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法师诺曼 > 38主动入场
    名字叫斯科特的警方负责人嘴上说的硬气,但实际上真正面对守墓人组织的疯子时心里却忌惮的很。
    眼见艾哈穆德·阿利亚动手,他也就只是眼睁睁看着他卷走了四具复苏骸骨,直到绷带回到他身上时候才开口说道:“艾哈穆德·阿利亚,你们守墓人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艾哈穆德·阿利亚理都没理他,骸骨倒手的一刻绷带四处飞舞,眼看就是无差别攻击。
    斯科特怒骂一句脏话,身边环绕着的旋风飞出艰难的阻挡漫天绷带,他不能任由这个疯子杀死自己的手下。
    两人的实力差距一目了然,斯科特用尽全力才能堪堪阻挡艾哈穆德·阿利亚随意的攻击。
    伊斯坦·布泽尔暴退,身上接连亮起数道光芒阻挡绷带,脸上一贯的笑容也无法保持,他也是第一次接触到守墓人组织里部成员,没想到真的这么肆无忌惮。
    “骸骨骷髅,坏了!”
    “谁做的!”
    “谁杀了奥塔利!”
    ——
    “先生,对不起,给您惹麻烦了。”
    下城区一处不起眼的院子里,盖低着头嗫嚅的对诺曼说道。
    他觉得伊斯坦·布泽尔,守墓人学徒,书店被毁都是他惹来的麻烦,心里的愧疚压过了身体内外的痛苦。
    “先生,要不然我自己走吧。”
    诺曼正在对着镜子给自己捏脸,这事件很麻烦的事情,帅惯了之后他不想随便凑合,闻言头都没回就怼了过去:“把嘴闭上,安心摆弄你那个心脏。”
    盖这次伤到了根源,烈阳之心退化到了新生的程度,不仅超凡壁垒看不见了,就连好不容易觉醒的不怎么样的天赋都消失了。
    不过这是无所谓的事情,有诺曼在,烈阳之心很快就会恢复原样。
    给自己捏出一个三十多岁儒雅的长相之后,诺曼满意的点了点头,瞥了一眼还在愧疚个不停的盖,找出屋里的纸笔写写画画一阵子之后扔给了他。
    盖看着纸上鬼画符一样的东西一脸懵,他之前大字都不识几个,跟着诺曼这段时间里虽然认得了字,但纸上的内容对他来说还是太复杂了。
    “《对现代冥想法改造第一版》?这是...”
    “冥想法,和现行的不同,修行之后不一定会怎么样。”
    诺曼也不隐瞒他,这份名字随意的冥想法就是从辛西娅·里弗斯那里得到之后初步改造的产物,具体修行方法不赘述,与现行的不同之处就是在开辟意识海之后,能在其中汇聚出身体的投影。
    类似于诺曼做手术时自己扫描别人得出的那种投影。
    开始时投影比较大块化,但随着修行的进行,投影会越来越细致,预想当中最终可以深入到细胞层面。
    说起来,也就比现行的全靠感觉的冥想法多出这一个功能,诺曼原本想扔给辛西娅·里弗斯去练,然后自己收集数据,可是想来她也不会同意,于是就给了盖。
    倒不是诺曼信不过盖,或者说有好东西不想着盖,实在是他的脑子太不聪明了。
    不过盖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听话。
    他是无条件信任诺曼的,拿到冥想法之后立刻一个字一个图的扣了起来。
    诺曼告诉他有什么问题就记下来一起告诉自己之后,独自一人离开了小院。
    以现在诺曼的能力,中下城区之间的门禁已经无法阻拦他了,随意用法术蒙蔽了守卫的感知之后,就堂而皇之的回到了中城区。
    距离守墓人学徒袭击书店造下惨案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
    联邦政府大怒之下开始了全城范围内对违法组织的清理活动,哪怕潮汐将至,联邦政府也无法允许超凡组织如此无法无天,作为整个摩尔星最大的超凡组织和名义上的统治者,他们需要维护自己的脸面。
    大量罪犯和邪恶组织被肃清,使中城区治安好了许多倍,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好像重新恢复了繁荣一样。
    诺曼是来找辛西娅·里弗斯的,单打独斗实在太慢,他需要大量的资源支撑冥想法的快速进步,里弗斯家族掌握的几个矿场就是他首要的目标。
    如果控制比尔·沙曼的计划能成功,他想要帮助辛西娅·里弗斯掌控中城区历史尘埃成员的产业。
    守墓人组织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诺曼觉得自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提升实力。
    ——
    里弗斯府邸当中。
    辛西娅·里弗斯在得知书店的事情之后几乎已经绝望了,她调动自己所有的情报网,也只是知道守墓人死掉的学徒身份极高实力极强,再加上诺曼失踪几天,她已经认为诺曼被守墓人杀掉了。
    “辛西娅,考虑的怎么样了?”比尔·沙曼悠哉悠哉的在辛西娅·里弗斯的办公室里闲逛,他已经认为这个女人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辛西娅·里弗斯脸上能刮下一层霜来,比尔·沙曼的嘴脸让她心中的怒火高涨,刚刚居然还想占自己的便宜,要不是心里还留有一点点希望,她连殊死一搏的心思都有了。
    “沙曼先生...”
    比尔·沙曼走到辛西娅·里弗斯面前,一屁股坐在了她的椅子把手上,伸手就要挑起她的下巴,嘴上轻佻的说着:“辛西娅,叫我比尔就好...”
    辛西娅·里弗斯一巴掌扇开了比尔·沙曼的手,豁然站起:“比尔·沙曼,放尊重一点。”
    比尔·沙曼丝毫不怒,轻轻的揉着自己的手,说道:“辛西娅,这一次我可以不怪你,但是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今晚如果我看不到你,里弗斯家族就会消失,而你,呵呵。”
    比尔·沙曼用手指点了点辛西娅·里弗斯,冷笑一声径直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就在她瘫坐在椅子上满心绝望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了。
    辛西娅·里弗斯再也无法忍受,能量轰然爆发,空气当中充斥着魅惑的气息,阵阵若有若无的撩人歌声荡漾在耳边,天赋不可侵犯激发到极致,就连能量器官的暴动都不管不顾,她准备拼尽一切,如果失败就自杀。
    可没想到却听见了陌生的声音:“这就是比尔·沙曼?太弱了。还有,你的侍女背叛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