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从废铁到神兵 > 第二百零六章 又赌错了
    范云城现在被陈爽已经霍霍的不成样子,还有卫国插手,距离国都又很远,是个难题,正好甩给杨辰去解决。
    而且据国君了解,范云城的问题不仅如此,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最好让杨辰忙得焦头烂额。他为了管理好封地,就必须要和国君保持一致,随时请求帮助,没工夫理会远远相隔的靖云伯的招揽了。
    而且范云城虽然乱,规模可不小,正好处于南北两国交界处的商道上,而且还有一处优良河港,主要负责内陆通行,顺流而上,甚至能直接到襄樊之地,油水很大。
    否则国君之前也不会将此城分封给王弟陈爽。
    再加上一个五原城,两城互为犄角,跨河相对,相当于表面上给了杨辰很大一块肥肉,至于他能不能吞下去,就看他的本事了。
    而且杨辰一旦护着范云城,就必然要清扫卫国的势力,卫国要人不成,反而相互发生冲突,就更有好戏看了。
    定下了这件事情后,国君还颇意犹未尽,想了想,急忙叫人进来询问,那批请愿的西军将士处理的怎么样了。
    虽然之前国君下诏,承诺不会追究此次风波中任何人的责任。
    但那是明面上,私底下,国君心里一直记恨着这次令他颜面大失的人。
    不是正好说要给这批闹事的西军封赏吗?干脆将他们和杨辰一块打发去范云城,让他们头疼去吧。
    但听完下面人的汇报,国君难以抑制失望之色。
    出乎意料,这几百名西军将士,足足闹了几天,在王宫外跪的几乎废掉双腿,差点连命都丢了。
    他们却明确表示,不会接受封赏,也不愿意离开西军去地方做驻军将官,只想继续做陆辰虹的部下。
    这倒是让国君颇感意外。
    “这群莽汉,脑子都是一根筋。”
    国君心里暗自咒骂了一句。
    一想到这批西军,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他们的主将陆辰虹。
    国君刚因为想出个好主意,挺不错的心情,立刻变得阴郁起来,满心不是滋味。
    就在前几天,国君还满脑子心心念念,惦记着陆辰虹那双爆炸美感的大长腿。
    可如今经过这么一闹,煮熟的鸭子彻底飞走了,陆辰虹永远不可能入宫当自己的后妃了。
    求而不得,令国君无比痛苦。
    但转过来想想,没有自己施加压力,和陆家闹僵的关系,应该也能缓和了。陆家老爷子也不会再把陆辰虹许配给庞烈舟。
    国君甚至恶趣味的想到,最好陆辰虹能够单身一辈子,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更何况小小的庞烈舟?
    这样陆辰虹一辈子不嫁人,既能在外面开疆拓土,保家卫国,自己还能以君主的名义,常常召她入宫来谈谈心,说不定还能发展出其他什么关系呢?这样的模式也不错。
    国君又开始想入非非,一个劲的搓手。
    至于那批兵谏的禁军,人数太多,国君暂时也记不过来,只打算等风头过去之后,再好好整顿一番。
    实际上,禁军突然发动兵谏,是谁都没有料到的,包括推波助澜的靖云伯。
    经过一天的调查,现在基本搞清楚,因为国君最近些天接连的昏招,禁军内部早就引起了不满的情绪。
    参与兵谏的,只是潘阳带领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其他将士只是被金开天强力压下来了,否则这次的风波会闹得更大。
    “算了算了。”
    国君痛苦的揉了揉脑袋,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一股困意逐渐袭来。
    同一时间,在国都当中,陆家临时宅邸中。
    一场风波终于平息,这里的人也松了口气。
    “爷爷,明天我能上朝了吧?”
    “嗯。”
    陆辰广询问,旁边躺在躺椅上的陆家老爷子轻轻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那既然国君都已经说,不再娶妹妹了,和庞家的婚事,也应该能推了吧。”
    陆辰广再次有几分兴奋的问道。
    可这次陆老爷子突然睁开眼,果断的摇头。
    “不行,庞家那小子勉强还可以,就让丫头嫁过去吧。”
    “啊?”
