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荒唐的好像是一场闹剧
    快递员的话,让全场陷入一片沉寂,连王律师都有些懵了。
    王律师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原告席上的沈小诺,沈小诺一直脸色惨白,可怜兮兮的模样,紧咬着红唇,还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王律师也不是第一天上庭,现场什么状况没见过,但还是第一次遇见原告的证人反咬原告一口的。
    王律师已经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所以,换了一个问话的方式。
    丁先生,我只需要问你几个问题。xxxx年xx月xx日,您是否到到xx公寓,给唐心妍女士送快递?
    快递员是一个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见识的人,很容易被经验丰富的律师牵着鼻子走。
    快递员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可是……
    那么,你是不是亲眼看到,唐心妍女士和我的当事人沈小诺女士发生争执,唐心妍女士用刀捅伤了我的当事人沈小诺女士?
    是啊。不过……快递员话没说完,又被王律师打断了。
    好的,我的话问完了。王律师说完,回到座位上,额头上开始冒汗。他们这个案子,最重要的就是快递员这个目击证人,如果这个证人出了问题,他们这个案子,几乎没有任何的胜算。
    你的证人,可能要反口。王律师借着整理文件的机会,压低声说道。
    沈小诺的手搭在腿上,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手背上青筋凸起。
    证人突然反口,一般情况都是被人收买了或者被威胁恐吓。唐家和杜家都是有钱有势,证人被收买或威胁是很有可能的。我会向法院申请调查。你什么都不要说,记住,你是一个无辜的值得同情的受害者。
    沈小诺点了点头,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她还真是一个好演员,说哭就能哭出来。
    随后,轮到唐心妍的律师向证人发问。
    杨捷在律界多年,是圈子里首屈一指的金牌大律师,几乎少有败绩,在法庭上一向十分的犀利。
    丁先生,你做快递员的工作多久了?
    快三年了。快递员回答。
    一直负责xx公寓附近的几个小区么?你一天大概能送多少份邮件,送一份邮件需要多长时间?
    我是今年开始才在这片送货的,一般送一个件,短的几分钟,长的十几分钟。快递员回道。
    杨捷听完,点了点头,又问,我听说你是原告沈小诺女士的粉丝?
    是啊,我特别喜欢小诺,她演的电视剧,电影,还有上的节目,我都有看的。快递员连连点头说道。
    而原告席上,王律师却忍不住伸手抚额头。
    在xxxx年xx月xx日事发之前,丁先生和沈小诺女士是否认识?杨捷继续问道。
    快递员明显流露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一双眼睛不时的看向沈小诺的方向。
    丁先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杨捷语气严肃了几分,犀利的问道。
    快递员吓得畏缩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认,认……
    反对。王律师突然出声说道,即便丁先生和沈小诺女士之前就相识,也不妨碍丁先生作为证人。
    反对有效。法官拍板说道。
    杨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一般情况下,快递员每投递一份文件的时间大概在几分钟到十几分钟不等,有时甚至会直接放在物业,而我当事人唐心妍收到丁先生的电话是十点零五分,而丁先生出现在事发现场,是将近十一点钟,投递一份文件居然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是不是有些过长了。
    杨捷说完,拿出了唐心妍手机的通话记录,以及公寓大楼里的视频监控,来证实自己所言非虚。
    快递员明显有些神情恍惚,被杨捷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听审席上,众人神色各异,目光几乎都落在杨捷的身上。唐家的人倒还算沉稳,摆弄的指尖的烟,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杜云皓的手搭在膝盖上,微握着拳头,倒是略显出几分担忧。
    沈小诺坐在被告席上,微垂着头,由始至终都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随后,杨捷直接丢出了邮递员和沈小诺开房的证据。
    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快捷酒店的电梯里,快递员搂着沈小诺的腰,又亲又抱的,两个人姿态十分的亲昵。
    实际上,沈小诺带着帽子,墨镜,还有口罩,并不能证明就是沈小诺。
