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法师诺曼 > 37看不见的诺曼
    守墓人学徒身子不动,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直面诺曼。
    四目相对之下,学徒的眼中出现一道道螺旋图案,迸发出五彩斑斓的黑。
    与此同时,学徒的身体也扭曲起来,诺曼形容不太好这种景象,勉强找一个相似的,就是齿轮。
    学徒的身体像齿轮一样旋转着。
    一个又一个人类的魂魄在齿轮缝隙间蜿蜒而出,面目扭曲,满是痛苦,它们不会说话也没有眼睛,可是极度的怨恨就这样清晰展露出来。
    诺曼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剩余的精神力不多了,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彻底杀死守墓人学徒。
    血红色的雾气浓度再次提升,已经有了液化的特征,诺曼已经无法维持法术修改容貌,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回复了自己原本的容貌。
    接连几拳轰向守墓人学徒,学徒一动不动,那些魂魄却准确的拦截在诺曼的拳头之前,代价是魂飞魄散。
    “你不行了。”
    “跟我走吧。”
    “加入我们。”
    “成为我们。”
    守墓人学徒突然开口劝说诺曼,诺曼不仅没有听他的,攻势反而更加猛烈了。
    漂浮着的完整模型还剩下十几个,即使这些都消耗完了还有灵魂上的那一个没有动用,最后一个自带的精神力几乎相当于漂浮着的总量的十分之一,这些时间已经足够了。
    守墓人学徒之前没有说话,突然开口就显得很可疑,诺曼知道自己还行,但是这个学徒显然快不行了。
    他身体里已经不再爬出新的灵魂了。
    嘭。
    当第一声拳头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凝聚成面的自我领域通过拳头直接轰进了守墓人学徒的身体里,诺曼不知道他的能量器官是什么,但是这不重要。
    守墓人学徒的血肉在自我领域之下面包屑一样掉落一地,转眼间就成为一具白骨骷髅。
    白骨之内还生长着四具小臂长短的白骨,他们扭曲缠绕在学徒的骨骼上,好像是在贪婪的汲取养分。
    很快,学徒的骨骼寸寸碎裂风化消失,只剩下四具诡异的骨骼掉落在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像诺曼爬来。
    诺曼没有时间去看战利品到底是什么,法师之手张开一把抄起盖,法术点燃让书店成为一片火海,接着就向外奔去。
    四具骸骨诺曼没有动,只是用自我领域狠狠压制了一下,直接让它们失去了所有活性,变成普通的骷髅。
    守墓人学徒死亡之后肉墙消失,书店已经被彻底摧毁,远处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不止如此,在精神感知当中诺曼发现范围内已经不存在一个活物了。
    守墓人组织的疯子为了猎杀诺曼清空了周围所有的人。
    书店是真的不能待了,斗篷男是均衡学派的弃子,死了也就死了,但是这个守墓人学徒可不一样,强的可怕,诺曼猜测四个怪物就是四个天赋,再加上最后的魂魄,说他没有触及超凡壁垒诺曼都不相信。
    这样的角色死在书店,守墓人组织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
    就在诺曼离开之后不到十分钟,书店周围就布满了人影。
    联邦警方出动了在中城区的所有警力,将整个街区全部封锁,里面的人不允许出去,外面的人,哪怕是记者也全部被拒绝入内。
    联邦警方负责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看着熊熊燃烧的书店恼怒的冷哼,书店周围瞬间卷起邪风,火焰在风中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挺过就彻底熄灭。
    唯一还留存的就是四具骸骨,这时已经漂浮在负责人身前。
    身后的警员知道自己长官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顿时拿出十二分的小心,一路小跑的抢先进入现场,拿出一个类似水晶球的东西轻轻一点,书店里发生的事情顿时开始重现。
    这是摩尔联邦制造的功能型魔导器影像重现球,理论上在纯净环境下可以还原十二小时之内发生的一切,但现场污染能量越多,这个时间就越短。
    现在在书店里,它只能做到还原十分钟之内的影像。
    刚好从守墓人学徒出现的时候开始。
    可是画面刚刚开始,负责人就切断了影像,命令手下离开书店。
    烈阳之心代表着均衡学派的下级组织,他们没有胆子制造影响这样恶劣的案件,复苏骸骨代表守墓人组织,那是一群疯子,但这一次的事情太大,疯子也要付出代价。
    真正让他惊疑不定的是,画面中只有守墓人学徒不断施法和最终死亡的记录,他的对手却是一片空气!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是,即使守墓人都是疯子,也不可能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地方自杀。
    可是谁能躲过影像重现球的记录?
    负责人自己就是一级施法者,他知道自己做不到,比自己强的人也许可以,但是那种大人物杀死一个学徒还需要费这么大的功夫?
    他脸上阴晴不定,随即收起了影像重现球,在现场再加了点污染能量,这件事情透着诡异,他需要再次上报,在此之前这份资料不能流传出去。
    这时,负责人身后的地面隆起成为一个坟墓的形状,坟墓打开之后一个前身缠绕着带着血污的白色绷带的怪人直挺挺的站起身来,嘶哑中透着毁灭般疯狂的声音响起:“谁杀了我们的人,把复苏骸骨,给我。”
    负责人脸色瞬间变得凶狠,十数个小型旋风围绕他的身体盘旋,书店燃烧之后的灰烬冲天而起,他冷冷的问道:“艾哈穆德·阿利亚,注意你的言辞,你没有资格命令我。”
    接着他又对着怪人背后说道:“均衡学派只派了一个学徒来应付我?你们是在羞辱我吗?”
    伊斯坦·布泽尔对着负责人行了一礼,脸上始终是无可挑剔的标准笑容:“十分抱歉,斯科特局长,我只是就近赶来,具体事宜会有...”
    话音未落,守墓人的疯子已经不耐烦了,身上的绷带飘起扎进虚空当中,出口直奔四具骸骨骷髅:“把复苏骸骨,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