    陆辰广大惊,同时也满心不解。
    “为什么?已经没有国君那方面的压力了,妹妹嫁过去也不会幸福开心,这……”
    陆辰广没说完,就被老爷子打断。
    “糊涂!这次事情闹得那么大,你以为国君心里就没疙瘩吗?你以为君主之尊,就那么容易在私欲上放手吗?”
    陆辰广为之语竭。
    “我陆家还想当陈国的忠臣,就要主动将这个疙瘩剪断,扫了国君颜面就要给一个交代,丫头因为这次事情,不能不嫁。否则我们和国君之间的间隙只会越来越大。”
    说完,陆老爷子好像累了许多,摆摆手。
    “委屈丫头了,但是为了我陆家世代忠义之名,此事不要再议了,今晚就派人赶赴前线大营,让丫头回来准备婚事吧。”
    老爷子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陆辰广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至此,这场风波终于告一段落,虽然大家心中都各有计较,但嘴上全都必会提起这件事情。
    甚至第二天早朝,每个人都表现得如同往常一样,对此绝口不提。
    几天之后,前线的大营中,靖云伯丝毫没有因为国君的旨意而苦恼,反而正在热情的待客。
    “这次辛苦贵宗出力了,请回去代我多谢叶澜长老给这份薄面,以后魔云宗高徒但凡到天南来走动,都可到我润州,必定盛情款待。”
    “靖云伯言重了,能结识伯爷是这样的人物,我魔云宗也是求之不得,大家以后多多走动。”
    在靖云伯一侧,坐着的赫然是前几天才在国都出现过的,魔云宗使者。
    只不过他们在面对靖云伯时,表现得比面对国君还要尊敬,反倒没有多少嚣张气焰。
    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听出来,郭胜文判断的果然没错,这里面确实有靖云伯搞小动作。
    和魔云宗的使者陪了几声笑,靖云伯转头,望向另一边。
    那里坐着的,是卫国的使者。
    “请回去禀复夷陵伯,同样感谢那老家伙的配合,回头自有重谢,认识这么多年,客气话我也就不多说了。”
    那位卫国使者急忙站起来答应。
    听靖云伯的语气,显然和夷陵伯十分熟络。
    其实在这个节骨眼上,尤其是卫国刚刚背信弃义,坑惨了陈国,靖云伯和对方关系不清不楚,是很犯忌讳的,有点里通敌国的意思。
    但靖云伯就这么大大方方的会客,根本不把此当回事。
    又谈笑了一阵,然后双方使者起身告辞,表面上客客气气,内地里实际已经完成了条件交换。
    至于大梁的使者,已经直接回到了百寞军中。
    这么长时间,岳不仁一直在倾力调查郡主遇袭的事情,但外界并不知道进度,看样子也不急着理会其他。
    送走了客人后,靖云伯拿起桌上国君的一份旨意,来回瞅了瞅,不屑的笑了一声。
    这份旨意,当然是让靖云伯联系大梁王朝作为仲裁者,严查此次胡清风遇袭一事,怀疑是金水台伪装成盗匪。
    国君的本意,是让靖云伯和金水台扯皮去,但得到旨意后,靖云伯并没有感到任何为难,当即就联系了大梁王朝和金水台。
    甚至还不嫌麻烦的举行了一场三方都在场的对质。
    最后的结果出乎意料,无论是金水台,还是大梁王朝,都给出了足够的证据,证明那一天金水台的军兵全都能对上数,没有任何异常行动。
    大营中兵马未动,长宁城中的守军,更是少得可怜,不可能分出人手来伏击胡清风。
    这个结果出来后,从国都派来的使臣并不接受,坚持说要彻底查清楚。
    但百寞军派来的代表,直接脸色阴沉,说难道他们还信不过大梁王朝吗?再敢闹下去,大梁王朝就不管这摊子事了,之前会猎的结果作废!
