拿手绝活,便是腹语。
    靠腹语演些布偶戏,就是他讨活的营生。而这营生,全凭那股新鲜劲吸引些孩子,等新鲜劲过了就只能再换个地方。
    半是卖艺,半是乞讨,如江湖浮萍一般,在神州上不断迁移,也不知哪一天会倒毙在路上,就此终结一生——和教给他腹语之术的师父一样。
    可他平凡的命运,却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彻底颠覆了。
    在一个风国边陲的小镇上,他第一次被人砸了场子。对手是一个戴着铁面具的傀儡师,他手底下的傀儡假人无丝无线,却仿佛真人一般,不但外表栩栩如生,而且行动自如,能言能语。
    这等精彩绝伦的傀儡戏,自然远胜他那老掉牙的布袋戏。陈炳至一天下来也没挣到一个字,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傀儡师表演,想抓点漏洞破绽损损对手的颜面。
    可一天看下来,越看越是心惊。身为内行,陈炳至发现那絮叨不停的傀儡假人绝不是傀儡师在用腹语发声——似乎真的是傀儡假人自己在说话!
    那天夜里,在震惊、好奇、嫉妒等诸多情绪左右下,陈炳至着了魔一样,竟偷偷潜入那傀儡师的住所,把那傀儡假人偷了出来。
    原本只是想研究一下,见识一下,或者起码让对手心疼懊恼一下,没想到失魂落魄的却是他自己。
    那个傀儡假人居然真的会说话!像个小孩子一样扒在他肩头,不停呓语着,告诉他快跑、快跑!否则小命不保……”
    碰上这等诡异之事,陈炳至自然吓得要命,连忙不管不顾地落荒而逃。在傀儡小人一路指引和催促下,像是有什么魔鬼在追赶他一样,亡命奔逃。
    结果出乎意料,却是阿原喜闻乐见的——陈炳至失足掉进一处山涧里,非但没死,反倒发现了一个寻宝道人的遗骸,得了其一生积蓄。
    从此,他便走上了修仙之路,成为又一个在神州各地游历,寻宝探秘的寻宝道人。
    可不同的是,他有一个神奇的傀儡假人,那小人不止会说话,而且有独特的寻宝之能。就像一只鲨鱼能闻见血腥,只要它喋喋不休念叨着“好东西、我要吃……”,顺着它找下去,就一定能找到宝贝。
    于是,陈炳至不知疲倦地在山岭之间游荡找寻,逐渐积累了寻常散修难以想象的身家,也逐渐从一个普普通通、资质低得可怜的凡人,变成了小有名气的凝元散修沉岭道人。
    这本是一段动人的传奇故事,可有寻宝之能的并不是他,也不是件不会说话的死物,而是那永远喋喋不休、嚷着要“吃”的傀儡假人。
    傀儡自然是不用吃饭的,可那小人却真的要吃,而且只吃它看上的天材地宝。不管是灵草还是灵晶,甚至小一点的灵器,只要它能一口吞下的,就毫不犹豫。
    被它吃了的东西哪去了,沉岭道人想不明白,只是心里暗自发寒。他当然不愿大好的宝贝被吞了,可他心底里对那傀儡小人始终有种根深蒂固的畏惧,甚至直到成了凝元修士,那畏惧也没有完全消除。
    心底最大的秘密,无人可以诉说,反倒要没完没了地听那小人喃喃自语。沉岭道人只能将一些积攒的情绪付诸纸笔,才有了阿原手中的小本。
    看似风风光光从一个凡人修成凝元修士,积攒下惊人的身家。可实际上大部分所得都被那傀儡小人“吃了”。想不给,又怕以后断了生财之道。只能默默忍受那喋喋不休的小人,像个祖宗一样供着。
    就这样,直到沉岭道人凝元多年之后,才渐渐有了底气,用灵兽袋和雪蚕丝绳将傀儡假人和记载着自己心路历程的小本一起封存起来。
    耳边没了那令人发狂的呓语,沉岭道人这才真正体会到身为修士的快活,而那小人似乎也安分了一些,只是偶尔还会剧烈挣扎一下——那往往意味着发现了不了得的宝物。
