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孽不许跑 > 第两百八十五章 努力克服障碍
    在段情真正答应要成为妖狐之王银煦的王后之后,双方彼此的气氛就开始变得更加腻歪起來,就连冰极之峰的寒冷都完全阻止不了这种粘腻着的热度,仿佛就像是刚开始陷入热恋一样让人快要有种甜腻到受不了的感觉。
    比如银羽就是其中一个觉得快要受不了的,她真的完全沒想到原來她家向來冷酷薄情的大哥竟然也会有这样柔情的一面,这还真的是让她有种眼瞎的错觉。
    “看不惯的话,你就先去人界那边别回來。”这就是她的大哥银煦在听到她说自己快要被他们这样秀恩爱甜腻到受不了之后所给的反应。
    “妈呀!大哥你的区别待遇也实在是太明显了吧?!”银羽对此感到相当不满,“为什么你对段情总是那么温柔,对待你的亲妹妹我就是这么毫不留情啊?!”
    “对你温柔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你以后的伴侣。”银煦回答得十分理直气壮,“总之,封后仪式就快來临,你要是敢欺负段情而让他给逃了,我可不会放过你。”
    “他都要成为我们妖狐一族的王后了,我哪敢欺负他啊。”银羽一脸无辜的说着,然后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的接道,“大哥的温柔果然真的只给段情一个人啊,连对亲妹妹我都那么吝啬,不愿意分一点温柔给我。”
    银煦并沒有否认银羽这番话,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个情感丰富的妖狐,他或许不是最温柔的,但他愿意把自己所有的温柔都只给段情一人。
    “唉,我怎么有种哥哥被人给抢了的感觉啊!”银羽故意嘟起嘴发了一下牢‘骚’,“真的是突然感到好寂寞啊!”
    就在她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段情的声音就立刻从山‘洞’口外面传了进來:“银羽你寂寞什么?是不是沒人陪你玩啊?”
    听到段情这话,银煦和银羽都非常明白段情肯定是只听到了银羽刚才所说的最后那句话。
    “你完全是想多了。”银羽沒好气的看向走进这个山‘洞’的段情说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要是真的很无聊寂寞的话,我不介意你陪我一起行动的。”段情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我一个人行动也很无聊啊,连个说话聊天的对象也沒有耶!”
    “……”银羽无语了一下才反应过來的疑‘惑’道,“你一个人行动去干什么?”
    沒等段情出声回答,银煦就马上抢着回道:“他这是在为了封后仪式而修行,我让他在封后仪式之前,每天都要至少修行一次。”
    “修行?”银羽不解的挑了挑眉,“举行封后仪式的话,哪里需要什么修行啊?”她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是别的对象或许是不需要修行,但对象是段情的话,他就必须要修行。”银煦语气非常肯定的回道。
    “为什么?”银羽终于忍不住好奇的直接问了出來。
    “因为他是不折不扣的路痴。”银煦很直接的回答道。
    完全无法否认这个事实的段情只能‘露’出一脸无语的模样:“……”
    “原來如此。”听到银煦这么回答了以后,银羽便‘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说道。毕竟如果是路痴的话,那还真的是需要修行一番。
    “嗯,就是这么一回事。”银煦看到银羽明白了以后便开始下逐客令,“沒什么事情的话,那你就可以先离开了。”
    “我來找你的事情根本就还沒有说好吧?!大哥你干嘛那么着急把我赶走啊?!”银羽立刻沒好气的应道。
    “因为你很碍事。”银煦毫不客气的回道,“超级大电灯泡。”
    “大哥不带你这样的,有了老婆就不要妹妹了!”银羽不满的故作伤心的模样,“再说你们天天都在一起就不能腻了吗?!”
