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妖孽高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且行且珍惜
    .la,最快更新女神的妖孽高手最新章节!
    马小玲将掉地上的枕头扔回床上,捡起购物袋与戒指盒走到床边坐下。
    手中的购物袋,她非常清楚,甚至记忆犹新,购物袋是上次去机场接她父母,后来叶尘和徐梦怡去逛街买回来送她的。
    只是那时候,叶尘拿出一件性感睡衣将她气得不轻,所以使得这购物袋一直放在书架之上。
    这段时间,购物袋一直放在书架上,若非叶尘惹她生气,使得她将枕头扔向书柜震落购物袋,她说不定不会在意购物袋当中放着什么。
    不过现在,看到购物袋之中叶尘挑选的白色丝质裙子,与戒指,马小玲内心之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
    当初她气在头上,完全不愿意听叶尘解释,要是静下心来给机会叶尘解释,又怎会相隔这么长时间,才知道购物袋之中放的是什么礼物?
    马小玲身为马家大小姐,又是跃进集团总裁,衣服,化妆品,手袋等等,无一不是名牌货。
    她衣柜之中的衣服,除了香奈儿等牌子,还有一些其他国家出名的品牌,可谓是各式各样品牌都有。
    说起手袋,只有极个别是香奈儿之外,其他手袋统一属于古驰品牌,可以说马小玲对古驰情有独钟。
    说起来,哪怕马小玲身上这身职业装,也是专门请出名的女性服装品牌集团only订制。
    所以叶尘买的这条裙子什么品牌,马小玲扫视一眼牌子已经清楚裙子品牌,虽然这条裙子不是限量版,但至少是香奈儿牌子,光是价格也得二十多万。
    不得不说,叶尘这无耻之徒很有眼光,知道挑什么品牌的裙子给她。
    下一刻,马小玲将盒子之中那闪烁着阵阵精光的戒指拿出来,没有任何犹如,直接将其带在无名指之上,同时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丝幸福笑容。
    她和叶尘已经结婚,两人结婚的消息,虽然可以瞒一时,但注定不能瞒一辈子,也就是说她们结婚的消息,迟早有一天会曝光。
    所以这戒指戴什么手指,已经不重要。
    与其头痛戒指戴哪里,不如直接将其戴在无名指。
    这样一来,至少可以让一些打她主意的人知难而退,同时算是告诉别人,她马小玲名花有主!
    欣赏着手中钻戒之时,马小玲情不自禁道:“叶尘,你这无耻之徒知道吗?如果你不是这么无耻,我想,我对你的第一感觉,一定不会差。”
    “不过就算对你第一感觉不差也没用,你总喜欢在我对你有一丝好感的时候,做一些让我看不过眼的事,让那一丝好感荡然无存!”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这无耻之徒怎么想。”
    马小玲微微叹息一声。
    就像刚才,她枕着叶尘大腿睡了一宿,内心之中很感谢叶尘,但可惜,叶尘这无耻之徒,总喜欢说一些激怒人的话,将她激怒。
    如果叶尘不是这么嘴贱,两人的关系绝对可以变得更好,而不是学着现在这般进展缓慢。
    说起来,昨晚她作了一个很长的梦,一直哭诉,哭诉小师哥十多年过去,一直不回来看她一眼。
    然而在梦中,她却看到日思夜想的小师哥回来看她。
    虽然小师哥的模样很是朦胧看不清,但感觉告诉她,那人就是曾经许下承诺,要成为绝世强者,赶走所有欺负她的人那位小师哥。
    最后,她一直追赶离开的小师哥,想要看清小师哥的样子,可当即将追上时,她突然摔了一跤,醒过来就发现眼前的人是叶尘这便宜老公。
    想起那十多年不见的小师哥,马小玲甜甜一笑,“小师哥,你知道吗,小玲结婚了,而且有一个很讨厌的老公。”
    “但这讨厌的老公,在小玲有危险时,就像你以前保护小玲那样,用自己修长的身体,挡在小玲面前,将小玲护在身后。”
    “小玲看到叶尘这无耻之徒挡在前面时,居然忍不住将你们重叠在一起,甚至以为叶尘就是小师哥你...”
