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法师诺曼 > 19日记和身份
    新历1092年2月2日。
    我通过均衡学派的选拔了...我要成为超凡者了...
    新历1092年3月7日。
    想要成为超凡者,就要先把自己变成怪物?为什么会这样呢?
    新历1092年7月28日。
    一个叫汉考克的学长不小心打翻了摩根老师实验室里的一根试管,他的眼睛里长出了一张嘴,一点点吃掉了他。
    我很害怕...
    “先生,”盖在书店外小心翼翼的说,“您的门?”
    诺曼头也不抬平静的说:“被一个强盗打坏了,你去找人修一下,然后找供货商补充一部分书籍。”
    盖连忙点头,他和诺曼接触的时间不短了,已经习惯了诺曼说话做事的风格,话很少也比较冷漠,但其实脾气很好,只要用心做事就不会受到苛责。
    无论是修理大门还是找供货商对盖来说都是很简单的事情,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以后,不久就有一个施工队来到了书店,叮叮当当的修理大门。
    诺曼一点也不为所动,任何噪音都影响不了他,他手里来自斗篷男的日记本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新历1093年3月31日。
    一年的基础学习结束,同一批次的学员从明天开始接受能量器官移植,听说我们这一批学员要接受的器官是由炎之屠戮者的分裂核心培育出的烈阳之心,如果顺利的话,我会在今后几天成为学徒,不顺利的话...
    我会死。
    能量器官...诺曼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一直以来的疑问终于得到了答案。
    也许现代的修行方法和古代修行法的差别就在这上面,污染降临以后,摩尔星原本的智慧生命失去了直接吸收外界能量的资格,必须依靠从污染体,变异兽,乃至屠戮者身上摘取下的吸能器官进行修行。
    果然...光明会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均衡学派提供能量器官。
    诺曼继续翻阅日记。
    新历1093年4月4日。
    每天都在死人。
    细胞的排异反应,污染能量对生命本质的冲击,基因病的连锁爆发,甚至是疯狂之后的自杀...
    明天就要轮到我了...
    新历1093年4月15日。
    整整十天!
    我扛过了排异反应,扛过了能量冲击,我成功了!
    新历1093年4月20日。
    我成为摩根老师的正式弟子,老师教给了我均衡冥想法...
    冥想法!
    诺曼对这三个字十分在意,可是斗篷男没在日记上记录这套冥想法的内容,这让诺曼感觉很遗憾。
    新历1093年12月19日。
    我很难受。
    烈阳之心的生长速度太快了,我觉得我时刻都有变异的可能。
    我的耳边脑海当中时常能听到诡异的声音,老师说那是屠戮者意念的延伸。
    我的冥想法还没有入门。
    新历1094年1月5日。
    冥想法终于入门。
    精神力觉醒,意识海开辟,灵魂有了居所,老师说当我受不了那些声音的时候就将意识沉入意识海当中。
    但是不能太久,身体失去意识的时间越长,变异的可能性就越大。
    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新历1094年1月21日。
    我的朋友奥德赛死了,他的心脏开出一朵向阳花,老师亲手杀死了他。
    我很害怕,这似乎就是我的未来...
    我不想死,可是冥想法的进展很慢。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天才?
    新历1094年2月1日。
    两年过去了,我学会了第一个法术。
    不过老师说不要太在意法术,新时代里法术的威力远远不如天赋,想要变得更强,就要挖掘能量器官的能力。
    老师说当我完全融合烈阳之心,驱逐其中来自屠戮者的意念延伸之后,将会获得第一个天赋。
    可是我好累,我想睡觉,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诺曼盯着这一页很久,他知道法术,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天赋。现在看来天赋似乎来自能量器官,换句话说,天赋来自屠戮者和变异兽?
    新时代的修行到底是什么?把自己变成一个有自我思维意识的屠戮者吗?
    不,屠戮者同样有完整的心智和高绝的智慧,应该说是成为一个有人类意识的屠戮者?
    可是两者之间怎么界定,怎么区分呢?
    新历1097年8月8日。
    冥想法的进展始终很慢,完全跟不上烈阳之心生长的速度,我的身体已经烂了。
    那些声音始终回荡在我的耳边,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
    同学们已经开始吃人,我也要忍不住了。
    吃人...
    诺曼两手一紧,随即反应过来这两个字应该不是字面意思,或许是吞噬人类的生命力和灵魂来供养自己,减缓变异速度。
    光明会的晨曦祷告做的就是这件事,日记里的吃人大概是把自己放在图腾的位置上吸收那些生命力和灵魂之力。
    可是这同样让人无法接受。
    诺曼再次想起得到水滴的那天,红影所说的话。
    新历1097年9月10日。
    我变成了我曾经痛恨的样子。
    新历1099年6月24日。
    我想到了一个词语,饮鸩止渴,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这样。
    冥想法始终无法突破,我看不到超凡壁垒。
    老师已经放弃了我。
    外界的生命力对我的帮助微乎其微。
    这一次,我也许真的要死了。
    新历1100年3月13日。
    这是我被下放到光明会,为学派培养烈阳之心第四个月,我克扣生命力与魂力的手脚被学派一级执法者伊斯坦·布泽尔发现。
    新历1100年5月19日。
    守墓人组织,一级战职者西恩·坎特偷袭并吃掉了其余两个同组织施法者,被二级施法者罗尔·阿尔德里奇杀死在十一号垃圾场。
    他背叛的原因是真正超凡者体内诞生出的抵抗物质,可以有效减缓变异速度!
    可是我怎么才能杀死一个正式等级的超凡者呢?
    诺曼两手青筋暴起,日记本的纸张被他捏的吱吱作响。
    五月十九日,十一号垃圾场,这两个信息明确的告诉他,当时自己遇到的就是这两个人,而那个把自己当做蝼蚁一样随手碾死的蓝影,就是罗尔·阿尔德里奇。
    几个月以来一直被他深深压在心底的报仇的念头重新浮现,并且更加强烈。
    守墓人组织,二级施法者...
    诺曼连续几次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知道对方的身份是一件好事,但是贸然去报仇绝对是自寻死路,接触超凡世界之后,他很清楚现在的自己绝对不是罗尔·阿尔德里奇的对手,即使自我领域克制现行体系也是一样,单纯的能量碾压就足以杀死自己。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