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仗剑问仙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暗流涌动各有对策
    离火这个名字搭配上炎炎夏,总让人觉得有一种灼感扑面而来。
    在没有上山之前,女婢细柳也是这般想着,忧心着自己还算得上水润的容颜会不会被炙烤得皱巴巴的,就此枯萎。
    来自寻常市井的她,哪里能够料想到那些仙家手段。
    离火门不大的山门内,大阵之中,一年四季皆是清爽宜人,就如掌门夫人一般,风拂面,令人愉悦自然!
    想到这里,她远远地望着前方并肩前行的两人,打心底里开心地笑着,能跟着他们,真好。
    “每天都那么辛苦练剑干啥,好好歇着,空了就练练,别累着。”
    依旧是一红衣的时圣已经长得比余芝高上半头,牵起余芝的手,神色心疼。
    衬着晨光里的烂漫山花,余芝愈发明艳动人,她心里轻叹,我不还是想尽量能多帮着你一点嘛,面上却笑着嗯了一声,“知道啦!”
    时圣宠溺地屈起手指,刮了刮余芝小巧精致的鼻尖,继续前行。
    余芝的心中满是忧虑,自家夫君是天纵之才不假,经历了之前的一番起落,如今的心手腕也是上上之选,可云落又何曾差了!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形象,一个着剑宗弟子服,纵使惊变突生,亦不慌不乱,不卑不亢,星河一剑击败了自己的夫君;一个一袭青衫,头戴斗笠,神兵天降,一剑救郑家于危难。
    两个影在脑海里交织旋转,化作一个沉甸甸的名字,云落。
    听夫君说,在祝融峰顶的秘境之中,他和寻真观的高徒齐紫衣二人联手,都未能将云落留下,这样的况如何能不让余芝暗自心焦。
    登临高处,人中便总会不自觉地生出些坦dang)和豪。
    时圣牵着余芝一起并肩站着,举目远眺,放眼河山大好,壮志满怀。
    余芝轻轻开口,“你打算将掌门之位重新交给耿烈?”
    “嗯。”
    “那接下来呢?我们要去哪儿?”
    不是你要去哪儿,而是我们要去哪儿,自然而然,理所当然。
    时圣转面对着余芝,双手握住她的柔荑,“丹鼎洞,争取在三年内,成为丹鼎洞的洞主,天下五宗之一的掌门人。”
    不等余芝回答,他继续道:“但那也不是我追求的终点,离火门也好,丹鼎洞也罢,都只是跳板而已,我的目标,是要成为整个天下最强之人,开天门,入天庭,在那儿继续开始我的征程!”
    余芝默默看着眼前这张神采飞扬的脸,忽然一把搂住他,靠在他的膛。
    知道你要去太阳的方向,我仍然愿意做你背后的星光。
    即使那个时候,或许不会有我。
    时圣微微错愕之后,便笑着双手搂住余芝的背。
    相拥的二人,看上去,美好而宁
    静,有种现世安稳的味道。
    忽然,时圣的神色一动,一个声音响起在心湖之上。
    “云落已经应战,十八天之后,巴丘城中。”
    时圣的心声都有些颤抖,“好!我还以为他不敢应战呢!多谢师父。”
    “你很开心?”
    “是的师父,终于可以一解当年旧恨,同时也为师父大计添砖加瓦。”
    时圣老实回答道,在师父面前,自己从不藏掖什么。
    “那我就得说声抱歉了,十五天之后,你昭告天下,因为你体抱恙,这一战延后。”
    苍老的声音说着抱歉,却听不出任何的绪来。
    时圣顿时浑一僵,敏锐的余芝感觉到了异样,抬头看去。
    时圣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嗯?”
    苍老的声音明显听得出不悦。
    “记住了,十五天之后,不能早,也不能晚!”
    冥冥之中的牵连被掐断,时圣神色落寞而沉寂。
    余芝轻轻支起子,抚着他的面颊,“怎么了?是师父那边传话过来了?”
    她是知道四圣的存在的,时圣在请示了师父之后,并没有瞒着她。
    时圣挤出一丝极其勉强的微笑,“嗯,没事。”
    他挥手将远远候在一旁的细柳招过来,笑着跟余芝道:“你先回去吧,我想静静。”
    余芝言又止,转离去。
    视线中,旭东升,时圣静静地看着手中的一个玉玦,那是他和师父随时联系的媒介,沉默良久。
    -------------------------------------------
    石鼓山顶,同样一片沉默。
    大和尚苦莲带着小和尚多罗,站在寻真观老观主张曼青和石鼓书院首任山主李宽的对面,看见对面二位的沉默,双手合十,微笑问道:“有何问题?”
