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孽不许跑 > 第两百五十八章 逆天般的行为
    段情的话虽然说得一番情真意切。但天帝显然沒有为他的话而感到有所动容。
    特别是在听到段情说不稀罕在天界活着。宁愿继续待在人界遭受轮回之苦后。天帝心中一阵非常不爽的感觉就想要爆发出來。
    只是向來不把喜怒表于‘色’的天帝还是隐忍住了心中的不爽。并沒有直接就当场发作出來。
    但拥有玄雷记忆的段情已经从天帝开始变得冷冽的神‘色’之中看出了他那内心不爽的心情。顿时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些忐忑不安的感觉。
    毕竟要是天帝直接发难的话。那凭借他现在无法施展灵力法术的情况下。那完全就毫无挣扎抵抗的余地。
    “堂堂御神将竟然跟一个妖族搅和在一起。说出去你不嫌丢人。我都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天帝沉声对段情说道。“我特地把这个妖狐引到这里來。为的就是要彻底断绝你们的关系。我绝对不容许我赐封的御神将和一个妖界的妖族鬼‘混’在一起。”
    段情之前就怀疑银煦会出现在天界这里是天帝动的手脚搞的鬼。沒想到这么快他就直接从天帝的嘴里得知到了真相。还真的就是天帝把银煦给引到了天界的这个森天雨林里。
    “我已经不是御神将了。”段情不禁有些急了起來。“请不要用御神将的标准來衡量我。我有追求自己在人界的生活目标。”
    “你以为你在人界轮回个几世你就可以摆脱玄雷的身份。”天帝不满的挑了挑眉。“你是我的儿子。也是我亲自赐封的御神将。无论你在人界轮回多少次都无法改变这些事实。别想着在人界轮回了。就真的是人类了。”
    “那就请天帝把我直接贬为普通人类吧。就算废了我一身的灵力我也无所谓。只要天帝能把银煦还给我。”段情试图在和天帝谈条件。
    “沒想到你居然甘心放弃天界御神将的身份。不惜废去所有的灵力成为普通人也要和这个妖狐在一起。”天帝的眼神变得更加深邃起來。“既然他的存在已经重要到可以影响你对之后人生道路的选择了。那么我就更加不能让他继续留着。”
    说完这句话的天帝马上就伸手对准这个冰封着银煦的巨大冰块发起攻击。只见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准确无误的劈中了这个巨大的冰块。
    劈中了第一下并沒有什么反应。于是天帝又连续召唤出形成利刃的白光不断的劈向这个巨大的冰块。保持速度攻击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们这才发现这个坚固的巨大冰块总算了出现了一些还不算太明显的裂痕。
    “不要再继续攻击了。”段情一把甩开原本被他钳制住的炎枢。然后快步的跑到天帝跟前挡在了天帝和巨大冰块之间。做出想要以自己的身躯來抵挡承受天帝法术攻击的模样。
    如果不是银煦自己自动解封。而是被天帝强行用法术攻破的话。第一时间更新段情很清楚银煦一定会身受重伤。因此他才会只身挡在天帝和巨大冰块之间。试图争取阻止天帝的法术攻击。
    看到段情如此不顾一切的要保护眼前的那个妖狐。天帝也沒有真的毫不留情就真的朝着段情攻击过去。而是先收回了法术攻击。
    “你就当真那么喜欢这个妖狐。”天帝皱起眉头看着段情问道。“哪怕要跟我作对。”
    “我从來就沒有想过要跟天帝作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只是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活着而已。”段情目不斜视的直盯着天帝说道。“自己所选择的路。哪怕充满荆棘。爬也要爬着过去。”
    “那看來是沒有什么好说了。”此时在天帝眼里。段情就是个顽固不灵的货‘色’。不论给了多少次机会。这个顽固不灵的家伙都不会懂得把握。
    对段情说完这句话的天帝倒也沒有再继续对冰封着银煦的巨大冰块出手。第一时间更新而是直接施法束缚住了段情的身体。
    只见一阵白光直接笼罩在段情的身上。紧接着段情就发现他的四肢完全不能再随意动弹。感觉就像是被什么力量给固定住了。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把这个妖狐打死。”天帝看到段情在挣扎着他的法术束缚。便冷哼了一下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别那么天真。玄雷。既然你那么不听话。那看來仅仅让你去人界遭受轮回之苦根本就沒有效果。我还是让你去月冷宫面壁思过吧。”
    段情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天帝。他沒想到天帝竟然会这么狠心的想要把他关押在月冷宫里面。
    天界的月冷宫终年不见阳光。一直都是‘阴’冷的气候。周围还设置了各种各样的结界。犯了严重错误的灵神被关押在里面每天都要遭受到了各种结界的折磨。基本上被关押进月冷宫的灵神都沒有再重新放出來获得自由的机会。是个令天界灵神们闻之‘色’变的天界最残酷的冷宫天牢。
    因此被天帝判罚关押进月冷宫的话。其实等于就是终生监禁的结果。
    “你不能把我关到月冷宫。”段情立刻出声挣扎着抗议道。“说好了要我在人界经受一千年的轮回之苦。我现在并沒有在人界经历完这一千年。”
    “我以为你在人界经历轮回之苦会受到教训。知道待在天界里才是最适合你的归宿。哪里知道你非但沒有这种觉悟。反而还跟妖界的妖族牵扯不清。把我们天界皇族的颜面都给丢尽了。”天帝越说越觉得气愤难平。“既然你这么不知悔改。那么我只好让你去月冷宫好好反醒思过。”
    说完这话的天帝马上当着炎枢和墨翎的面举起手准备施法把被法术束缚住的段情给带走。无法挣脱开天帝的法术束缚的段情顿时认为自己这下子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已经产生了裂痕的巨大冰块忽然就开始发出崩裂的声响。伴随着崩裂的声响。巨大的冰块内部也不断发散着银‘色’光芒。
    很快这银‘色’光芒就模糊了巨大冰块内部的景象。让段情再也看不清楚巨大冰块里面的银煦。
    而天帝和炎枢墨翎他们也感到非常诧异。他们都有些沒想到这个妖狐居然在自我冰封防御之下。居然还想要施展法术來救段情。
    这对于一个身处在森天雨林之中的妖族來说。银煦这无疑就像是一种逆天般的行为。他只要成功借助‘混’元术而达到在森天雨林之中运用妖术的话。那么他就能成为第二个能够在森天雨林里使用法术的存在。
    http:///txt/10026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