    “再废话就直接把你给踢走了。”银煦根本不为自家妹妹的话有任何动摇,这让一旁为银羽的话而感到非常不好意思的段情觉得这个世界上脸皮最厚的果然还是这位妖狐之王。
    “好啦,我其实就是为了封后仪式的事情來的。”银羽总算不继续和自家大哥瞎哈哈了,而是转为正经严肃的语气说道,“本來主要负责这件事的应该是二哥,而他现在不在了,所以长老们就让我來负责。”
    “嗯,‘交’给你负责我也很放心。”银煦对于自家妹妹的能力还是有所了解的。
    “谢谢大哥给予的信任,我绝对会竭尽全力让这封后仪式圆满完成。”银羽坚定而郑重的回道。
    “这是必须的。”银煦点头应道,“我不允许这个封后仪式有任何意外出现。”
    一旁的段情在听着他们兄妹俩的对话听了好一会之后,才有些不确定的试探‘性’出声发问道:“莫非这封后仪式还具有一定的危险‘性’?”看银煦和银羽这如临大敌般的严肃,真的是让段情不禁有这样的感觉。
    “还好吧。”银煦用淡淡的语气主动回答段情,“也就是附近的那些妖族会趁机來袭击冰极之峰而已,毕竟那个时候将会有很多妖狐聚集在这里,是其他妖族对我们妖狐一族一网打尽的好时机。”
    “啥?!”段情忍不住大吃一惊的震惊道,“这哪是‘还好吧’的程度啊?!根本就是很危险好吧?!”
    “这有什么,不是还有你这个除妖师在场么?”银煦倒是非常淡定,“我倒是很想让大家见识一下我所选中的王后是有多么厉害。”
    银煦这话自然让段情有种不禁飘飘然的感觉,只是碍于银羽在场,段情这才收敛着并沒有很直接表现出被银煦表扬和看重的那种欣喜若狂的样子。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要尽量避免这些战斗啊。”银羽叹了一口气,“我不想在大哥大喜的日子里发生见血的场面。”
    “我无所谓。”银煦向來都不看重这些事情,反正只要段情能够顺利成为他的王后就行了,过程什么的他都不太在乎。
    “我就知道大哥你会这样说。”银羽脸上沒有任何意外,“虽然大哥你不在乎这些,但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最好还是能够叮嘱一下你的这位王后,让他别随便和其他妖族有所接触,以免出现被陷害算计的事情。”
    “我知道。”银煦依然还是很简短的回答,“以段情这般笨蛋的人來说,也的确是该提醒一下比较好。”
    “喂喂喂,你们俩直接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坏话真的沒问題吗?”段情忍不住对银煦和银羽兄妹俩甩了一记白眼过去,“别真的把我当成是笨蛋行不?!”
    岂料银煦和银羽兄妹俩默契十足的异口同声说道:“你本來就是笨蛋。”
    他们兄妹俩如此一致的这句话直接让段情不禁‘露’出充满怨念的表情说道:“你们俩真是够了!不许藐视我段情的智商,不然我会让你们知道我段情的厉害!”
    “你才是够了,都过去几天了,你到底有沒有把封后仪式上所要经过的路线给记住?”银煦毫不客气的反过來质问道。
    面对银煦这个问題,段情忍不住对手指的委屈说道:“这个冰极之峰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我觉得你们应该要在这座山上设立几个路标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好了,我已经知道你还是沒有记住路线的事实了。”银煦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对于段情这种严重路痴的属‘性’,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所以我说你们去设立路标不是更方便么?”段情还是不死心的继续提出自己的建议,“这些地方看起來都差不多,要不是这个山‘洞’就在这冰极之峰的最顶端,我也都找不到回來的路啊!”
    “你是直接用瞬移法术回來的,别以为我不知道。”银煦完全不留情面的真相道。
    “好吧,被你说对了。”段情顿时就垂头丧气的承认了,“这个封后仪式还真是麻烦,能不能不要举行了?”
    沒等他这话的话音落下,银煦和银羽兄妹俩立即就再一次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道:“必须要举行。”
    得到如此肯定的不容置疑的答案,段情只得一脸苦‘逼’的扶额叹气。
    “反正你不要多想,离封后仪式还有几天的时间,你就慢慢把这路线给记在脑子里。”银煦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说道,“我相信你肯定能够克服路痴的障碍而正式走到我身边。”
    看到银煦这样信任自己的模样,段情哪里还能说得出想要放弃参与封后仪式这样的话來,他便只好做出一副舍命陪君子的大义凛然的模样回道:“好吧,我段情会竭尽全力拼死一战,绝对会努力克服障碍!”
    沒想到段情会突然冒出这样的话來,银煦不禁‘露’出有些愣住了的表情,而一旁的银羽则是忍不住出声笑得前俯后仰起來。
    “段情你别总是突然就搞笑起來好吗?!”银羽顾不上形象的笑着说道,“让你成为我们妖狐之王的王后,又不是让你上阵杀敌,干嘛说得一副准备要慷慨就义的样子啊?这是想要笑死我吗?!”
    段情:“……”
    他只是不小心脱口而出而已,至于笑成这样么。
    http:///txt/10026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