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仗剑问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早为你打点好了
    一艘符舟,再次划过云梦大泽平静的水面,飘向化龙池。
    一路上,陆绩胆战心惊,生怕龙骄再次出来拦路。
    不曾想,风平浪静,龙骄甚至没有出来瞧上一眼,让陆绩在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心中的某些疑惑更深了些。
    刚走上码头,上面陆长老的声音便瞬间响起,“小绩儿,你咋又来了?”
    陆绩着实无力抗拒这个称呼,郁闷道:“我带琦儿来了。”
    那边的声音沉默,陆绩带着陆琦上山。
    对陆琦,某些说辞自然跟对云落和孙大运二人不一样。
    “当年祖龙升天,带走天下所有真仙级龙族,留下这化龙池。我圣水盟先祖为了从众多势力的觊觎之中夺下并守护好它,殚精竭虑,费尽了无数命心血,奇珍异宝,甚是壮烈。”
    “也正是这种无数先祖无数英才前赴后继,舍为族的奉献精神,我们圣水盟才能数百年传承无衰,愈发壮大。”
    走在曾经与云落站在一起的眺望过的高处,陆绩指着曾经的祖龙行宫,看着陆琦道:“琦儿,你看见了什么?”
    陆琦顺着陆绩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里一片金光闪耀,宏伟壮观,她沉默着。
    陆绩神严肃,语气慷慨,“我看见的,是血,是生命,是一张张活生生的面孔消逝,是一条条坦dang)前途断绝,这才有了我们这些后人数不尽的荣华富贵,生而有之!”
    陆琦悄然捏住袖角,眼神低垂。
    陆绩望着宫深处的化龙池方向,叹息着,声音低沉而厚重,“那里有我们镇江陆家,清河崔家、湖南袁家和北海王家的四位长老。他们不是什么罪人被贬谪来此,相反,他们都曾是族里前途光明的新晋长老,正值壮年巅峰,前路一片光明。”
    “只因盟里的一句需要,便放弃了大好人生,枯坐在这化龙池畔,自囚于小小凉亭之中,孤苦终老。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更好守护住先祖们为我们这些后人打下的大好基业,为了你们能够更好的成长。”
    陆琦的神色越来越黯,陆绩瞧在眼里,心中一声暗叹,终究没有太过相bi),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咱们过去了。”
    在曲折的走廊中穿行,从高高的檐角下走过,陆绩带着陆琦终于来到了化龙池所在的广场。
    陆绩带着陆琦向四位长老行礼。
    当陆琦听见陆绩一声恭谨的“三爷爷”时,骤然想起了一个自己曾经听过的名字。
    曾经陆家有一位天资卓越的天才剑修,二十五岁就跨入知命境,三十岁的年限一到立刻被擢升长老之位,不料却在四十岁不到的年纪,暴毙而亡。
    那个名叫陆迅的天才,刚好是自己爷爷陆运的三叔。
    如今眼前这个枯坐在凉亭蒲团之
    上,风烛残年的老人,莫非?
    “小丫头,还不赶紧跪下磕头?没见过面,就不是你祖爷爷了?”陆长老笑着道。
    其余几位附和着,也跟着笑了,陆琦的大名他们也有耳闻,此刻一见,的确也是不凡,所以云落当初的待遇,就不要送给这个可的后生小姑娘了。
    陆琦赶紧跪下磕头,顺便按照圣水盟的规矩,给其余三位长老也行了大礼。
    “大方得体!”
    “仪态端庄!”
    “举止优雅!”
    “不愧是我陆家的好后生!”
    四个长老,一人一句,给陆琦点了赞,说得她微微脸红。
    “丫头,化龙池里的况知道不?”声若洪钟的王长老问道。
    陆琦恭敬答道:“有所耳闻,不知明细,还请长老示下。”
    “剥皮、剔、碎骨、焚脏,历四阶而后重塑,成就真龙体魄。”
    “而后龙魂虚影以龙吟罡风涤dang)神魂清净,至高者净若琉璃。”
    袁、崔二长老默契地接过话头。
    一块红色方形玉牌朝着陆琦飞来,她呆呆接过,耳畔听得自己祖爷爷的笑声,“别理他们几个一肚子坏水的,事是那么个事,但你也千万不要强求,自打我们坐镇以来,就没......有人能够坚持完四个阶段的。量力而行,觉得承受不住了就捏碎玉牌,千万记得,否则天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当说到从来没有人的时候,陆长老想起那两个古怪的少年,难得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忍着糊弄了过去。
    陆琦表面木讷,心中却一片温暖。
    得知她要去化龙池的消息,云落就已经悄悄将这边的况讲了个清楚,只是因为四圣的缘故,隐去了和祖龙以及赑屃的约定,其余的都事无巨细说给了陆琦。
    所以,此刻的陆琦其实心如明镜。
    可惜没有景玉衡的授权,要不然云落甚至都想将剑气九转教给陆琦。
    陆琦深吸一口气,谢过祖爷爷,也谢过其余三位长老,缓缓朝着化龙池走去,形没入池中,盘坐起来。
    陆绩没有像先前一般离去,四位长老也没有赶他。
    五双眼睛就齐齐盯着池中盘坐的少女。
    王黑炭犹疑道:“咦?这丫头怎么跟那小子一样,坐下去没动静啊?”
