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妖孽高手 > 第一百零四章 霸道
    集团当中,乔雨欣没有多想,发现叶尘挂了电话,摇头笑了笑,便放下手机继续工作,修改员工之前想好那售楼营销方案。
    虽说要主动追求叶尘,不过乔雨欣不打算采用步步紧逼的手段,她清楚,这么做只会给叶尘压力。
    两人毕竟重遇不久,若是上来便全力尽出,对叶尘发起猛攻,说不定叶尘真的就认为她乔雨欣如同传言那般,是个不折不扣水性杨花,风骚的女人了。
    乔雨欣拿起办公桌上的相架,对曾经与叶尘的合照抿嘴一笑,叶王子,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逃出我乔雨欣手掌心的!
    随后,乔雨欣做出一个胜利在望般的握拳动作。
    马小玲和叶尘离婚不假,这婚不是还没离吗?
    她要是知道得力手下喜欢自己老公,更是要将其追求到手,不知道她得知此事后,会有何种感想?
    不过很可惜,马小玲暂时并不知晓。
    此时,马小玲在民政局为特殊客户设立的房间当中就坐,等待叶尘到来。
    房间内除了马小玲之外,在马小玲对面,坐着一位经理级别的中年男人。
    男人姓宋,是战步天朋友。
    马小玲之所以有独立房间与经理招呼的待遇,得感谢战步天。
    若非有战步天出面,宋经理也不可能单独为马小玲设立一个房间办事。
    之前就听说马小玲美貌惊为天人,今日一见,果然犹胜天仙...
    宋经理心中赞叹一声,带着欣赏的目光注视马小玲,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当中,没有丝毫杂质,宛如池水般清澈见底。
    下一刻,反应过来,宋经理满脸疑惑,不是说马小玲单身,没有男朋友吗?
    既然没有男朋友,那老战让马小玲找自己干嘛?
    自己干的可不是别的工作啊,是办理登记结婚与离婚,难道...
    想到这里,宋经理内心顿时活跃起来,目光再次落在马小玲身上。
    对于宋经理的注视,马小玲仿佛没有看见一般,这些年来,早就学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所以毫不在意宋经理投来的目光。
    就在马小玲疑惑叶尘怎么还不来,是不是找不到地方的同时,门在这一刻被推开。
    咔嚓!
    门打开的瞬间,一道带着紧张的声音,突然响起,传进马小玲,宋经理两人耳中,“哎呀,老婆,我错了还不行吗?不用动不动就闹离婚这么夸张吧?”
    “再说,我又不是去嫖,又不是养小三,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
    听到叶尘的话,马小玲愕然过后,瞬间反应过来,这和她想好的不一样啊,自己提出离婚,叶尘这无耻之徒不应该拍手称快,甚至感激自己吗,怎么突然就求饶,不愿意离婚?
    他叶尘到底想怎样,向自己报复,要自己在别人面前出丑吗?
    就在马小玲疑惑不解的同时,宋经理被叶尘抓住马小玲双手求饶这一幕,震撼得瞬间石化,脸上的震惊无与伦比,双眼圆瞪,张开的嘴巴,几乎可以塞进一个拳头。
    宋经理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这特么是幻觉吧?
    不是说马小玲单身没有男朋友吗,现在特么连老公都跑出来了,什么情况?
    更重要的一点,这天丰市所有男人的女神,特么不是来登记结婚,而是来离婚...
    宋经理认为,要是马小玲已经结婚,现在来离婚的消息传出去,一定会让追求马小玲的人伤心欲绝。
    当然,宋经理不会如此没素质,将马小玲结婚一事泄露出去,更何况马小玲是战步天侄女,若把马小玲结婚一事泄露,那么战步天会如何看他这朋友?
    宋经理深呼吸口气,平复内心震惊,看向犹如打情骂俏般的两人,尴尬一笑道:“两位,我去外面等你们,你们若是谈好结果,再叫我。”
    妈蛋,虽说自己对马小玲不感冒,但看着两人这般打情骂俏,谁忍受得了,还是出去躲一躲好了!
    宋经理不给马小玲说话机会,打开门直径走了出去。
    直到宋经理将门关上,马小玲终于是按捺不住,一把甩开叶尘抓住自己的手,冷漠不已道:“叶尘,当初离婚是你先提出的,现在我同意离婚,你又搞这搞那不同意离婚,你到底想怎样。”
    “如果你有要求,麻烦你一次说出来,哪怕是想从我这分一部分钱,我马小玲没有任何意见...”
    “只要你同意离婚,多少钱我都给你。”马小玲拿过桌子上摆放的离婚协议书,将其递给叶尘,“所以,麻烦你签下这离婚协议书!”
    面对马小玲决绝不已的话,叶尘没有丝毫不满,嘴角微微上扬,咧嘴一笑,随即伸手接过马小玲手中的离婚协议书。
    当叶尘接过离婚协议书时,马小玲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在她看来叶尘故意搞这搞那,无非是想在离婚后得到一笔财产。
    叶尘要钱,她无所谓,只要同意离婚,一切好说。
    可是下一秒,马小玲整个人都傻了,她万万没想到,叶尘接过离婚协议书,不是要签名,竟是将其撕烂。
    哗啦...哗啦...
