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妖孽高手 > 第五百零九章 过分
    车小婷听到叶尘名字,打算开口之际,突然发现一道熟悉不已的身影,从身边经过,直奔两位护士而去。
    这突然出现的身影,令车小婷大为震惊,美眸圆瞪,两手捂着小嘴,几乎得差些叫唤出来,车小婷着实没想到,这熟悉的帅气身影,竟是在这一刻出现。
    那位美女护士,手中的信借我看看。帅气青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摊手询问苏燕要信。
    将近十年了,他终于是再次听到沐念晴的名字,当听到苏燕念出沐念晴三个字之时,他沉夕的心脏都是不受控制的疯狂跳动,仿佛为了沐念晴跳动一般。y酷gq匠@网、唯n一正t版qv,其uw他都是?盗版0%;
    叶尘以为一直没有沐念晴消息,谁知道赶过来医院探望鞠萍凤的一刻,竟是碰上护士念出他叶尘与沐念晴的名字。
    只是,他不清楚,护士怎会有一封关于他的信。
    哇,好帅!芷媛看到叶尘,忍不住惊呼一句。
    一身白色休闲西装,阳光帅气,随便一个动作都撩人不已的叶尘,对芷媛这类小女生来说,绝对非常受欢迎,在芷媛眼中,叶尘就像她喜欢的爱豆一般迷人。
    苏燕很不爽叶尘的态度,问借信看看不是不可以,不过带着命令口吻的说话语气,着实让人很不舒服。
    因为叶尘气势汹汹的做派,让苏燕很鄙夷,至于叶尘想要看信,得看她的心情。
    苏燕冷哼一声,等你学会什么叫礼貌,再来问我借信!再说了这信又不是你的,我凭什么给你看?
    苏燕姐,人家帅哥问你借信看看,你就给他嘛!芷媛很花痴的看了一眼,瞬间帮助叶尘问苏燕要信。
    这帅哥很帅啊,为了认识这帅哥,哪怕得罪苏燕姐也值得有木有?
    芷媛两手合十,不停拜托苏燕把信给叶尘观看。
    廖芷媛,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看到帅哥就走不动,连自己人也不帮。苏燕发现自己白对廖芷媛好了,这丫头居然吃里扒外,帮外人也不帮自己,就他刚才的语气,我凭什么给信他看。
    再说了,这封信与他无关,他八卦什么?
    苏燕姐,这帅哥与信无关,会问你借信一看吗?廖芷媛指向一旁车小婷,没好气的解释,刚才你读挚爱叶尘,署名沐念晴时,那位美女不说话,为什么偏偏这位帅哥站出来说话?
    你以为除了女人才知道八卦吗?我告诉你,男人比女人更八卦,所以我断定他仅仅是为了八卦,才想看的信。苏燕对叶尘不屑一顾,这里是医院,她可不怕叶尘动手。
    话到如此,廖芷媛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对叶尘摆出一副抱歉的模样。
    廖芷媛不清楚苏燕故意与帅哥作对的目的,到底想引起帅哥注意,还是不爽帅哥的态度,这估计只有苏燕自己清楚。
    不过廖芷媛相信,帅哥既然想借信一看,那必然是认识信中提到的人。
    但是廖芷媛知道苏燕的性格,为人顽固像石头,既然说了不给帅哥信,那一定不会给。
    这一刻,叶尘脸色阴沉下来,眸子之中闪过一抹冷意,将近十年了,好不容易才打听到沐念晴的消息,如今却被一个让人恶心的护士拿着信不愿意给他。
    这护士更是说要他学习什么是礼貌,再问要信,这不是扯淡吗?
    叶尘一步踏前,威势凛凛的缓缓走向苏燕,同时释放出来的气势充满压迫感,令廖芷媛,苏燕两人心头一惊。
    她们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头残忍的野兽盯上,下一秒就要撕碎她们一般。
    我...我警告你别过来,再过来,再...过来的话,我把信撕了...苏燕被叶尘的气势压迫的很是难受,说话也变得颤抖口吃,只不过她的警告没有丝毫作用,对方根本不停步。
    苏燕很是不爽,封信是大叔的,与这青年毫无关系,青年凭什么凶自己,青年不是很想看这信吗,自己撕了信,看这青年怎么看。
    撕拉!
