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妖孽高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偏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战局长,还有其他事吗?如果没有,青瑜得去刑警大队报道。”
    傅青瑜淡淡的问道,她相信战步天看出自己撒谎,没有说出三大势力要她命的根本原因,与其继续留下来会被战步天追问,不如赶紧离开,前去队里报道。
    对傅青瑜来说,如果真是有那么走投无路的一天,她宁可将事情告诉叶尘,请叶尘帮忙将张子娟照顾好,也不会请其他人帮忙。
    随后,傅青瑜等待战步天回应。
    “刑警大队就在你平时前来参加训练的地方,你直接过去找队长报道。”战步天淡淡的道。
    “那青瑜先过去了。”可以离开,傅青瑜总算松口气,急忙起来走向门口。
    下一刻,就在傅青瑜开门的瞬间,战步天若有所指道:“有事解决不了,切记不要一个人硬抗,记得找最信赖的人帮忙!”
    战步天很聪明,没有提出找自己帮忙。
    傅青瑜刚来总局,不了解他为人,要是开口说出有麻烦可以找他,这会使得傅青瑜有所猜疑,甚至会让傅青瑜对他产生不信任。
    不过说成找信任的人帮忙,这就不用担心傅青瑜会猜疑他。
    毕竟有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一个刚认识刚见面的人,对你十分热成,大献殷勤,换了谁也会有所顾忌,甚至猜疑这人为何对自己这么热心,这人会不会在打什么主意。
    战步天相信,傅青瑜有这种想法。
    “谢谢局长提醒,青瑜会的。”
    话音落下,傅青瑜走出办公室,关上门的瞬间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最信任的人,她傅青瑜有吗?
    哪怕有,那人已经离开两年多,再也回不来她身边。
    如今,能信任的人只有张子娟一个,至于以前分局的侯大勇侯局长,也不见得是她信任的人,毕竟他们仅限于上司下属关系,一旦到了生死关头,她可不相信侯大勇会拼命保护她。
    想起叶尘,傅青瑜微微叹息一声,这家伙很仗义不假,不过有些事还是不要将他牵扯进来的好。
    如今已经利用叶尘,再将他牵扯进来,指不定会害了他。
    傅青瑜啊傅青瑜,与贩卖器官犯罪集团做斗争,你自己一个人做便足够,不要牵扯其他人,哪怕孤身一人战斗,也绝不能放弃!
    心中腹诽一句,傅青瑜神色坚定,迈出脚步往刑警大队训练的地方走去……
    办公室之中,战步天站在窗前,望向外面阳光耀眼的天空,他不是不想帮傅青瑜,而是傅青瑜不配合,那么他也无能为力。
    毕竟总不能用威胁的手段威胁傅青瑜将实情说出来,要是这么做,和三大势力要杀她的人,有何区别?
    现在,战步天只祈求傅青瑜到走投无路时,会想起给叶尘亦或他打电话求救!
    与此同时,郭涛得知傅青瑜是战步天找来的总局上班,风风火火闯进他父亲郭无双办公室,把正泡茶的郭无双吓一跳。
    发现进来之人是自己儿子,郭无双拍着胸口缓和情绪,“涛儿,父亲被你吓死了,下次进来,记得敲门,不然父亲以为有恐怖分子闯进来呢。”
    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然而郭涛不过匆匆推门进来,便把郭无双吓得不轻,由此可见,郭无双肯定做了不少亏心事,不然怎会被郭涛吓得惊慌失措?
    郭涛没有在意郭无双脸上的恐惧之意,往郭无双身边坐下,一脸紧张压着声音道:“爸,你猜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看到谁了?”郭无双下意识反问。
    “我看到傅青瑜来总局报道。”
    听了郭涛的话,郭无双顿时坐不住,惊呼一声道:“你说傅青瑜来总局报道?”
