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飞越泡沫时代 > 433. 送到面前
    渡边万由美默默观察蒲池幸子。
    她只上了淡妆,真人看着要比写真杂志里的照片还漂亮些。个头高挑,当模特身材条件不错,不过,她笔直的站姿,比起模特,反倒有种运动员的风貌。
    这样的蒲池幸子,给渡边万由美的第一印象挺不错的。
    今次大张旗鼓的面试,负责跟事务所去沟通的人是渡边万由美,但是整个面试的环节,全部都由岩桥慎一来主导,对外公布的乐队制作人也是岩桥慎一。
    他这一两年间总跟乐队打交道,积攒下的名气不仅让地下音乐圈另眼相看,业内也把他视作新晋的乐队制作人,由他主导,名正言顺。
    今天的面试也一样,自始至终,都由他跟前来参选的新人们进行沟通。
    蒲池幸子看到主持选拔的人是岩桥慎一,暗地里松了口气。另一边,岩桥慎一如愿在面试里见到蒲池幸子,心也放下来一大半。
    绕了这么大的圈子,所为的就是不动声色拿下蒲池幸子。今天她既然来到了这个面试的房间,那就绝对不会让她从手边溜走。
    心意已定,岩桥慎一不动声色,面试起了蒲池幸子。
    渡边万由美在整个面试的环节当中基本上不发一言,充当观察者。一边观察前来参加面试的新人们的表现,一边则悄悄总结不同事务所的新人身上不同的特质。
    现在,她也在一旁这么观察蒲池幸子。不过,因为岩桥慎一对蒲池幸子抱有的信心,使得她在看待蒲池幸子的时候,要格外的细致。
    岩桥慎一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跟提问别人时没什么两样。
    蒲池幸子话不多,在能够决定她命运的面试官们面前,也没什么表现欲,岩桥慎一每提问一个问题,她就仔细思考,斟酌着词句,用不多的话认真回答,相当内敛的一个人。
    “然后是……”
    岩桥慎一看着蒲池幸子,“做摇滚乐的话,你理想的是什么样子的摇滚乐?”
    “想做那种在卡拉ok里也能普通的唱起来的摇滚乐。”蒲池幸子说。
    卡拉ok里也能普通的唱起来的摇滚乐。渡边万由美因为蒲池幸子的这个回答,下意识多看了她一眼。
    岩桥慎一不意外,点点头,“既然如此,接下来,就请你唱自己在卡拉ok里也能普通唱起来的摇滚乐听听看吧。”
    蒲池幸子欠欠身,回了声“是的”。在这个场合,同样又选了annlewis的歌来唱。
    ……
    当面听她唱歌,跟听试唱带的时候,感觉还不太一样。渡边万由美现场听蒲池幸子唱歌,在惊讶她这副清亮的嗓音之余,也明白了为什么岩桥慎一会这么坚持要选她做主唱。
    实在是她各方面的条件综合看下来,都无可挑剔。
    早在制作女子摇滚音乐节的时候,岩桥慎一就曾经提到过,以女性为主角的乐队,在风格方面更加容易入口,也更方便让乐队这一形式成为更加时尚的东西。
    蒲池幸子富有个人特质的嗓音是打动人的关键,模特出身的出众外表和身材是加分点,除此之外,她提到“想要做在卡拉ok里也能普通的唱起来的摇滚乐”。
    这种想法,某种程度上来说跟岩桥慎一所考虑的不谋而合。
    试图让摇滚商业化、流行化、成为时尚的岩桥慎一,绝不会忽略卡拉ok的传唱度。
    蒲池幸子的声音富有个人特质,外表又不错,而那种作为写真模特来说很扯后腿的“一身正气”,反倒让她意外的讨女性喜欢,关键的条件都没什么短板。
    可以说,这个女孩子的出现,完美的拼上了岩桥慎一理想当中乐队的那块拼图。
    再加上多少显得过于认真、但是善于思考的讨喜个性,对音乐的梦想与追求,这样的蒲池幸子,也难怪岩桥慎一认定她是新主唱的不二人选。
    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共事到现在,对他这个人的想法再清楚不过,看待事情,看待他的选择时,也比任何人都能参透他的真正意图。
    哪怕是把蒲池幸子带到岩桥慎一面前的赤松晴子,她坚持的理由,也只是因为看到了蒲池幸子的才华,无法深层去考虑这些商业方面的原因。