    袁长老附和一声,“是啊,莫不是这化龙池还有别的况我们没发掘到?”
    崔家长老摇摇头,“感觉不是池子的问题,是人的问题。”
    陆长老和陆绩对视一眼,陆长老以心声问道:“是不是带了什么特殊物件进去?如果有,这可是对盟里有大功的!”
    陆绩断然道:“没有。我检查过。”
    其实他心中想说的是他也不知道,但这样说了,陆琦出来之后肯定会被刁难。
    算了,还是出去之后我慢慢盘问吧。
    这些感之上的弯弯绕绕,正是世间许多事变得复杂的开始。
    池中的陆琦此刻却听不见任何外界的动静,因为她见到了奇怪的人。
    陌生的空间之中,一个面容如罩云雾的男子,穿着金袍,微笑着问:“你就是云落的小人?”
    在起初的惊慌之后,陆琦迅速平静下来,尤其是听到云落的名字,再结合云落之前将玉佩交给她之时说的打点关系的言语,聪慧如她岂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起一拜,“陆琦见过先生。”
    “先生?呵呵,有些岁月没听过这个称呼了啊,看来云落没告诉过你我的份?哦对,有那四个顺风耳在,以这小子的谨慎,肯定不会乱说的。嗯,好好,值得合作,没看错人。”
    陆琦听着那人在那儿自言自语,也不敢擅自出言打断,便默默听着。
    祖龙说完才一拍手,“对不住对不住,这一见到美女就话痨的毛病还是治不好,见谅。”
    陆琦:“......”
    云落,你给我找的什么人,确定不是在坑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觉得我是坏人?呵呵,我还真是。”祖龙戏谑一句,笑看着陆琦的反应。
    陆琦本着对云落绝对的信任,坚定地摇头,“陆琦断不会如此以为先生,请先生示下。”
    祖龙点点头,“长得漂亮,脑子也不笨,是个好人才,可惜啊,本座已经过了那些年岁了。”
    说完,他脸上的云雾散去,露出一张极其俊美的年轻面庞,两额伸出一对龙角。
    陆琦吃惊地捂住嘴巴,想到了一个惊人的可能。
    祖龙自恋地撩动了一下发梢,“给你一次机会,叫对了有惊喜。”
    “陆琦拜见祖龙大人。”
    “哟呵,你们今后这两口子,可是了不得啊。行,我既然说了,就一定会给。现在先把这个还我。”
    话音一落,那块被陆琦悄悄揣在怀中的玉佩飞到了祖龙的手里。
    还在为“两口子”这个称呼微微羞涩的她收敛心神,等着祖龙的吩咐。
    “这个玉佩一共两块,是我当初留在人间的传承,我自己都不知道流落何方,居然被你们两口子一人拿着一个,也是不容易。”
    一改跟云落的寡言少语,故作高深,陆琦面前的祖龙就跟一个卖弄才华的话痨没什么两样。
    “之前云落已经拿着一块隐介藏形的玉佩,我教了他一半的传承,如今你手上这块行云布雨的玉佩,就是另一半了,想学吗?”
    陆琦连忙点头,此刻谁不点头谁是傻子,谁点头慢了都是傻子。
    祖龙直接将一个光团潇洒地甩入陆琦的识海,“就在这里面,回头自己慢慢琢磨。”
    不是不想在这儿教,只是有的姿势不是那么帅气,别坏了形象。
    对云落这个糙老爷们无所谓,美女面前,祖龙大人一向很是在意。
    陆琦连忙拜谢。
    “刚才我说了嘛,送你一个惊喜。”祖龙轻轻一笑,如冰雪消融,万花竞放,若非陆琦道心坚定,差点直接沦陷。
    “本来是送给云落的,结果这小子硬气,也不知道他自己扛过去了没,既然你长这么漂亮,就送你吧!”
    说完祖龙神色蓦地严肃,从指尖bi)出一滴鲜血,他看着这滴泛着金光的血液,喃喃道:“如今整个化龙池恐怕都没有这么多了吧!”
    屈指一弹,这滴精血没入陆琦眉心。
    陆琦只好再次行大礼致谢,没办法,这份礼太大太重了。
    她的心中,对云落的感激和温暖又重了几分。
    祖龙伸手一按,让陆琦坐下,“这滴精血我加了一点制,你可以慢慢自由炼化,一会儿在池子中,也可以不被人看出来。所以,现在,跟我聊聊人间的况?”
    陆琦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