    郭涛连连点头,“是啊!而且让傅青瑜前来报道的人,还是战步天这黑脸神。”
    说完这话,郭涛目光落在郭无双脸上,他想看看郭无双知道这事以后,有什么反应,要知道,他父亲与战步天素来不和,现在战步天更是将傅青瑜调来总局,他想知道自己父亲有什么想法。
    得知战步天将傅青瑜调来总局,郭无双顿时一脸怒意,乃至摆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该死,这混蛋老是喜欢和我作对,现在更是将傅青瑜调来总局,他是存心找死吗。
    自己好不容易让侯大勇将傅青瑜调去交警大队,这才不到十天,战步天这混蛋,竟是将人直接调来总局。
    这战步天显然存心要与他作对啊!
    郭无双终于是忍不住,怒不可解道:“战步天你等着,总有一天,我郭无双会要你后悔今天所做的事……”
    郭涛也是没想到,自己父亲会如此动怒,会这么怨恨战步天。
    对他来说,他父亲与战步天之间的怨恨,还是不插手的好,他一个一知半解的人,对两人恩怨不甚了解,没必要参与进去。
    哪怕参与进去,也不见郭无双会同意。
    下一刻,不等郭涛开口,郭无双摆摆手,“涛儿,爸有一个重要电话要打,你回避一下。”
    “好。”郭涛没有任何不满,站起来后,补充道:“爸,我先去刑警大队报道,有事你给我电话。”
    郭无双没有回应,随意点点头便拿出手机,郭涛见状,没有逗留,直径推门离开。
    既然郭无双要他离开,那便是说,这电话很重要,重要得连他这儿子也是不能在场。
    不过郭涛没有在意,毕竟郭无双的用意是不想他知道太多,从而牵扯进来。
    既然郭无双表明态度,那他为什么非得往这事当中钻?
    此时,郭无双见郭涛离开,放弃追问探望池翔的事,从而取出手机,只是这手机不是常用那台,是另外一台。
    郭无双有两台手机,一台是对家人,朋友开放,另一台,别说朋友,哪怕家人也不会开放,主要是用作联系安排他做事的真正大佬。
    这台电话经过特别制造,别人想要监控用这手机拨打出去的电话,也不是那么容易。
    很快,电话便被接通。
    “郭无双,这一大早的,你给我打什么电话?”电话那头,中年男人略显不爽道。
    “有件事出了偏差。”
    “出了什么偏差?”
    “你要解决的那位女警,被战步天亲自调来总局上班了。”郭无双战战兢兢回应。
    对方身份不低,相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担心对方发怒,会将这笔账算他身上去。
    见对方沉默不说话,郭无双内心焦急到了极点,担心对方是不是正考虑如何惩罚他办事不力。
    越想郭无双便是越心惊,心脏的跳动频率越来越来,就连胸口位置的衣服,也是跟着心跳起伏。
    “这可有些难办啊!”中年男人微微叹息一声,别人不知道战步天什么来头,不代表他不知道,战步天背后有一个就连他也不得不仰望的大靠山。
    尽管不知道战步天大靠山真正身份,然而对他来说,不论战步天还是那大靠山,也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傅青瑜被战步天诏安,调去总局上班原因,他虽然不清楚,不过他认为,战步天仅仅是看出傅青瑜的能力,才将其调去总局上班,仅此而已。
    “我得好好想想对策,如何拆解。”中年男人沉思片刻,淡淡的道:“你儿子之前不是追求这女警吗?那就让他继续追求。”
    “让我儿子继续追求?那……”
    不等郭无双把话说完,中年男人打断道:“先让你儿子追求,过后我会告诉你这么做的目的。”
    中年男人完全不给郭无双说话的机会,说完这话,直接便是将电话挂掉。
    毕竟在中年男人看来,郭无双不过是一条听他说话做事的狗,既然是狗,自然没有反驳的权利。
    郭无双眼看电话被挂掉,脸上一阵苦涩,之前叮嘱郭涛不要追求傅青瑜,如今又要郭涛去追求傅青瑜,这口该怎么开?
    当儿子问起,又该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