    苏燕二话不说去撕手中的信。
    苏燕姐,不要...廖芷媛急忙阻止苏燕撕信,可惜苏燕不听她的话,三两下便是把沾满鲜血的信撕烂,将其撕成碎片。
    叶尘以为自己的吓唬,可以令对方把信交出来,然而对方没有交不说,更是把信撕烂往空中一抛,让信好像樱花般一块块飘落下来,散落在各个地方。
    你不是想看信吗,你自己慢慢拣吧。苏燕拍了拍手掌,指向地面的碎块,故意对叶尘叫嚣,她要把叶尘刚刚给予的不满,全部偿还回去。
    话音落下,叶尘的脸色如同锅底般漆黑,拳头更是紧紧握了起来,叶尘只想问对方拿信看一看,谁知道这给脸不要脸的女人,竟是把信撕碎。
    如今这女人把信撕碎,叶尘恐怕再也了解不到信中提到什么内容。
    你这女人欺人太甚,尘哥不就问你拿封信看看吗,你什么态度?不等叶尘开口,车小婷急忙蹲下拣起信的碎块,同时怒骂苏燕,尘哥不也是因为信上有他名字,才着急问你拿信吗,你居然不闻不问,直接把信给撕了。
    我...苏燕一时间无言以对,如果对方愿意客气的道歉,再次问借信,她一定毫不犹豫给对方,但是对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步步紧逼,这能怪谁?
    听了车小婷的话,帮忙拣信碎块的廖芷媛总算知道,叶尘为何如此紧张,非得问苏燕借信看,原来信中提到的挚爱叶尘,原来是眼前这位帅哥!
    廖芷媛尽管知道叶尘态度不好,但是苏燕也好不到哪里,苏燕姐,你过分了,还不帮忙拣信的碎块?
    要拣你们自己拣。苏燕冷哼一声,跺跺脚转身离开。
    当苏燕转身离开的一刻,一道冷漠不已的声音,随之响起,以后,最好不要让小爷见到你...
    苏燕没有在意叶尘的威胁,撇撇嘴,直接走进电梯,至于那即将推去停尸间的尸体,那就由廖芷媛自己处理好了。
    下一刻,叶尘冷冷的看了一眼关闭的电梯门,同时加入到车小婷,与廖芷媛拣信碎块行列之中,小心翼翼的把信碎块捡起来。
    美女,我的帮忙拿一下,我找个袋子装起来。廖芷媛把信碎块将给车小婷,然后急匆匆的跑走,回去护士休息室找密封袋。
    说起来,就连廖芷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应该帮助苏燕对抗叶尘,而不是反过来对抗苏燕,想到事后可能被苏燕狠狠的教训一顿,廖芷媛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就在廖芷媛离开之后,车小婷满脸关心的追问,尘哥,你刚才发怒的样子很吓人,你没事吧?
    没事,让你担心了。叶尘挤出一丝笑容,他觉得很对不起车小婷,赶来医院主要探望鞠萍凤,安慰车小婷,然而最后却要车小婷安抚自己。
    没事就好。拣完信碎块,车小婷把捧着信碎块的两手,伸向叶尘,微微一笑道:尘哥,把你拣到的放过来吧,等刚才那小护士拿了袋子过来,然后装一块。
    叶尘把手中的信碎块,一丝不落,全放在车小婷手中,让这些信碎块再次聚在一起。
    至于这些碎块,能不能恢复成一张,那就得看谁如此有耐心的把信粘起来。
    这时候,身穿粉色护士服的廖芷媛,气呼呼的从楼下跑回来,一去一回,让廖芷媛劳累不已。
    廖芷媛张开密封袋,递给车小婷,喘着粗气微笑道:你...你手中的所有信碎块,全部放进来。
    哗啦!
    大小参差不齐的信碎块,好像找到了家一般,一窝蜂逃离车小婷手掌心,全部落在密封袋之中,把密封袋的底部占领。
    帅哥,信是苏燕姐撕烂的,我代替她对你说声对不起!拉上封条,廖芷媛带着害羞,望向叶尘祈求道:你可以不以给我一个机会,帮你把信拼回来?
    廖芷媛满脸羞红,生怕叶尘误会,急忙摆手解释,你别误会,我这么做,只是代替苏燕姐道歉,希望你不要再怪苏燕姐。
    叶尘感受到车小婷期待的眼神,不过叶尘并不算让车小婷拼凑信的碎块。
    抓过车小婷有些脏的玉手,叶尘缓缓的点头,你拿回去拼吧,不过离开之前,麻烦你告诉我,这封信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