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妖孽高手 > 第五百零四章 陆玖的担忧
    陆玖住处。
    陆玖这些天一直没能联系上陆战棋,整个人担心到了极点,陆战棋是陆玖老来得子,非常疼爱的一个儿子,现在联系不上,陆玖怎可能安心?
    这些天陆玖打给陆战棋无数个电话,陆战棋却一个不接,令陆玖担惊受怕,精神恍惚。
    陆玖害怕儿子是不是出了事,所以接不到他电话。
    为人父母,子女突然之间消失不见,自然担心紧张,毕竟没有人不紧张自己子女安危,即使有,那绝对是畜生不如的人渣。
    如果真要说,也只有畜生不如的人不紧张自己子女,甚至当自己子女是出气筒,对其拳打脚踢。
    尽管陆玖乃是地下世界三大巨头之一,一直做着各种坏事,但陆玖仍然很疼爱陆战棋这儿子,为了陆战棋,可以做任何事情。
    如果有人对他儿子不敬,他一定把那人给生吞活剐,要其生不如死。
    伍良,你派出的人查到了什么,有没有战棋消息。
    陆玖急忙走上前,追问刚进门的伍良,他希望伍良这边有一丝陆战棋的消息,如此一来他不必担惊受怕,整天提心吊胆为陆战棋担心。
    伍良知道陆玖很着急,很想找到陆战棋,但是派出去查的人,几乎没有消息传回来,即使有也是一些不相干的消息。
    尤其是陆战棋去了哪里,这一点没有人知道,当时陆战棋没有告诉任何人,直接与王高原离开,这让人如何去查?
    王高原?
    伍良灵光一闪,想到有人知道陆战棋去向,顿时急不可耐的告诉陆玖,玖爷,我那边派出去的人查不到陆少消息,不过我猜测王高原家人应该知道陆少的去向。
    听得伍良一番话前半部分,没有陆战棋消息,陆玖好像晴天霹雳被雷劈似的,养了三十年的儿子说不见了就不见,整个人好像丢了魂一般,魂不守舍。
    不过听到伍良后半段话,陆玖那双深陷眼窝,没有焦距黯淡无光的双眼,瞬间变得明亮,好像燃起希望之光一般。
    陆玖紧张兮兮的望向伍良,摆着手催促,伍良,快...快给王高原家人打电话,问问他们,战棋和王高原两人去了哪?
    玖爷,你等等,我立刻打。
    伍良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拨通王高原家里电话,虽然陆战棋不是他儿子,但陆战棋对他很客气,把他当做亲叔叔般看待。
    所以不管是为了陆玖,还是陆战棋对他的客气,他一定找到陆战棋。酷匠b网)m永久jf免费wt看;小~e说0。r
    片刻之后,伍良终于等到对方接通电话,他总算长舒一口气。
    喂,请问是谁,是高原吗?电话传来女人的声音。
    我是伍良,玖爷身边保镖。
    原...原来是伍良伍爷啊!女人知道对方是谁,立刻变得恭敬起来,很是紧张的道:不...不知道伍爷打电话过来,是有要事安排高原去做,还是...
    我没事安排高原去做,我只想讲解,高原随陆少去了哪里。伍良知道这事情急不来,他不敢催促,只能等待对方解释,尽管一旁的陆玖满脸期盼,他也没有办法。
    对方很明显知道他是谁以后,变得紧张,要是语气太重吓着对方,到时候连问题都问不出来,为了避免对方受惊过度,唯有耐着性子等待。
    回伍爷的话,高原离开前曾告诉我,他需要陪陆少去澳省,还叮嘱,他不打电话回来,不要给他电话,即使给了,也不一定会接。女人对王高原这种安排,已经见惯不怪,早已习惯为常。
    每当王高原随陆战棋出差,必定如此告诉女人,让女人有事发短信,不要随便打电话。
    好的,谢谢。
    知道陆战棋的去向,伍良感谢对方之后,挂掉电话,他庆幸王高原家人知道陆战棋的去向,连王高原家人都不清楚的话,陆玖接下来的七十大寿,恐怕连举办的兴趣也没有。
    相比七十大寿,儿子才是最重要,没有了儿子,这等于要了陆玖的命啊!
    伍良,对方怎么说?伍良挂掉电话的瞬间,陆玖忍不住问出口,他想立刻知道陆战棋的去向。
    玖爷放心。伍良笑呵呵的摆摆手,示意陆玖别担心,王高原家人刚说,陆少去了澳省。
    这臭小子,没事去澳省干嘛,去赌钱吗?陆玖很讨厌赌钱,加上澳省本就是一个赌城,陆战棋去澳省,除了赌钱,还能做什么,怪不得那臭小子一直不接电话,估计正赌钱呢!
