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妖孽高手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实不相瞒
    马小玲清楚知道,叶尘想干坏事情的话,不用等到现在,两人一起睡觉,第一次帮助叶尘解决问题那一次,叶尘已经有做坏事的机会,然而叶尘一直没有动手。
    叶尘既然第一次没有动手,这次也不可能突然动手做坏事。
    之所以故意说出那样的话,马小玲无非为了调侃叶尘,与叶尘开个玩笑。
    为了配合马小玲的调侃,叶尘坏坏一笑,将马小玲搂在怀中,其中一只手,更是缓缓抓住马小玲的衣服,老婆,你说对了,我的确打算对你做坏事,只不过你没醒过来时,我不好动手。
    既然你醒了,那小爷就将坏事进行到底,让你知道小爷怎么对你做坏事。
    既然答应马小玲婚礼之前不乱来,叶尘一定不会拿下马小玲,如今作势去脱马小玲衣服,不过吓唬马小玲罢了。
    发现叶尘脱她衣服,马小玲惊慌的抓住叶尘的手,放任叶尘下去的话,这无耻之徒一定做出很无耻的事情,为了防止发生意外,绝不能让这家伙成功。
    马小玲抓住叶尘的手,阻止叶尘动手服后,狠狠瞪了叶尘一眼,叶尘,下次要是再乱来,小心我真的生气。
    明明是你调侃的小爷,你居然反咬一口。
    你不知道女人一个特权叫无理取闹,一个叫蛮不讲理?
    你赢了!马小玲将话说到这份上,叶尘能说什么反驳,松开马小玲以后,耸耸肩躺好看向天花板。
    女人就这样,总之不是你的错,必须是你错,她是对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与女人争执,不过自找没趣,将她惹怒之后,你说不定得花心思将人哄回来。
    不过,你顺着她的意去做,承认错误的话,不仅不用花心思去哄,甚至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下一刻,马小玲以为叶尘发脾气,心里咯噔一下,马小玲什么都不怕,最怕便是叶尘发脾气,上次叶尘发脾气,差些没把马小玲吓出病。
    马小玲叹了口气,主动的亲吻叶尘,轻轻捏着叶尘的脸,嘟着樱唇说道:叶尘,作为一个男人,你怎能这么小气,我马小玲是你老婆,你就不能迁就迁就我?r%酷,/匠|网ar首@发,a0
    谁说我小气,我他么弄死他。叶尘装出气呼呼的样子,自己不过想事情,根本不是小气,再说了,刚才的事不值得放心上,所以跟小气毫无关系。
    昨天与乔雨欣谈话之后,他打算找马小玲说清楚去东洲的事情,谁知道马小玲在开会,后来碰上陆玖找麻烦,使得他完全没有机会说出口。
    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提起去东洲的事,叶尘不知道怎样开口求马小玲同意,让他陪乔雨欣回去东洲解除婚事。
    叶尘担心说出口之后,马小玲能气一整天,完全不和他说话。
    帮助乔雨欣解除婚约这事,真的很难说出口,不然叶尘早就开口告诉马小玲。
    好比如,你有身份有地位,得知初恋情人被家中逼迫嫁给不喜欢的人,打算出手帮助初恋情人脱离苦海。
    但是你那位同样有一定身份的老婆,不是好说话的主,要是直截了当告诉她帮初恋情人摆脱婚姻,她说不定直接带你去参加初恋情人的婚礼。
    如今,叶尘就有这种担忧,担心马小玲不同意,同时带他参加乔雨欣婚礼。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不小气了。马小玲没好气的摆摆手,既然叶尘不是发脾气,那她总算松口气,同时不用花心思安抚叶尘。
    见叶尘眉头紧皱,闷闷不乐,马小玲揪着叶尘耳朵,阴阳怪气的道:叶尘,你有烦心事或者不开心的事,非得藏心里?我马小玲好歹是你老婆,你不能告诉我?
    当一个男人有不开心,或者伤心难过的事情,宁愿藏心中,也不愿意说出口让老婆知道,足以证明当老婆的女人比较失败。
    她得从中找问题,她老公为什么有心事,也不愿意说出口,让她知道。
    马小玲就是如此,自己老公有烦心事,宁肯藏着掖着也不愿意说出口,让她帮忙想办法。
    她这老婆当得简直失败到了极点。
    平时要上班没时间陪叶尘,马小玲没有办法,但是叶尘要有烦心事,或者不开心,马小玲愿意花时间陪叶尘分担,帮叶尘一起承受痛苦。
    不等叶尘开口,马小玲再次说道:叶尘,有些话说出来比较舒服,不要藏在心中好吗?