    张曼青狐疑地看着苦莲,我要说不行,你一个天榜第八能转就走吗?
    李宽倒没什么意见,只是对于苦莲和尚说的在此建寺的念头有些不解而已,天地广袤,为何非要在这石鼓山上三家打挤?
    只是他本也是后来者,老观主不说啥,他自然也没话说。
    张曼青叹了口气,“苦莲大师想必连地方都已经选好了吧?”
    苦莲微笑道:“张观主慧眼。择于山腰处,面朝诸峰,背倚山体,风水尤佳。”
    他又看着李宽,“若书院学子上下山时,亦可在此停留歇脚,用点斋饭茶水。”
    得!什么都被你想完了,找我俩商量不就是走个过场嘛。
    张曼青腹诽几句,只好答应下来,李宽也随之附议。
    客几句之后,苦莲带着多罗离去。
    多罗小声问道:“师父,我怎么感觉人家不不愿的啊?”
    苦莲一脸正气,“你看错了。”
    多罗又问,“我们地方都选好了再跟人家说,是不是不大好啊?”
    苦莲微笑合十,“他们都是好人,不会计较这些小事的。”
    多罗赶紧跟着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又问,“若是他们知道我们连工匠都已经请好了,总会不开心吧?”
    苦莲笑着看着自己这位弟子,“闭嘴!”
    就这样,一座誉满天下的佛教名寺“大孚灵岩寺”落成于石鼓山腰。
    与寻真观、石鼓书院一起,成就了衡阳城、石鼓山,在这座天下未来的长久盛名。
    ----------------------------------------------
    在小多罗被师父勒令闭嘴的同时,符临正被李子的聒噪折磨得有些崩溃。
    “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你不是说带我去找我师父嘛,怎么跑这儿来了啊!”
    “我师父就在这儿?这么可能!他那个贪图享乐的懒惰子,跑这个穷山恶水来干嘛!”
    “你不会是诓我的吧,是不是想要找个荒山野岭将小爷收拾了?”
    符临一个头两个大,想着把这货抓起来抽一顿吧,这已经过了巴丘城要走进云梦大泽了,李掌教随时可能出现,被他看着还是不大合适,不收拾吧,自己难受啊!
    他只好郁闷道:“荒山野岭?锦城周边难道没有荒山野岭吗?”
    李子吓得直跳,“好哇!你果然是要把小爷收拾了!”
    说完撒腿就要跑开,符临实在无奈,只好如当初一般,将其制住,夹在腋下。
    刚走出几步,道旁忽然出现了一个形高大的老人。
    符临将李子放在地上,拍开制,恭谨道:“符临见过先生。”
    为了某些万一的可能,他并没有以掌教之名称之。
    李稚川还未开口,李子就一个蹦跳蹿上老人的体,搂住师父,声泪俱下,“师父啊师父,李子可想死你了啊!”
    一边说着,一边顺道将鼻涕眼泪不着痕迹地擦在老人的衣服上。
    虽然不如之前道袍那般柔软舒适,但好歹也是件质地不错的衣服,没有擦得小爷鼻子眼睛不舒服。
    李稚川将李子扯下来,“好了好了,师父知道了。”
    “你知道啥啊知道!你不知道我这么多天过的是什么痛苦子,一路奔波,到了锦城还要被他们欺负、甚至软,一个个凶巴巴的,欺负我没人庇护没个靠山,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符临,“就是他,他欺负得最厉害了!”
    符临心中苦笑,李掌教怎么教出这么个惫懒孩子来。
    李稚川伸手按在李子的头上,“好了,再胡言乱语我就要生气了。”
    李子这才默默住了口。
    李稚川笑着跟符临点点头,示意荀郁让李子带来的消息自己已经收到了。
    然后说道:“符先生,走吧,咱们进去说。”
    悄悄进了如今李稚川暂居的洞府,他先挥手让李子睡下,然后跟符临开始商量。
    符临先是以心声跟李稚川说了些查漏补缺的细节。
    李稚川点点头,戏谑道:“虽然这事儿你那位师弟来可能更好,不过你这脑子也够用了。”
    符临微微一窘,自己自然是比不得周师弟那般算无遗策,只能多想想了。
    “名字想好了吗?”李稚川问道。
    “就叫林富吧。”
    问天境野修林富,带着一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突兀地趟入了云梦大泽的这摊浑水之中。
    在被李某和蒋苍极力拉拢之后,统合派实力大增,许多原本观望之人也逐渐开始站队。
    一时间,云梦大泽风云骤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