    玖爷,上次陆少不是说过,七十大寿给你一个绝对的惊喜吗,我猜测,陆少不是赌钱,是筹备惊喜去了。
    筹备惊喜去了?陆玖满脸疑惑,他的儿子他清楚,说实话,陆战棋筹备礼物去了,他不怎么相信。
    这个周五就是你生日,陆少不会不知轻重的,除了筹备礼物,我想不到陆少去澳省的理由。
    既然知道战棋在哪里,那就不管他了,随他去吧。陆玖无所谓的摆摆手。
    他不祈求陆战棋在大寿上带来惊喜,只求陆战棋准时赶回来给他贺寿。
    陆玖安心下来,不担心儿子安危,随即又担心另一件事,皱着眉头询问,上星期日小赌坊那边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被警察查上门?
    小赌坊那边虽说以赌钱为主,没有贩卖人口等问题,但却与贩卖器官扯上关系,上次警察把人抓回去,陆玖担心闹出问题。
    警察追查上门的问题,出事之后,伍良已经详细了解,更是找到当事人询问一番,玖爷,当时那个未来赌神何然豪的姐姐,带上青年前来交钱赎人,谁知道刚交钱,警察突然冲进来抓人。
    那就是说,交钱的青年有问题了对吗?
    是的玖爷。想起大昌哥提到的事情,伍良点点头缓缓的解释,按照大昌哥所说,当时他问审讯的警察,为什么突然闯进来抓人,警察很隐晦的告诉大昌哥,前去抓人的女警与交钱的青年有关系。
    所以大昌哥断定,那个青年借助帮何然豪的姐姐,为警方提供抓人的机会。
    伍良不清楚警察为什么透露消息让大昌哥知道,那青年与带人前来抓捕的女警有关系,伍良觉得那警察别有用心,至于这么做的目的,恐怕是借助陆玖的力量对付那青年。
    联合警察跟我陆玖作对?不知死活。陆玖往沙发坐下,大手一摆,冷哼道:不管那青年是谁,给我起清他的底细,认为没问题的话,给我做了他。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陆玖认定叶尘故意帮的傅青瑜打击那小赌坊,如今害得小赌坊被封,这个仇陆玖必定去报。
    倒上杯茶喝上一口,陆玖不轻不重的问道:对了,青年帮助那个女警,是不是之前被三大势力追杀那个?
    是的,玖爷。伍良点头确认。
    伍良,把事情做好。陆玖满是皱褶的老脸流露出狠辣之色,他相信伍良明白这话的意思。
    不管对方是谁,跟他陆玖作对就得死。
    ...
    与此同时,红尘山庄塞纳住处地下室。
    充斥着一股腐烂味道的地下室里面,带着一丝冰凉,那浑身脏兮兮,如同乞丐般的青年,坐在简单的床垫上,紧紧搂住双腿,不停揉搓,尽量让自己暖和起来。
    青年被带来这里已经有几天时间,青年根本不知道这是哪里,前几天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在这么个阴冷的地下室之中。
    咔嚓!
    当地下室铁门开启之时,青年清楚知道,对方给他送饭菜来了,只有送饭菜的时候,这地下室才会有人露面。
    前几天送饭菜的人是个外国女人,今天到来的人是谁,青年就不得而知了。
    当铁门彻底推开的一刻,一道熟悉不已的面孔,彻底映入青年眼帘,即使对方化成灰,青年依然认出眼前的人是谁。
    是你,是你这杂碎。青年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冲对方叫嚣,叶尘你这杂碎,给我听好了,我爸是人称玖爷的陆玖,要是被我爸知道你抓了我关起来,我爸一定不放过你。
    陆战棋清楚记得,当时在卢奔卫家里,追问卢奔卫想怎样对他的时候,后来后颈一痛,后面发生的事情,陆战棋全然不知,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在这地下室之中。
    啧啧,说得小爷好像会放过你似的。叶尘摆出一副欠抽的模样,将手中的饭菜随手一翻,倒在地上。
    你这算什么意思?陆战棋满脸阴沉的看向撒满一地的饭菜,叶尘是打算让他好像狗一般捡饭吃吗。
    能有什么意思,当然让你享受一把天丰市的米饭啊。叶尘指向地上的米饭,嘚瑟一笑,最近天气比较冷,记得趁热吃,不然冷了吃会伤胃。
    话音落下,叶尘带着不屑离开地下室。
    面对地面散发着热气的饭菜,陆战棋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之前送饭菜的人,至少给他碗筷吃,然而叶尘这杂碎,却将饭菜倒地上...
    最好别让他陆战棋离开,否则他一定千百倍的把今天这遭遇奉还给叶尘。
    冥王,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地下室门口,塞纳满脸疑惑,陆战棋放他这里已经几天,他可不想陆战棋一直呆这里,他希望叶尘赶紧将其弄走。
    叶尘拍了拍塞纳肩膀,过后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