    老婆,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啊!叶尘发挥影帝般的演技,装出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捂着脸叹气。
    不管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出口,我无条件支持你!叶尘难受,马小玲同样难受,为了安慰叶尘,没有将难受表现在脸上,抓住叶尘的手温柔道:让我知道,你为什么难受好吗?
    马小玲不是开玩笑,接下来,不管叶尘碰上怎样的事情,必定无条件支持,要是用上她的地方,必定挺身而出,给予叶尘该有的支持。
    听了马小玲的话,叶尘如果说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能够找到这么个同意自己外面有女人,还处处为自己着想的老婆,简直是他叶尘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抓住马小玲双手后,叶尘满脸认真,重重的说道:老婆,实不相瞒,乔女神家中为她安排一桩婚事,月底就要乔女神嫁去段家,当段飞龙的老婆。
    我准备去东洲,帮乔女神处理这婚事,但是我害怕你不开心,所以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你。
    知道叶尘为什么难过,马小玲没有说话,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脸色平淡如水,一脸平静的盯着叶尘。
    叶尘看不出马小玲是否生气,自嘲一笑道:老婆,我知道我不是好男人,是个大混蛋,你要是生气,就打我,打到你不生气为止,好吗。
    叶尘,我以为你一直不知道自己是个大混蛋呢,原来你知道自己是混蛋。用力的拧了拧叶尘耳朵,马小玲轻哼一声,对比其他女人,估计只有我马小玲这么傻,不仅同意老公外面找女人,还同意老公帮小情人解除婚事。
    要是换了其他女人,知道自己老公小情人被家人逼迫嫁人,绝对烧鞭炮庆祝,顺便带上老公参加婚礼,祝贺那小情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开始下定决心,同意叶尘外面有女人那一刻一开始,马小玲已经做好接受更多坏事情的心理准备。
    要是心理接受能力不强的话,随便一件事足以将她气个半死。
    叶尘要帮助乔雨欣解除婚事,马小玲尽管不爽,但不至于难受得死去活来,毕竟解除婚事这事,迟到轮到叶尘帮她解决,所以她没必要因为嫉妒而难受。
    我就知道老婆对我最好。叶尘捧着马小玲俏脸,认真严肃的道:小玲,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谁让你是我老公...马小玲美眸眯得像月牙,嘴唇微翘,流露出一抹让鲜花都为之失色的迷人笑容。
    其实马小玲很想告诉叶尘,自己时间无多,现在不抓紧时间对他好的话,以后恐怕没机会对他好。
    在马小玲看来,与其往后后悔,不如现在倾尽一切,对叶尘好。
    马小玲想什么,叶尘不清楚,要是知道马小玲想什么,叶尘一定无比感动,甚至感激上天给他一个这么好的老婆。
    老婆,我...
    就在这时,马小玲堵住叶尘的嘴,不让叶尘继续说下去。
    被叶尘拿开堵住嘴的手,马小玲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无非想说,对我不公平,让我感到难受对不对?放心好了,我马小玲不是软弱的女人,不会因为这种事伤心得死去活来。
    你要是觉得对我心里有愧,对不起我,回来之后,给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然后...
    说到这里,后面的话,马小玲不好意思说下去,想到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两个字,马小玲害羞不已,俏脸发红,就像一匹红绸,红得几乎滴出水。
    换了平时,叶尘一定调侃,打趣让马小玲说出后面的话,但现在,叶尘不会这么做,不会没心没肺的激怒马小玲。
    等我回来后,一定准备一颗好像星星般闪亮的钻石戒指,向你求婚。叶尘猜出马小玲要说话,将马小玲紧紧搂在怀里,答应我,不管投标大会输赢与否,我们照样举办婚礼。
    嗯,我答应你。马小玲重重的点头,她之所愿意为叶尘做任何事情,很大原因与叶尘是小师哥有关系,当初叶尘发誓成为绝世强者,保护她不受欺负,叶尘做到了。
    如今,换她为叶尘付出一切,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得到马小玲同意陪乔雨欣回去解除婚事,叶尘开心到了极点,总算放下心头大石,不用为回去东洲一事发愁。
    回去集团之后,叶尘会第一时间找乔雨欣说清楚这事,让乔雨欣放下心头大石。
    叶尘洗漱穿上衣服之后,发现距离上班时间尚早,对马小玲说道:老婆,你多睡一会,我去给你做早餐。
    反正睡不着,不睡了。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马小玲开门的同时说道:上次送去医院那几个孩子,检查已经出来了,他们心理有问题。
    你要是有时间,想想办法帮助那几个孩子。
    看着马小玲离开房间,叶尘脸色阴沉不已,等到伍良给出一切关于贩卖人口的资料,一定亲手为那些孩子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