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法师诺曼 > 29请求
    诺曼正在猜辛西娅·里弗斯找上自己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聚会上听说她的祖父和父亲都失踪了,根据安德鲁·贝弗利的话可以得出两人都是被守墓人干掉的。
    找自己帮忙报仇?
    不可能,辛西娅·里弗斯不会这么蠢,自己也根本不可能答应,那是一个超凡组织,组织里不可能只有罗尔·阿尔德里奇一个二级施法者。
    让自己做保镖?或者是雇佣盖做保镖?
    应该也不会,自己的实力她之前哪怕现在都不知道,盖的话她可以直接下委托,况且有盖那两下子的人地下世界多得很。
    所以,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诺曼先生,请您帮帮我,帮我融合能量器官。”
    辛西娅·里弗斯突然站起来对着诺曼深深鞠躬,连春光乍现都不管不顾。作为一个大商人的孙女,掌舵家族企业已经好几年的女强人,对于谈判的手段她不知道有多精通,但是在这里,在诺曼面前,她抛弃了一切套路。
    果然...
    “你有什么?你能付出什么?”
    诺曼也懒得在掩饰,两人可以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合作也不是不可以,况且诺曼现在研究欲爆棚,的确很缺少试验品。
    辛西娅·里弗斯惊喜的直起身子:“屠戮者魅惑女妖的分裂核心;我愿意为此支付一百晶币,甚至是我自己。”
    诺曼对她没有一点兴趣,不过一百晶币的确很有诱惑力。
    摩尔星的货币体系不再赘述,晶币就是金币之上价值更高的货币,于金币的兑率是一比一千,它由能量石加工而来,超凡组织和摩尔联邦用目前最先进的技术使每一枚晶币当中纯净能量和污染能量的数值达到固态平衡。
    在这个平衡值当中,对立的能量相互制约从而全部无法自动激发,即使是没有修行过的普通人接触,也不会造成基因崩溃。
    一百晶币,也就是十万金币,这个价格不可谓不高了,而且更关键的是,一段时间之后如果潮汐降临,金银铜三种货币的价值形同虚设,唯有晶币才能依然坚挺。
    报出这个价码,辛西娅·里弗斯也很心痛,里弗斯家族的产业现金流虽然充足,但是在购入能量器官之后再一次性拿出一百晶币依然有资金链崩溃的危险,不过想到家族旁系对产业虎视眈眈的丑恶嘴脸,想到父祖二人莫名失踪,她还是狠下心报了出来。
    “可以,我还要你的冥想法。还有,我不保证手术一定会成功,你可以选择先提供一些试验品给我。”
    辛西娅·里弗斯松了口气,灿烂的笑容重新挂在了脸上:“当然,无论是冥想法试验品还是手术地点仪器,我都可以提供,我已经做好了哪怕失败的准备。”
    “那么,准备好之后通知我。对了,魅惑女妖的能量器官是什么?”
    “是...”
    ——
    “先生,非常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我被跟踪了。”晚上,盖忐忑不安的来到书店,他知道自己闯祸了。
    “先生,要不然我去干掉那个女人!”盖越想越觉得让诺曼消气的方法就是从源头上更正错误,于是腾的一下站起来向外走去。
    “坐下。”诺曼伸出手指向下一点,盖就不由自主的坐在了椅子上。
    法师之手是诺曼觉得十分有趣的一个法术,与他实质化的精神力结合起来简直是天作之合。
    盖骇然低头坐好,只是几天没见而已,诺曼的实力又刷新了他的认知。
    诺曼的脸色的确不太好看,但不是因为盖惹来的麻烦,而是因为需要移植的能量器官实在是太...
    他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对盖问道:“历史尘埃有没有什么动静?”
    盖微微一愣,他还不知道诺曼干掉了安德鲁·贝弗利的事情,带着点疑惑的说道:“历史尘埃这种边缘组织...哦对了,听说不久前中城区的负责人贝弗利爵士死了,上城区派人接受了中城区的事务,其他没有什么动静。”
    诺曼把当时安德鲁·贝弗利手上的名单递给盖:“注意下这份名单上的人,记录他们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死亡方式,每一阶段汇总一次。”
    盖接过名单,一眼就扫到了哈里斯·诺曼这个名字,震惊:“先生,这...”
    “安德鲁·贝弗利是我干掉的,这份名单应该还有没有递到守墓人手上,总之,注意吧。”
    盖凝重的点了点头,历史尘埃的确不算什么,但是作为一个保护动物,它在各个组织上都是有一定人脉的,如果真的追查起来难保不会有什么麻烦,更何况还直接牵扯到守墓人。
    成为学徒进入地下世界很久了,盖十分清楚守墓人这个组织有多臭名昭著。
    诺曼最后吩咐道:“查查里弗斯家最近遇到什么问题了。”
    ——
    离开书店之后,辛西娅·里弗斯就高贵无法亲近。
    停在街区外的车队排成了长龙,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表情冷肃,躬身为辛西娅·里弗斯打开车门。
    直到上车以后,她才放松了表情重重叹了口气,开车的是她的侍女,最忠心的手下,在她面前辛西娅·里弗斯不用掩饰自己。
    “小姐,他同意了吗?”侍女发动汽车,一边问道。
    “嗯,比我想象的要好说话,要求也不过分。”
    “可是小姐,你真的要一个男人来帮你手术吗?而且,万一他是骗子呢?”侍女很担心。
    “骗子?不会。假面之火之前濒临彻底异变,在进入这片街区之后就回复了正常,他一定有抑制污染能量和基因变异的手段。
    况且我没有其他选择了,没有任何一个组织会为了我和守墓人结怨,我只能选择相信他。”
    侍女闷闷的说道:“小姐,我愿意做第一个试验品,如果手术失败,请您帮我报仇。”
    辛西娅·里弗斯笑着摇了摇头:“你?还是算了吧。回去之后你亲自把冥想法和五十晶币交给他,记住,不要说多余的话也不要做多余的事。”
    她当然不会让自己的侍女做试验品,能量器官融合之后再剥离的结果就是原主死亡,她对侍女还是有感情的,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她都会很苦恼。
    所以试验品还是找一些不相干的人比较好,辛西娅·里弗斯觉得自己家旁系女性和男性的妻子就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