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孽不许跑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记住你所说的话
    就在气氛忽然降到最低点的时候,段情的大哥段林忽然走进了这个房间,他很快就敏锐的感觉到银煦那冰冷的视线,于是十分警惕的看着银煦。
    段情沒想到这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剑拔弩张,因此连忙打圆场的出声说道:“林哥,你先去看看段恭哥哥吧。”
    但是段林并沒有按照段情的话走向里面的那个房间,而是继续盯着银煦,开口说道:“虽然我很感谢你出手救段恭,但你要是敢强迫阿情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那么我们整个段氏一族都不会放过你们。”
    沒等银煦他们出声,段情立即叫道:“林哥!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我会处理好。”
    “我怎么放心?你这个傻小子很容易就会被人给忽悠了!”段林也知道段情经过大半年的闭关修炼,身手又精进了不少,但他同时也很清楚,段情还是跟以前一样心思单纯得很。
    在面对活了两千多年的妖狐之王,段林非常肯定段情根本就玩不过这位妖狐之王。
    “林哥你别总是把我当成沒长大的孩子。”段情沒好气的反驳道,“现在沒人能强迫得了我。”
    听到段情这么说,段林再次看了一下银煦后,这才走进了里面那个房间去看望段恭。
    看到段林走开了,段情这才转身继续对银煦说道:“你不要跟我林哥一般计较,他只是担心我而已。”
    银煦依然还是沉默着沒有开口说话,他在看了段情好一会之后,才淡淡的说道:“我不会强迫你。”
    说完这话,银煦也不给段情反应回复的机会,立刻就运用高阶瞬移法术快速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一旁的银溯和银羽都沒想到自家大哥会突然离开得那么干脆,一下子都面面相觑愣住了。
    “那个……段情,你先别想太多。”银溯还是忍不住开口劝慰道,他是真心不想自家大哥难得找到一个值得真心付出的人类以后,又因为出现矛盾而致使失去了这个人类。
    “银溯,你说银煦明天还回來这边帮忙吗?”段情根本就沒把银溯的话放在心上,而是非常紧张银煦就这样撒手不管段恭了。
    看到段情完全注意错了重点,银溯也只好叹了一口气:“放心,既然我大哥已经答应会帮忙给他疗伤,那么就不会食言。”
    听到银溯这话,段情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就怕银煦因为生他的气,然后就不愿意给段恭治疗了。
    “我说你能不能总是只为别人着想啊?!”刚才一直沒什么吱声的银羽总算是忍无可忍了,“那个段恭之前不是还要杀了你么?!你现在都不担心我大哥会难过么?就只想着那个段恭?!”
    “银羽你胡乱说什么?!”银溯立刻喝止打断了银羽的话。
    “我又沒说错!段情这个白痴总是在想着别人,什么时候才会想到他自己?!”银羽非常不满的说道,“好歹也是我大哥亲自选中的人类,怎么就这么傻啊?!知不知道能让我大哥说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还就只有段情你一个人!”
    被银羽说了这么一顿的段情顿时哑然,一时之间想不到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现在的确沒有把他和银煦的感情放在第一位,那是因为他现在觉得比起银煦來说,段氏一族更加需要他。
    却沒想到银羽竟然对他是这样的看法。
    “我真搞不懂我大哥到底看上你哪一点!”银羽狠声道,“在妖界里,不光是我们妖狐,还有不少其他的妖族都巴望着能够得到我大哥的青睐和宠爱,可是他就是看都不看一眼!就光把注意力放到你这个白痴身上了!”
    “银羽你够了!你再说的话,要是被大哥知道了,他说不定会惩罚你!”银溯看到银羽越说越多,立刻就厉声警告道。
    “我就是要说!”银羽难得情绪这么激动,因为她就是看不得向來高高在上的银煦竟然会在段情这边受委屈,“段情我告诉你,别真以为我大哥会一直毫不计较的在你身边帮助你保护你,现在九命玄猫那边有不少你的情敌,我们长老也在劝我大哥跟九命玄猫联姻,然后扩大巩固妖界的地盘。”
    “现在就等我大哥一个点头,这事就能成了!”银羽继续说着,“你要是这么不识相的话,就别怪我唆使我大哥去跟九命玄猫联姻了!”
    段情完全都不知道银羽所说的这些事情,因此在听到这些事情后,他忍不住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沒想到竟然有那么多妖族在觊觎他的银煦,这瞬间就让段情有了危机感。
    “银羽!大哥不是交代了不许说这些事情么?!”银溯简直拿这个任性的妹妹毫无办法,“你这样说出來,就真不怕大哥废了你!”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大哥为段情做了那么多,结果段情就这样对待大哥,我看不下去!”银羽向來个性刚烈,而且把银煦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我沒有不把他当回事。”段情很坦白的开口对一脸不爽的银羽说道,“再给我一些时间吧。”
    段情又何尝不想每天都跟银煦在一起,就像以前一起同居的日子,那是多么令他感到怀念。
    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任性的三流除妖师了,现在的他有着肩负家族的使命。至少在段宏回來之前,他都必须要守护在这个巫云山上。
    “银羽你不要再这样咄咄逼人。”银溯再次叹气,“大哥那么宝贝段情,要是被他知道你这样欺负他,真的会惹怒大哥。”
    银溯一再而三的这般警告,银羽倒也沒有再继续多说什么,反正该说的重点她都已经说出來了。
    “银羽,银溯。”段情忽然正经八百的严肃说道,“我不会把银煦让给那些什么猫妖的,你们要是敢动手脚让银煦跟那些妖族牵扯不清的话,我说不定会使用除妖术对付那些妖族。”
    “记住你所说的话!”银羽哼道。
    “必须的。”段情很肯定的接道。
    银煦是他的初恋,是他第一个动情的对象,他冒了那么大的险才从阿鼻地狱里拿到了使魔狱鬼的魂晶來换取银煦失去的魂魄,他才不可能把银煦拱手让人。
    不论是银溯还是银羽,段情只觉得他们都太小看他对银煦的感情和执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