    但快递员显然被杨捷质问的晕头撞向,已经懵了,心里又害怕,吓得快哭了。他又想起唐家的人说过的话。
    诬陷罪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他可不想坐牢。
    不是,不是这样的。快递员又急又怕,都要哭出来了,是沈小诺,是她指使我的,她知道我负责xx公寓的快递,就主动找上我,我是她的粉丝,我特别喜欢她,所以,我就没把持住,她说,她说只要我愿意替她作证,帮她赢了官司,她就嫁给我。我都把她照片发给我妈了,让她在老家给我准备筹备婚礼。
    快递员的话,又是全场哗然。
    沈小诺脸色难看到极点,又不敢发作。
    沈家的人却叫嚣起来,什么情况?姓丁的,你脑子有病吧,你不是我姐的证人么,怎么还反咬我姐一口,你是疯狗啊。
    沈弟弟大声的嚷嚷着,这条疯狗肯定是被姓杜的收买了,法官,你可要调查清楚,千万别被骗了啊……
    肃静,肃静!法官严肃着一张脸,不停的说道。
    沈家人大闹法庭,差点儿没被赶出去,之后,一家三口终于不敢多话了。
    庭审还在继续,沈小诺正捂着脸哭,一副无助可怜到极点的样子。
    在所有人眼中,沈小诺都是弱者,而唐杜两家都避免不了有仗势欺人的嫌疑。
    王律师也提出了证人可能被收买的情况,但也只是怀疑,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法庭是不会采纳的。
    而快递员见有人怀疑他,忙乱失措的解释,我没说谎,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是她主动要和我开房,想要收买我,我还收藏了她的丁字裤呢。
    快递员说完,法庭都变得混乱了。
    最后,法庭宣判,唐心妍故意杀人罪不成立,而沈小诺涉嫌故意诬陷罪,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场庭审,牵扯着唐家的大小姐,却荒唐的好像是一场闹剧。
    沈小诺随即被警方控制住,如果沈小诺一旦进监狱,沈家人就等于倒了一颗摇钱树,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庭审结束,听审席上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沈家人却赖着不走,一副哭爹喊娘的模样,好像他们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唐家人自视身份,是不可能和这些市井之人一般见识的,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们,就离开了。
    杜云皓走到被告席,握住唐心妍的手,温笑着说:都结束了,回家吧。
    嗯。唐心妍点头,微微的勾起唇角,任由他拉着自己,从被告席上站起来。
    我有点儿累,我们回家吧。唐心妍牵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向法庭外走去。
    此时,唐家的人已经走出法庭,唐继扬站在门口,替林亦可开车门。
    杜云皓和唐心妍从法院门口出来,一路踏下台阶,唐心妍原本是想过去和妈妈哥哥嫂子打声招呼的。
    然而,沈家的人却在此时过来攀扯。
    沈家的人少了沈小诺这颗摇钱树,一家人都处于半疯魔的状态了。一家人扑上来。
    我的女儿啊,你要是坐牢了,我可怎么活啊。你们这些有钱人,故意伤人,还反咬一口,倒打一耙,还有没有天理,让不让人活啊!
    沈母坐在台阶上开始撒泼,沈弟更是失去理智,脱掉外套想要和杜云皓动手。
    然而,还没碰到杜云皓一片衣角,就被杜云皓撂倒了。
    沈弟被摔得四仰八叉,异常的难堪。沈母和沈弟媳见状,立即冲上来想要帮忙。
    杜云皓不想理会她们,护着唐心妍走下台阶。
    然而,沈弟媳无意间撞了唐心妍一下,唐心妍脚上穿的高跟鞋,被撞得一个踉跄,虽然杜云皓及时的伸手扶住她,避免了她滚下台阶,但唐心妍还是跌坐在了地上。
    唐心妍跌坐在台阶上,脚崴了一下,连脚上的高跟鞋都掉了,脚腕明明很疼,但唐心妍却手捂着肚子。
    肚子里莫名的一阵绞痛,然后,她只觉得身体下面一阵湿热。
    唐心妍下意识的伸手在腿边摸了一下,竟然摸了一手的鲜红。
    唐心妍整个人都是蒙的,脑子一片空白,眼前却一阵阵的发黑。
    珊珊!杜云皓紧张的抱住她,也看到了她手上的血,鲜红刺目。珊珊,伤到哪儿了?哪里痛?
    杜云皓说话间,已经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快步向台阶下面走去。
    此时,唐继扬和林亦可也看到这边起了争执,下车赶过来。
    唐继扬气的不轻,扯过沈弟,狠狠的一顿拳打脚踢,而林亦可看到地上的血,顿时有种发晕的感觉。
    帆帆,先去医院。林亦可故作镇定的说道。
    杜云皓带唐心妍先去了医院,随后,唐继扬和林亦可,以及楚曦都赶了过去。
    楚曦直接换上了白大褂,进了急救室。
    急救室内,唐心妍躺在床上,长发散乱,脸色惨白,额头上都是冷汗。
    楚姨,疼。她捂着肚子说道,声音都是微弱的。
    别怕,没事儿的。楚曦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唐心妍点了点头,但很快,整个人就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