    叶尘将离婚协议书撕成碎片,随手将其撒向空中,然而那碎成一块块的纸碎,就像从天而降的花瓣般飘洒下来,使得此时此刻的场景充满了浪漫的气氛。
    随即,叶尘不等马小玲有丝毫反应,一步踏前,搂住马小玲柳腰,用力一扯,将马小玲搂在怀中,手指轻轻挑起马小玲下巴,四目相对,与之对望。
    面对邪魅一笑的叶尘,马小玲一时间竟是忘记了挣扎,甚至心跳加速,宛如小鹿乱撞,随即听见叶尘轻佻道:“姓马的,既然当了小爷老婆,那就是小爷的人!”
    “想要离婚?你认为可能吗?”
    马小玲顿时傻了眼,之前她就知道叶尘无耻,如今看来,叶尘这人简直就是无耻无下限。
    之前是叶尘先说出的离婚,现在不仅不同意不说,更是搞得好像她才是那个主动提出离婚的人一般。
    “你,你把我放开...”
    马小玲之前就见识过叶尘的实力,上次被搂着没能挣脱,现在再次尝试,依旧挣脱不出叶尘怀抱。
    马小玲在心中吐槽,叶尘这无耻之徒究竟吃什么长大的,力气大得就像头牛,就算自己用尽一切力量,这无耻之徒仍旧不为所动。
    下一刻,马小玲自知叶尘不放手的话,不论如何挣扎,都没有用处,与其浪费力气,不如放弃挣脱。
    见马小玲放弃挣扎,叶尘轻轻拍了拍马小玲的翘臀,“你刚才不是很烈吗?怎么就放弃挣扎了?”
    马小玲从来没被男人这样对待过,现在被叶尘这么一拍,马小玲俏脸瞬间宛如陈年红酒,变得嫣红,俏脸白里透红,看上去就像水蜜桃般诱人,让人恨不得想咬上一口。
    叶尘懂得见好就收,没有再对马小玲动手,只是维持着搂住马小玲的动作。
    闻到叶尘身上那男人的气味,马小玲重重呼出一口气,强装镇静道:“叶尘,离婚是你提出来的,现在又不同意,你...”
    马小玲本想提起叶尘女朋友,当话到了嘴边时,突然改口道:“你到底想怎样?”
    “小爷不想怎样,就是不同意离婚。”
    “你...”
    “你什么你。”叶尘打断马小玲的话,故意哼了一声,“当初第一次见面,你又是打,又是绑,要杀要剐的,谁不害怕?换了谁摊上你这么个神经病老婆,谁不想离婚啊?”
    被说神经病,马小玲脸上的害羞之色,瞬间消失不见,被一抹怒意取代,“你居然说我神经病?你这无耻之徒身手了得,若是有心反抗,我能奈何你吗!”
    “我身手了得是不假,但拳脚无眼,我若不小心将你弄伤,那怎么办?”叶尘理直气壮,得势不饶人道:“再说了,好男不与女斗,我要真动手欺负你,你会怎么想?”`…看:正》版b章uv节^i上w}酷匠w网0"v
    叶尘的话,听得马小玲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这无耻之徒说得并非毫无道理,他要是真出手弄伤自己,那自己会怎么想他?
    自己说不定认为他没风度,甚至认为他小气,不懂好男不与女斗。
    回想起叶尘每次被教训都没有还手,马小玲内心之中,竟是对叶尘生出一丝好感,虽说叶尘这人很无耻,经常惹怒她不假,但至少做事适可而止,知道尊重她。
    下一刻,马小玲直勾勾盯着叶尘,不亢不卑道:“你不同意离婚,那你女朋友怎么办?你是打算为了我舍弃她,从此做个人人唾骂的渣男吗?”
    叶尘苦涩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和她将近十年没见,这么长的时间当中,她有没有再找男朋友,有没有结婚,我并不知道。”
    “若是和你离婚后才知道她结婚生子,我丢了这么个倾城绝色的老婆,岂不是亏大发?”
    得知叶尘与他女朋友将近十年没见,马小玲一度震惊到了极点,可听到叶尘后面的话,美眸充满怒火,恨不得把叶尘给活活烧死。
    这无耻之徒竟是将她马小玲当做备胎,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马小玲冷哼一声,毫不留情道:“叶尘,我告诉你,我心中有喜欢的人,所以就算你不答应离婚,我马小玲也不可能喜欢你。”
    马小玲倒是没说错,她心中的确有喜欢的人,只是那人已经将近十多年没见。
    “那又如何,只要你一天还是我老婆,我就有机会让你彻底喜欢我,甚至要你的身心永远只属于我叶尘一人!”
    马小玲喜欢谁,叶尘丝毫不在意,甚至不将其当回事,自信一笑,充满霸气回应马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