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法师诺曼 > 18自我领域和对立面
    嘭!嘭!
    还没等诺曼实验新的法术,书店的大门就被敲响了。
    冥想法第一阶段完成之后精神力感知范围扩大了一倍不止,在感知范围内出现的事物都能以动态影像的形式在诺曼眼中直播,他看到敲门的是一个陌生的斗篷男,具备能量,身体带有污染。
    越是修行下去,就越是能感觉到基础冥想法的强大,在第一阶段完成之后精神力能办到的事情更多,就比如现在他只是想一想,精神力就扩散到全身把自己和外界环境隔离开来,隐藏住所有气息。
    诺曼不想节外生枝,但门外的人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轰!
    书店大门爆碎,斗篷男强行进入书店,红色波动着的光照亮了黑暗,直勾勾的看着诺曼,好像疯子一样自言自语:“出来!出来!把东西给我!把它给我!”
    诺曼叹了口气,意识到了麻烦找上自己的原因。
    眼前斗篷男已经不是带着污染那么简单,兜帽下的脸上爬满了病变组织,根据诺曼的经验,所有人的变异面部都是最后的,也就是说斗篷男马上就要完全变异了。
    普通人完全变异的结果是死掉变成一滩灰,超凡学徒的变异大概是变成屠戮者?不,应该是污染体。
    刚刚在突破的时候,火焰吸收了周围不大范围内的能量,随后将其中带有污染的部分排除了意识海和身体,这不正常的一幕显然被斗篷男撞到了,对他现在的情况来说,纯净的能量,或者说是剥离污染的方法,足以让他不顾一切。
    “不幸啊。”诺曼跳脚躲过从脚底窜出的,带着血肉质感流淌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布满锋锐尖刺的锁链,再度叹了一口气。
    明明准备突破之前还去重新建立起来的光明会据点看了看,确认没有能够威胁到他的高级神祀在,怎么刚刚突破完就又冒出来了一个...
    均衡学派的人好不容易把目光稍稍转移开来...
    “给我!给我!”斗篷男咆哮起来,右手狠狠插进自己的心口,居然掏出一团岩浆一样的东西,接着他把岩浆塞进嘴里张嘴一吐,漫天火花火球火水飞溅。
    诺曼爆了句粗口,右脚狠狠踏向地面,整个人带着呼啸的风声朝前方冲去。
    你可以把我家大门打破,但是你不能在我家放火,店里都是书,着火就完蛋了。
    他现在的速度快的惊人,身体协调性和神经反应速度更是可怕,精神力铠甲浮现在体表,蛮横的用拳脚身体将火焰一个个击散。
    还不解恨,甲片里法术点燃的符文微微闪烁,一团金色的火直接在斗篷男的身上燃烧了起来。
    斗篷被烧掉,一个东西落在地上。
    男人的身体恶心的要命,他的身上居然长着花骨朵和已经开放的向阳花。
    男人的表情也很奇怪,似乎是痛病快乐着,他没反抗,而是颤抖着抚摸自己,有些花在燃烧过后凋零了。
    “你果然有,给我!给我!”
    话音刚落,所有的花朵同一时间开放,花心凝聚让人不舒服的能量,赤红色中带有紫绿色纹路的花籽子弹一样扫射过来。
    说实话,诺曼这几个月见过的超凡者已经不少了,除了即使到现在他也知道自己无法抵抗的红蓝之外,其他学徒的手段乏善可陈,反而是这个快死的家伙让他有点惊。
    然而看似强横的法术却丝毫没有奏效。
    火焰子弹在逼近诺曼身前五十厘米的位置时就失去了全部作用,空间中溅起淡淡的涟漪,污染的能量被排斥,纯净的能量在涟漪上回荡几圈之后消失不见。
    这就是诺曼突破之后得到的法术:力场系——自我领域。
    法术描述非常简单,只有一句话,在领域范围内重塑规则。
    斗篷男基于摩尔星污染规则释放的法术,在触碰到自我领域的一刻规则被重新塑造,维持法术成立的污染符文失去了来自规则的加持,被驱散成单纯的能量,而这股能量的质量无法突破领域的防护,所以法术失去了效力。
    看似没有攻击能力,可实际上在战斗当中足以将诺曼置于不败之地,除非能量总质量足以碾压过诺曼,或者是自身规则健全到自我领域无法解析重塑,否则所有依靠污染规则支撑的法术都对诺曼无效。
    每一朵向阳花在喷射所有的花籽之后都会凋零,紧接着会有第二多花盛开,可这种开放不是没有条件的,它们像是生长在斗篷男身体和灵魂上的蛀虫,贪婪的汲取他的生命力。
    越强,死的就越快。
    斗篷男癫狂了,嘴里不住的念着给我给我,一步步踉踉跄跄的向诺曼走来,花开花又落,身体苍老到佝偻,只有变异组织依然在张牙舞爪。
    诺曼一动都没动,他知道当斗篷男走到他面前时,就是他的死期。
    果然,就在诺曼面前,斗篷男彻底失去了生命力,病变组织在同一时间疯狂生长,他的尸体上出现了恐怖的变异。
    一朵紫绿色的植物茎从脖颈上长出,一朵长着人脸的向阳花一口吞掉了他原本的脑袋,花籽鳞片一样蠕动,露出下面无数根细密的肉芽。
    根向身体下蔓延,根须把血肉吞噬一空,然后生长出叶片和枝桠取代了骨骼肌肉,接着果实出现,最后根扎在了一颗能量核心上。
    诺曼记得它,太阳图腾。
    这场变异从出现到结束只用了短短五秒钟时间,空气当中弥漫着恶臭的花香,这多尸骨花张开血盆大口朝诺曼咬来。
    咬在了自我领域的壁障上。
    然后用比变异时更快的速度,瞬间凋零。
    诺曼始终一动不动,冷眼旁观着这一幕。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根本就不会有事,哪怕没有自我领域,仅仅凭借着身体突破之后,那股淡红色血气带来的超人一样的身体力量,他就能把斗篷男乃至尸骨花都手撕成碎片。
    他心里想的是另一回事。
    自我领域的出现,的确让他变强了不止一倍,可似乎还会带来更恐怖的麻烦。
    如果,仅仅是如果。
    如果新时代的超凡者依托的都是污染之后的规则,突破晋升需要的都是屠戮者的核心,那么,现在的诺曼是否自动走上了他们的对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