    金水台那边一听就兴奋了,求之不得大梁王朝别管,双方重新开战。
    这么一来,国君的使臣也只好闭嘴了。
    将事情经过整理成书面材料,送往国都。
    靖云伯甚至都能想象到,国君看到这个结果时,是怎样一副精彩的表情。
    正好杨辰走进来,靖云伯还顺便让杨辰看了看这份结果,同时对国君又是一番嘲讽。
    现在靖云伯当着杨辰说的僭越之言越多,杨辰就和他绑得越紧,以后想要投靠国君都没门。
    顺着靖云伯的话称赞了一番,杨辰转身离开。
    此事没有结果,八成会不了了之。
    虽然靖云伯没有明确和杨辰说过,但凭着他这脑子,已经将这件事猜出了大概。
    如果没看错的话,自始至终,伏击胡清风的这批人,都和金水台没有关系,这一点上,金水台和大连王朝也没有说谎。
    这批人,根本就是靖云伯派去的!
    凭借靖云伯的能量,抽调出一些心腹人马执行秘密任务,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杨辰特意让杨忠留意过,发现这次风波后,靖云伯的亲兵队伍中,确实少了些人。如果不仔细查点,根本就发现不了。
    这就很恐怖了,说明靖云伯这家伙是十足的野心家,甚至根本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一切以利己为标准。
    当天如果不是胡清风,换成其他任何一名将官带队,都会遭遇此大败。
    靖云伯让自己的亲兵伪装成盗匪,在半路伏击胡清风,甚至不惜杀掉一些己方的将士,再故意引向金水台。
    之后一环环,也都是靖云伯策划好的,包括那批百姓。那是靖云伯特意令人引导一批难民,当晚撤出了村子,屯驻在那里。
    可怜这批受害的平民,根本不知道其中真正的始作俑者,被靖云伯一番作秀,现在还对他感恩戴德。
    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国君威望,甚至包括给自己要封地,也是为此目的服务的。
    对于靖云伯的这番布置,大梁王朝肯定知道,却懒得说出来。
    对于大梁王朝来说,陈国内斗成什么样,甚至直接兵变叛乱,换个君主,都跟他们没关系,只要每年进贡不少就行了。
    甚至大梁王朝还巴不得,全天下各大势力,都内斗混乱成一锅粥,省得再冒出下一个大周,搅得所有人不得安宁。
    而在靖云伯身上看不到底线,看不到是非标准,一切以自己的利益至上,甚至连陈国的军队子民都能出卖,这让杨辰本能的感到不安全。
    任何事情,都不能寄托在别人身上,将主动权抓在自己手中才是根本的,所以杨辰已经开始绕开靖云伯,做一些布置,白童就是他的作品之一。
    此次风波逐渐过去,也不能老是这么拖着,没有完全达到预想中的效果,靖云伯也有些失望,重新开始推进接收通远府。
    有百寞军坐镇,金水台也不敢有其他小动作,逐步退出。
    当然走的时候也不太平,只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又过了几天,国君的使者终于到了,而且这次是来专门对杨辰宣旨的。
    几乎整座陈国大营上下,都已经知道,杨辰会获得封地,成为一小方势力的消息了,很多好事者都提前赶来,好奇杨辰究竟会被分封到哪里。
    在他们的预测中,只有海州和润州最合适,甚至为了防止星月岛的渗透,为陈国拱卫海上边疆,八成会分给杨辰一座海港城池。那里无疑是靖云伯的势力范围。
    很多临海的小门派,之前已经抽机会和杨辰结识拉近了关系,想着以后多多来往,互相照顾。
    就在众人的期待和猜测中,国君使臣见到杨辰后,当众宣读了圣旨。
    “范云城,五原城!”
    这两个地方一出口,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
    怎么也没想到,杨辰会被分封去北边。
    范云城作乱的事情,军中多少也有耳闻,但了解的并不详细。
    但大家知道,范云城可是出了名的一块肥肉,经营好了,绝对是一块大油水。一般都是王族子弟,才有资格被封到这里,想不到这次国君不按套路出牌,而且是一口气给了两座城!
    转而考虑到现在陈国和卫国微妙的关系,杨辰被分到那里,未见得是好事。
    而那些临海小门派,这次傻眼了,亏大发了,这次又赌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