    从此,沉岭道人终于有了点主人的架势,只有在小人指引下寻得重宝时,才投些灵晶给它,勉强让其不“饿死”。
    打开袋子的机会越来越少,本上的记录也就越来越少,直到这一切都成了阿原的“战利品”。
    看完了汇聚沉岭道人生平的记录,阿原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那些传奇的经历,发现种种宝物时的狂喜,自然让阿原心生向往。可那些流露在字里行间的不安与狂躁,又让他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在他一个局外人看来,沉岭道人和傀儡假人之间,其实说不好是谁在控制着谁。
    沉岭道人固然得了无数好处,可大部分都要被“指引”他的小人吞掉。虽然后来他看似夺回了主动,但冥冥之中,也说不定是小人的意愿,想要换个“主人”。
    沉岭道人之所以在天机阁喊出几千灵石争一个百宝匣,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袋中小人强烈暗示。而后之所以在漫天妖云中盯上阿原,想必也是同样的原因——只是这次指引,终于让沉岭道人成了任别人搜刮的遗骸。
    有了这番感悟,阿原还真有点庆幸方才惊吓中一剑劈了那邪门的小人。现在回想,它窜出来要咬的并不是阿原的手指,而是他手上的玉玦……
    这么邪门的东西,就算能寻宝,原大侠也绝对不要。他可不想像沉岭道人一样,最终反成了它的傀儡。
    …………
    看完了沉岭道人的生平,阿原收获了不少感悟,但对琉璃沙漏和黄铜瓶里的丹丸,还是知之甚少。只知道那琉璃沙漏是件上古法器,名为敛尘。
    法器多半出自上古,与灵器最大的区别在于灵器主要靠灌注的灵气之能,而法器则多半靠自身蕴藏的灵物之能。
    像双龙鞭,自身并不提供灵气,全靠使用者灌注,便是下品灵器。而敛尘沙漏则只要灌注些微灵气驱动一下,就可以将里面的金砂挥洒出去,化作漫天黄沙。好处是耗费的灵气少,相应的缺点就是灵物难寻,是以在灵机匮乏的今世越发少见。
    而敛尘沙漏乃是一件中品法器,可以反过来吸纳砂土炼化成沙漏里的金砂,养用一体,因此才陪伴了沉岭道人多年,成了他的成名之物。他甚至特地找了一块毒瘴之地炼成了暗藏毒瘴的金砂,往往不战而胜——只可惜倒霉,碰上了原大侠。
    只是沉岭道人的本子又不是传功宝典,自然没把驱使养用之法写在上面,阿原也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了。
    而那黄铜瓶里的丹丸,本子上只字未提,阿原也一时也没办法,反正统统放进玉玦里,藏好再说。
    灵兽袋、冰蚕丝绳,自然也不会放过。可地上那堆破碎的傀儡残片,阿原想了一想,还是没敢收进玉玦里,而是装在一起箱子里,远远埋在了隐溪庐外的山上——或许有一天等沈少侠机关术大成了,可以挖出来请他复原研究一下,但眼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收拾完这一切,沉岭道人的遗留总算是处理干净了。反过来,原大侠手中还多了衣师兄给的一枚灵晶——虽然有点对不住衣师兄那位谦谦君子,但梦寐以求的凝元之法近在眼前了,阿原是不会在这当口犯傻的。
    眼看已经入夜,阿原也不在乎多等一晚,反正还有一堆破碎的灵圆灵晶,“赃钱”又未必敢花,倒不如拿来补充真气。
    灵泉之旁,手握灵晶,摩挲着指间玉玦,原大侠的笑容,格外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