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铁鹰出击 > 505 烟幕弹
    江虹端着一杯清茶,看着车窗外向后飞逝的山川美景,思绪复杂。
    此刻,高阳一行就坐在前面1号车厢一等座,他们四人都到昆明。他们到底去干什么?这是一个关键问题,迷雾重重。江虹既问不出答案,也没什么办法破解,除非你是他的心腹同伙。
    从昨晚到现在,从蓝燕ktv到这趟高铁列车,他跟高阳照面两次。借着老同学的寒暄,似乎可以断定高阳这次前去云南,就是为了考察中缅边境贸易环境。他想借助g1628次列车的延长机会开拓新的事业,从事对缅甸的跨境买卖,并准备在昆明开设一家商贸公司,由阮玉娴负责管理,具体做些什么他还没有方向。
    江虹明白,这个听上去很不错,合情合理,非常有正能量,实际是一个烟幕弹。
    高阳他能做些什么?边境贸易多是以货易货,他的货是什么?毒品?既然蓝燕ktv有fd的地下活动,他的毒品怎么来的?源头在哪?毫无疑问肯定是来自金三角,狼哥通过某种地下渠道卖给他的4号hly。这是昨晚他去师傅吴方家里,汇报他在蓝燕所见所闻之后,吴方所做出的推测。
    昨晚八点,江虹吃完饭后立刻给吴方打了个电话,吴方正在家里,叫他过去。
    吴方的家就在45座601室,就是六楼的最东头。江虹按下门铃,开门的是姜柳。
    “师母。”
    “黑子,快进来吧!你师傅等你哪!”姜柳笑呵呵的。
    “师母今晚休息?”江虹进去。因为姜柳在火车站售票窗口工作,有时有上半夜的班。
    “是的。”姜柳关上了门。
    “师傅。”江虹换了一双拖鞋走进客厅,吴方正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听闻江虹进来,他突然睁开了一双豹眼,眼睛瞪的溜圆。
    “坐吧!”吴方一指侧边沙发,江虹坐下。
    “来来!黑子,吃点水果零食。”姜柳端着一盘洗干净的瓜果进来放在了茶几上,桌上还有糖果糕饼之类,花花绿绿,五花八门,她拿起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准备削皮。
    “师母,我刚吃饭,肚子装不下了。”江虹赶紧站了起来,双手推脱。
    “大小伙子,一个苹果还吃不下?”
    “我也不想胀破肚皮,你先放着,我等下吃。”
    “姜柳。”吴方挥了挥手:“黑子不是客人,你去书房陪儿子吧!我跟他有话说。”
    “那你自己吃啊!黑子。我进去了,你们有事喊我。”姜柳知道他们两个要谈工作,自己不宜在场,她便放下苹果进了书房,并且关上了门。
    “黑子,你在蓝燕看到什么?”吴方迫不及待。说实在话,吴方并不喜欢在家谈论工作,但是猎狼计划高度保密,又很急迫,所以他同意江虹来他家汇报工作。
    “师傅,看来高阳真的涉毒。。”
    “你终于相信了!”吴方一听非常高兴,因为江虹如果一直抱着怀疑态度,他就不会认真执行猎狼计划,毕竟高阳是他的老同学,两人从小一起玩泥巴长大的。
    “我也是自己的职业感觉,就是缺乏有力证据。”
    “是啊!目前只有一个xd者的交待。单凭他的证词,我们如果贸然行动,突袭蓝燕只会打草惊蛇,至多抓几个小喽啰,没有意义。”
    “我想问问,那个xd者跟谁做的交易?”
    “他说晚上在5号ktv包厢,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好像叫什么梦梦的。”
    “艾梦梦,25岁,前台领班。”
    “哦?这么年轻!今晚你也见到她了?”
    “是的。他俩怎么做的交易?”
    “凌晨1点,在5号ktv包厢当场成交,交易金额两万多元。”
    “包厢里面还有没有别人?”
    “没有。”
    “既然这样,那个xd者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我们可以让他继续跟艾梦梦交易,然后当场缉捕,顺藤摸瓜捣毁这个毒窝。”
    “黑子,你以为我不想?实话告诉你吧!那个家伙已经死了,我不想告诉你。”
    “什么?”江虹大吃一惊:“师傅,为啥不告诉我?猎狼计划还有多少隐情?”
    “随着谜底一个个的解开,你自然会知道。”
    “什么死因?”
    “吸食过量,一个月前死在天景丽园a区的一间出租屋。他是一个外来的打工仔,自己独居一室,没有什么朋友和知情人。”
    “这么说来,我们必须重新开始,所以才有猎狼计划?”
    “如果只是抓艾梦梦,那很简单,我派商川进去找她交易,争取当场人赃并获。问题在于艾梦梦能交待什么?她敢说吗?她就是一只小虾米。我想,她还没有供出幕后黑手,高阳先潜逃了。退一步说,即使抓住高阳也不解决问题,我们主要目标是a级逃犯郎亚尔,狼哥。这个家伙长期居于缅北,神出鬼没,行踪不定。何处说了,他希望我这只老虎能够抓一头狼,一只凶悍野狼,这就是猎狼计划的来源,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师傅,今晚进去之前我在商川那里摸了下底。”
    “商川跟我发了信息,说你找过他了,说说,你还有些什么收获?”
    “高阳原来有一个女秘书,现在换成两个助理,一男一女,男的邱宁,女的池倩。我跟他俩握手感觉这两个人练过武术,非常干练,人很精明。他俩能被高阳看上,重薪聘请,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这两个人实际就是保镖或者打手。”
    “嗯!”吴方点头:“这么说来,他是感觉到了危险,是谁惊动了他?”
    “我也这么想的。另外,那个半斤对巴仔的威胁很大。”
    “是啊!这个难题一直困扰着我。半斤是我们两个将他送进监狱的,我是了解他的,年纪不大但却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当年我们抓他也费了不少劲。我曾经想制造一个突发事件,让高阳开除他,但是巴仔反对我这么做。虽然半斤对他威胁很大,但是目前他还没有怀疑巴仔,巴仔反而可以借助他的力量掩护自己,因为他们是师徒嘛!”
    “还有一个问题。明天高阳坐我的车,他带了三个人,除了保镖邱宁、池倩,另一个人他没有说,他跟我卖关子。”
    “是吗?哈哈哈哈!你这老同学有意思,看来这个人不一般。我的判断,高阳说去中缅边境考察商贸环境,实则是去见一个人。”
    “你的意思…狼哥?”
    “除了他还有谁?邱宁和池倩跟着他是保护他,另外一个才是引子。明天你在车上好好观察,争取摸清此人底细。”
    “我带冰冰值乘,猎狼计划不可能瞒着她。”
    “这个……”吴方挠了挠头:“她还在见习期,我是希望知道这个计划的人越少越好,不过商川是知道的。既然这样,你找机会告诉她吧!要她必须保守秘密,千万不能说漏了嘴,你明白吗?”
    “明白,只是巴仔在蓝燕里无所作为,我也使不上劲,其他人进不去,怎么办啊?”
    “我也再想办法,巴仔一个人卧底太弱了,我想再派一个人打进去。”
    “高阳谁不认识?还能派谁?一般人干不了,风险太大。”
    “有一个人非常合适,可我下不了决心啊!你呢?”吴方看着江虹目不转睛。
    “哎哟!师傅,我肚子疼,我…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