    话音落下,马小玲轻轻皱着的眉头徒然松开,同时流露出一抹迷人不已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是代表终于可以放下牵肠挂肚十多年的小师哥,还是感恩有叶尘这位便宜老公,这只有马小玲自己清楚。
    下一刻,马小玲电话突然响起,将马小玲从沉思之中拉回来。
    发现来电是徐敏丽,马小玲急忙接听,“妈,有事?”
    “当然有事,要不是梦怡将视频发朋友圈,我都不知道被你给骗了。”徐敏丽一阵怒火,气冲冲怒骂马小玲。
    “我骗你什么了。”
    “骗妈什么了?你没和叶尘离婚这事,怎么不告诉妈,这么重大的事,你不应该告诉妈一声吗。”
    “妈,小玲错了,你别生气成吗。”马小玲摆出一副低声下气的姿态,没和叶尘离婚这么重大的事,竟然没有告诉父母,说到底,的确是她错了。
    不过她不打算解释,反正解释又没用,徐敏丽要是生气,那就乖乖接受徐敏丽一顿责骂好了。
    “你以为妈想生气?还不是被你气个死丫头气的。”缓和了一下情绪,徐敏丽没好气的道:“之前你说和叶尘离婚,为什么最后没离成?”
    听着徐敏丽仍旧责怪的话,马小玲不由撇撇嘴,妈这是怎么了,听她说话语气,好像很希望自己和叶尘离婚似的,难道妈就这么希望自己离婚?
    马小玲无奈的叹了口气,随便想了个理由搪塞,“到了民政局门口,我后悔了,所以不想离婚!”
    “妈之前就不希望你离婚,你后悔就对了。”徐敏丽相信马小玲的话,话锋一转,赞叹道。
    如果一对夫妻离婚,哪怕没有感情基础,若非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一定不会选择离婚。
    而她觉得马小玲应该舍不得放下这辈子可能唯一的一段婚姻,所以决定不离婚。
    她女儿毕竟只有不到一年的命,而且病情随时会爆发,要是和叶尘离婚过后,顽疾爆发要了女儿的命,这女儿还有再婚的机会吗?
    再说了,像她女儿马小玲这种过一天都认为是赚了的病人,对任何事任何人的不舍程度,相比普通人要强烈。
    所以不舍与叶尘离婚,她这位曾经有过相同顽疾的妈妈表示理解。
    “小玲,叶尘这孩子不错,且行且珍惜,不要到失去才后悔,知道吗!而且作为叶尘老婆,适当时候让他出去混蛋一下也无所谓,对于他找女人这事,不要太计较。”
    叮嘱一番过后,徐敏丽语气深重道:“还有,你时间不多了,如果觉得是时候,就将自己交给叶尘,成为她真正的妻子!”
    “至少,往后...”说到这里,徐敏丽突然哭泣,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她本想告诉马小玲,将自己交给叶尘后,往后哪怕离开这世界,至少不会带着遗憾离开。
    然而这话,徐敏丽实在说不下去。
    对于徐敏丽没有说完的话,马小玲能够猜出来,哪怕不用徐敏丽提醒,她也有自己的想法。
    听到话筒之中传来徐敏丽哭泣的声音,马小玲深呼吸口气,转移话题道:“妈,我没和叶尘离婚,家里帮我安排的婚事,怎么算,可以取消吗?”
    “如果不可以,那就算了。”
    马家给马小玲安排的婚姻,马小玲一定不会接受,绝对反抗到底。
    而且这些年在马家遭到太多的不公平,爷爷不帮忙讨公道不说,甚至反过来帮着他人说话,使得她马小玲对马家越来越失望,越来越怀疑,帝王家之中是否真的只有利益,没有亲情!
    只有剩下不到一年的命,她不想接下来时间,被马家操控和左右。
    她不想当什么马家大小姐,她只想当马小玲,过属于自己该过的生活,而不是被人当做交换利益的筹码。
    徐敏丽知道叶尘身份不简单,但和马家订下婚姻那家族更不简单,为了避免马小玲乱来,她耐心劝慰道:“小玲,马家安排婚姻这事,你先别冲动,妈和你爸先商量商量。”
    “最后实在没有任何办法,你再将这事告诉叶尘,让叶尘处理。”
    马小玲淡淡的道:“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忙吧,妈这就去找你爸商量。”说着徐敏丽挂掉电话。
    将手机放下,马小玲走到窗前,望向天空,景天干爹,这事你会帮小玲解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