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孽不许跑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正面交手
    在把刘景逸打昏了之后,白瑞泽就沒有继续待在这个豪华包厢里,而是走出了这个包厢往这栋光华大厦的高楼走去。
    他沒有走电梯通道,而是从楼梯那边往上走,结果往上走了沒几层楼果然就发现了异状。
    那个未知的对手除妖师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白瑞泽的存在,于是忽然就张开了结界,想要把白瑞泽困在光华大厦的楼梯通道里。
    白瑞泽的反应速度也不慢,在感觉到周围的异状后,他马上就不再隐藏着自己的妖力和气息,瞬间就褪去了人类的形态,变回了妖狐形态的银煦。
    这算是一场正面‘交’锋,对方除妖师在设置这个结界明显就是不想让银煦靠近他们。
    而银煦就偏要继续往上走,他以自己的妖力为盾,在消耗自己的妖力來抵挡对方结界侵蚀的情况下,义无反顾的來到了光华大厦的最顶层。
    银煦之所以会直接锁定最高层为目标楼层,那是因为他已经清楚捕捉到了对方除妖师的灵力就是从最顶层传來。
    在感觉到对方除妖师似乎又增加了阻碍攻击他的结界力量,银煦也沒有再继续保存实力,而是妖力全开來应对这个身份不明的除妖师力量。
    他以为当今除妖师领域中,能够让他真正忌惮三分的除妖师已经是屈指可数,比如段氏一族的段宏,楚‘门’的楚祺,何氏伏妖一‘门’的何韶阳……还有就是除妖师协会的会长任宁。
    这几位都是当今时代中最具代表‘性’的几位除妖师大人物,在妖界之中也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
    在他们之中,银煦几乎都沒有正面跟他们正式‘交’手过,非正式‘交’手的话,他倒是曾经见过段宏施展轰天雷秒杀拥有近千年道行的妖族,然后双方差点引起误会而真的‘交’手,所幸当时银煦溜得够快才沒有被段宏纠缠上。
    剩余那几位除妖师大人物,银煦基本上是沒有接触过的。毕竟银煦也是个很惜命的妖族,再加上他也沒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因此这些大人物都不会找上他。
    银煦会对他们忌惮三分,更多的是出于觉得跟这些人类惹上关系会变得很麻烦的心理。
    而现在银煦必须得承认,这位身份暂时不明的除妖师也是一个道行和能力皆在上层的高手。就凭现在短短的几次过招,他就能很笃定的说,这位除妖师的能力的确有资格跟段宏楚祺他们不分上下。
    这般想下來,银煦也就更加不意外为什么段宏会被这位身份不明的除妖师给挟制住了。
    段宏当时是带着自己的那些小辈徒儿一起行动的,只要那位身份不明的除妖师逮住他的那些小辈徒儿为人质來威胁段宏,那么段宏要从那个实力跟他旗鼓相当的除妖师手里安然救出他的那些小辈徒儿是一件非常苦难的事情。
    因此段宏为了保护自己的小辈徒儿们,只好选择暂时被挟制住。
    银煦对于自己的这个推测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因为透过段情的‘性’情就能大概了解段宏的‘性’情,毕竟段情是段宏的亲生儿子,也是他亲自一手带大的孩子,两人的‘性’情十分相像。
    父子俩都是把别人的生命安全放在 第 169 章 中攻击的准备。
    而且由于他的妖力全开造成了非一般的影响,因此导致在光华大厦方圆十几公里范围内的除妖师都被他这样强悍的妖力给吸引过來了。
    不过银煦依然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继续展开全力跟这个身份不明的除妖师过招。
    他的妖力和妖术都是冰系属‘性’,在他妖力全开以后,整个光华大厦里面就像是到了冬天一样弥漫着寒冷的气息,而他所在的走廊过道上更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了结冰的现象。
    “妖狐之王,你要是继续这样释放妖力的话,这整栋大厦里的普通人类全都会被你的妖力杀死!”忽然一个低沉的男声以传音之术传到了银煦的耳里。
    银煦决定不把这个身份不明的除妖师给‘逼’出來,是绝对不会收手的。
    于是他沒有搭理这个低沉的男声,继续释放自己的妖力來对付这个身份不明的除妖师。
    或许是真的顾及那些还在光华大厦里的普通人的‘性’命安全,这个身份不明的除妖师沒有再继续施展法术來‘逼’迫银煦释放自己的妖力法术來反击。
    银煦在发现对方法术攻击的犹豫后,立刻就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往这个最顶层的最深处那个房间冲过去。
    眼看那扇豪华的房‘门’就在眼前,银煦在希望一推开‘门’就能看到段宏和那位身份不明的除妖师时,他的手刚碰触到那‘门’的时候,一股强悍的力量就直接把他弹飞出去十几米远。
    重新站定身躯的银煦面‘露’严肃的神‘色’,然后在感觉到自己那只碰触到房‘门’的手上传來一阵剧痛感时,他这才低头看向自己那只被伤到的手。
    跟那股强悍力量正面接触的那只手开始呈现出发红的现象,银煦皱起眉头的甩了甩自己的这只手,然后试图用自己的妖力先治疗恢复这只手的伤势。
    却不料他的妖力完全治疗不了他这只手上的伤势,眼看手上皮肤的发红现象有扩大化的趋势,银煦就知道自己这是中了巫毒术。
    “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去找高人救你吧。”又是刚才那个低沉的男声传到了银煦的耳中,“不然你再在这里继续施展妖力‘浪’费时间的话,只会是增加你被巫毒侵蚀而死亡的速度罢了。”
    这次银煦沒有再无视这个低沉的男声,他也循着这个声音传來的轨迹而运用传音之术回复道:“明明是除妖师,居然还会运用这么不入流的巫毒术,看來你还真是卑鄙小人。”
    这个世界上,除妖师和灵媒天师都是拥有灵力的人类中占有大部分比例的存在,而巫术师只是很小一部分的存在,他们这些人也会运用巫毒术來对付妖族和鬼怪,但是由于巫术师神出鬼沒招数狠毒,所以他们一直不能被大众所接受,是属于见不得光的存在。
    听到银煦这话,对方并沒有生气,也沒有继续再展开其他法术攻击。
    只是银煦却知道,不是对方不想攻击,而是对方觉得沒必要攻击。
    因为此时他中了巫毒术的那只手已经完全发红,那发红的现状已经开始往他手臂上扩散蔓延。
    http:///txt/10026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