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孽不许跑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没有可比性
    银煦活了两千多年,第一次有了想要独占一个人的想法,可是他现在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独占这个人。
    就算五百年前遇到了段翼,他都没有兴起过这样的念头。当时他在面对段翼死亡的事实时,他的确难受过,但那也仅限于难受而已。
    他那个时候就是觉得这样一个大名鼎鼎而且还很善良的除妖师就这么逝世了,无论是对于人界还是对于妖界来说,失去段翼那都是一个非常沉痛的损失。
    而之前面对失去段情的事实时,银煦真的有种绝望到想要毁灭全世界的冲动。
    他必须要承认,段情在他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当他在‘诱’拐段情堕化成半妖的时候,那就是他想要独占段情的第一步计划而已。
    可是没想到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甚至连生离死别都经历过了之后,他还是没能彻底真正的拥有段情这个人。
    尤其是在段情对他说出那番话以后,银煦更加觉得段情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只为他而活的人。
    段情就如同段翼一样,有着令人感到难以置信的责任感,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都要去为家族做出一切努力的人。
    这让银煦忽然对他和段情以后感情之路充满了不安,他认为段情迟早还是因为家族的使命感责任感而做出像段翼当初做出的选择。
    而这个也是银煦最不愿意也是最不想要见到的事实。
    可是此时此刻的段情并不知道银煦内心的挣扎和纠结,在银煦放开了他的手臂之后,他就马上运用瞬移法术快速来到了雷极乾坤阵法的灵光咒印的中心区域。
    接着段情又像之前那样故技重施,开始朝着这个雷极乾坤阵法不断释放自己的灵力。
    这个雷极乾坤阵法果然来者不拒,只要是注入这个阵法里的灵力,这个阵法都会照单全收。
    于是在段情毫不留情的大量释放灵力之下,这个雷极乾坤阵法突然一下子就停止了灵光咒印的扩大化,接着那些不断在阵法里产生的落雷也开始逐渐变少。
    段情一看有戏,又立即增强了灵力的释放,果然没有多久,这个雷极乾坤阵法的灵光咒印就开始收缩范围,一步一步的开始变小。
    而一旁的段宏看到雷极乾坤阵法的变化以后,便主动出声对被困在球形牢笼里的任宁说道:“阿宁,你看,你费尽心思召唤出来的雷极乾坤阵法终究还是被破解了。”
    “不可能的……”任宁摇了摇头的回道,“不可能的……段情怎么还会有灵力来破阵?不可能的!”
    “可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你不信。”段宏毫不留情的说道,“从小咱们的老师就告诫我们,邪不能胜正,可是你终究还是把老师所教导的给忘了。”
    说完这话后的段宏马上对准任宁快速施展废除灵力的招数,顿时就让任宁整个人非常痛苦的嘶喊起来。
    而在任宁的痛苦声音中,这个害死了很多人的雷极乾坤阵法的灵光咒印也直接收缩了一丁点小的样子,随后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看到这个极具威胁‘性’的阵法终于成功破解,段情他们都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在雷极乾坤阵法被破解掉的二十多分钟之后,段宏也成功的废了任宁的灵力。
    此时的任宁因为失去了灵力而失去意识的陷入了昏‘迷’之中,所以他并不知道随后是段宏亲自把他带离了这里,然后给他找了一个地方安顿了他。
    只是在段宏带着他离开这个滨海城之前,还是发生了一些无法避免的争执。
    首先第一个不服的人就是段情,他很不理解自己父亲的坚持,搞不懂为什么他父亲的身体状况那么糟糕却还要为失去灵力的任宁‘操’心。
    毕竟他觉得任宁完全辜负了段宏的信任,所以不配拥有段宏的关怀和照料。
    其次发难的人就是段恭,虽然段恭在返回到段氏一族之前还没有真正和段宏会过面,也就是两人之间存在的嫌隙还没有解决掉,但段恭还是非常直接的提出了自己的抗议。
    因为任宁在成立那个非法组织收留了他以后,就不断利用他来做一些事情,段恭对于这段过往还是难以忘怀,所以他并不能大方的释怀和原谅任宁,总觉得这样的结果对于任宁来说太过于仁慈。
    面对这两个后辈的抗议,段宏却没有做出让步,而是坚持已见的要求亲自带走任宁。
    于是在这番争执之下,段情和段恭还是做出了妥协,答应让段宏去安排任宁之后的事情。
    等段宏顺利带着任宁离开了滨海城之后,刚才一直不曾做声的银煦立刻来到段情身边,接着二话不说就拉住段情的手臂运用高阶瞬移法术迅速带走了他。
    “银煦!”被银煦运用高阶瞬移法术带着走的段情有些情急的叫道,“我还得回去巫云山那边!我担心之前那些非法的除妖师和灵媒天师又去攻打巫云山!”
    听到段情这话,银煦便硬生生刹住了脚步而停了下来。
    “银煦,我现在还不能随便跟你走,因为我还得回去段氏一族那边。”段情再一次重复道,“我不能坐视不管。”
    银煦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定定看着段情看了好一会,然后才冷冷的出声问道:“那我呢?”
    “什么?”段情一时之间没能明白银煦的这个反问句是什么意思。
    “你把我摆在什么位置?”银煦多补充了这么一句。
    “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存在。”段情毫不犹豫的回道。
    听到段情这个答案,银煦只是冷哼了一下:“最重要?你觉得我会相信么?在你心里最重要的明明就是段氏一族。”
    “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段情急忙反驳道,“你和段氏一族是没有可比‘性’的!”
    对于段情来说,银煦是他这辈子最深爱的存在,哪怕他已经恢复了玄雷的记忆,他对银煦的爱恋也丝毫没有动摇。
    但是段氏一族对于段情来说,是他这辈子无法逃避和忽视的存在,哪怕他已经堕化成了半妖,他也不可能舍弃自己身为段氏一族除妖师的身份。
    http:///txt/10026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