    参透他的意图以后,渡边万由美想起蒲池幸子进来之前,岩桥慎一信心十足的那句“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觉得这句话别有一番滋味。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渡边万由美能明白他坚持选蒲池幸子的原因。
    渡边万由美忽然觉得,岩桥慎一在决定为蒲池幸子去成立唱片公司的时候,大概也曾在心里暗下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捧红abnormal。
    ……
    蒲池幸子唱完了歌,岩桥慎一对她说了声“辛苦了”,随即,针对她的面试到此告一段落。
    面试结果现在还不公布,蒲池幸子退出去以后,还有星辰事务所派来的模特们等着选拔。
    就算真正想要的蒲池幸子已经出现,接下来的面试也不能随便糊弄过去,该怎么进行还得怎么进行。
    十一个女孩子,挨着面试下来,要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
    星辰事务所也不是随便把人打包了送过来的,能来到这个面试室的女孩子,唱歌的水准都过得去,不至于让他这个有绝对音感的人在面试室里接受一番《爱的供养》洗礼。
    参加面试的模特们来了又去,转眼到了今天的最后一个。
    时间已经是黄昏了。最后一个女孩子走进面试室,站在岩桥慎一的面前。
    她一出现,岩桥慎一稍微怔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来了个见过面的熟人,或者对面的女孩子是什么惊为天人的超级大美女,而是因为,这个女孩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和蒲池幸子稍微有点像。
    女孩子站定之后,向岩桥慎一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宇德敬子,今年二十一岁,请多多指教。”
    二十一岁?那跟蒲池幸子是同龄人了。
    岩桥慎一收起那一丝觉得这两个人气质相似的第一印象,例行公事的提问了起来。在已经敲定了蒲池幸子的情况下,他对这个和蒲池幸子有一点相似的女孩子其实并不怎么感兴趣。
    不过,聊起天来,就发现这个宇德敬子,只是在气质上跟蒲池幸子有点相似,实质上是和蒲池幸子完全不同的人。
    宇德敬子来的更善谈一些,而让岩桥慎一感到意外的,是她对音乐的一些看法,而她所表现出来的音乐素养,显然是有过系统接受音乐学习的经历。
    面试提问的环节结束以后,宇德敬子也在岩桥慎一的要求下,唱了自己喜欢和擅长的歌。跟蒲池幸子又不一样,她受西洋音乐的影响更深一些,选唱了卡朋特乐队的歌。
    宇德敬子的嗓音同蒲池幸子也完全不同,整个看下来,除了最开始在外表气质上给他的那点相似之外,其他地方都毫无相似之处。
    不过,这样的宇德敬子,她唱歌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叫岩桥慎一在今天的面试结束之前,又有了一丝眼前一亮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早就听过蒲池幸子唱歌,对她今天的表现在意料之中的缘故,这份久违的期待感,反倒在面试的最后,应在了宇德敬子的身上。
    “好,辛苦了。”
    听完宇德敬子唱歌,岩桥慎一对她说。
    这句社交辞令说出来,面试也就进行到尾声。只是没想到,在让宇德敬子离开之前,反而是宇德敬子又开了口。
    “我很喜欢音乐,岩桥桑。”宇德敬子说道。
    岩桥慎一神情微敛,看着她。不过,宇德敬子没有把她的自白继续下去,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微微欠身,没再说话。
    “我明白了。”岩桥慎一礼貌的回应了她。
    想了想,再让她离开之前,又问了句:“要是、我是说如果,有音乐相关的工作,你都会去做吗?”
    “……”宇德敬子沉默了一下。
    稍作考虑以后,她点点头,“是的,我很想从事和音乐有关的工作。”
    问了这么一句以后,岩桥慎一也没有再说什么。对话到此为止,他示意宇德敬子可以离开了。
    宇德敬子退出房间,岩桥慎一开始整理东西。
    过了一会儿,星辰事务所的经纪人敲门进来,面试室里的人都起身和他寒暄。
    “今天真是给贵事务所添麻烦了。”渡边万由美道。
    经纪人客气了一句,看向岩桥慎一,“岩桥桑,今天的面试,您有什么收获吗?”
    如果真的从星辰事务所的这些模特里选出了乐队的新主唱,对星辰事务所来说稳赚不赔。既然选了人送过来,也就希望手里这堆“廉价奖券”能中上一张。
    “贵事务所的新人表现都很不错。”
    岩桥慎一恭维了一句,避开了经纪人问题的关键。
    现在这个场合,还不是宣布看中了谁的时候。经纪人也心中有数,话题略提了一提,就放到一边了。
    这年头,企业招大学生去面试,都要报销来回的车马费,何况各事务所配合着选了新人送过来参加面试。
    面试结束以后,genzo方面做东,genzo和u-miz的干部作陪,请星辰事务所的经纪人和这帮模特吃晚饭。
    不管入选还是落选,最后能吃顿大餐,对大多数来参加选拔的新人来说,这一趟都不吃亏。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也另外去了家餐厅,一边吃饭一边聊。
    “之后,就和星辰事务所那边接洽,商谈蒲池桑的事吧?”
    岩桥慎一点头,“最近这几天就可以行动了。……不过,拿下蒲池桑是早就定下了的,除了她之外,还有个让我有点在意的人。”
    渡边万由美想了想,“是那个唱了卡朋特乐队的《topoftheworld》的女孩子?”
    “你也觉得她很特别?”岩桥慎一笑道。
    “她唱卡朋特乐队的歌很有味道,很会唱歌的一个人。”渡边万由美发表着自己完自己对宇德敬子的看法,反过来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做?”
    “不知道。”岩桥慎一回了句。
    “不知道?”
    岩桥慎一点头,“不知道。”看渡边万由美的表情开始发生变化,赶紧打住,解释道:“是真的不知道。”
    “那位宇德桑很有些音乐上的才华。”他说,“虽然这次我们已经定下了蒲池桑,但是,就算没有蒲池桑,我也不会认为她是合适的主唱人选。”
    “换句话说,她的嗓音特质不太适合当摇滚乐队的主唱。”
    岩桥慎一把宇德敬子参与乐队的可能性否决,接着又道:“而且,说实话,现在的genzo,也不需要这样的一个歌手。”
    渡边万由美赞成他这个genzo不需要宇德敬子这么个歌手的结论,但是,又不免好奇,既然早就明白,岩桥慎一又“在意”什么?
    岩桥慎一猜到她的想法,“是宇德桑最后说的那句她很喜欢音乐。”
    “那样的场合,最后关头,说出这么句话来,是需要勇气的。”岩桥慎一对渡边万由美说。
    “要这么说,除了勇气,还要有别的。”渡边万由美指出来,“信任。”
    “你说她信任我?”
    “也未必是信任你,”渡边万由美笑了笑,忽然明白他为什么会在意了,“是相信这个机会。”
    而这也正是岩桥慎一犹豫的原因。宇德敬子是真的把这次的面试当成自己重要的一个机会,这个为蒲池幸子一个人举办的甄选会,同样也是她期待能得到一个转机的机会。
    在离开之前,还当着他的面,告诉他自己很喜欢音乐。这一点已经足以证明。
    尽管如此,岩桥慎一并不是因为早早内定了蒲池幸子,为她专门走个形式感到内疚。
    本身这次就是为了给abnormal选拔主唱,就算没有蒲池幸子,他也不会选跟乐队风格不搭调的宇德敬子,所以并不存在暗箱操作害她丢掉了一个机会这种事。
    真正让他犹豫的,是宇德敬子在最后,把自己的梦想送到他面前的做法。
    “对了,宇德桑多大?二十一岁吧?”渡边万由美回想着刚才的面试。
    岩桥慎一想了想,“嗯,跟蒲池桑一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