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仗剑问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小小玩笑;神乎其技
    对于祖龙的要求,陆琦没有丝毫的犹豫,在这神秘的空间里,将天下大势娓娓道来。
    六族隐秘不提,剑宗内情不说,其余那些明面上的东西,一滴祖龙精血已是够够的了。
    祖龙聚精会神地听着,暗自跟四圣上报天庭,众天仙传阅的那些消息对照,同时也跟自己那些隐秘渠道的消息比照,心头大致有了清晰轮廓。
    时间很快过去,祖龙和陆琦同时站起身来,祖龙拍拍手,“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陆琦莞尔一笑,弯腰一拜,“陆琦亦觉不虚此行。”
    祖龙无奈道:“你也不知道谦虚谦虚,也就是我这种好人,要是换了红毛那种人来,对你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径,可就要不解风情了。”
    陆琦心中暗道:“红毛是谁?”
    祖龙自然没有解释的意愿,正欲离去时,忽然神色一动,轻轻挥手,一块红色的方形玉牌从陆琦怀中自动飞到了祖龙手里。
    陆琦心中郁闷,这干啥呢!
    祖龙把玩这这块玉牌,前后左右看了又看,然后在陆琦猝不及防之下将其一把捏碎,惊呼中,一蓬血雾爆开,被祖龙吸入体内。
    闭目感知了一会儿,点点头,“是个天才,确实是个天才。”
    他睁眼看着陆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你们这些人族敢进入化龙池的倚仗?一旦支撑不住,就可以捏碎这个玉牌?”
    陆琦点点头,并不意外祖龙能够猜出来,这本来就是人家建造的东西。
    一丝略有古怪的笑意在祖龙脸上浮现,他右手掐诀,轻轻一推,陆琦只感觉自己眉心又没入了什么东西。
    “好了,时间够久了,该走了。”
    “哦,对了。回头告诉云落,让他好好活着,别死了。”
    也不等陆琦恭送一句,祖龙瞬间消失。
    陆琦低着头,神色难明。
    只是还未来得及思虑旁的,便如之前的云落一般,被一阵剧痛撕裂。
    接下来的好多个时辰之后,陆琦才终于明白了祖龙离去时古怪的笑意是为何,心中满是腹诽,但也没有丝毫真心的怪罪。
    剥皮、剔肉、碎骨、焚脏,四个阶段,陆琦真的就扛下来了。
    但这却又不算是完全是她的功劳,每当陆琦要昏厥过去时,那滴精血就会主动护住陆琦的心神,让她能够在神思清明的情况下,完整感受着身体的疼痛。
    这样自小连皮都没怎么擦破过的陆家大小姐欲哭无泪。
    却看得周遭的四位长老和陆绩神情振奋,这小丫头可是真不错啊!
    厉害厉害,厉害极了!
    陆长老满意地捋着胡须,神色骄傲而自得。
    ----------------------------------------
    ------
    化龙池里的陆琦欲哭无泪,另一边她的小伙伴们却惊讶得合不拢嘴。
    从早上到现在日落黄昏,几乎一整个白天的时间,他们就坐在院中,完整观看了云落和曹夜来这场“捉迷藏”的游戏。
    按照他们之前的想法,如此简单的一个小院子,气机感应也好,直接用眼睛看也罢,曹夜来必输无疑。
    更何况这几间房子都没有后窗,唯一的进出口就只有房门和房门旁边的窗户,一旦被堵在房中,就如同瓮中捉鳖,完全无处可逃。
    可是,奇迹偏偏就在他们眼前发生了。
    比如他们眼看着云落走进自己屋子,找了半天,无功而出,去了别处,曹夜来迤迤然迈着步子从云落的房间中走了出来,随意挑了间房子进去。
    当他们又看见云落走入曹夜来躲藏的房间中时,心跳陡然加快,觉得马上就要捉住曹夜来了,却又在片刻之后看着云落摇着头疑惑走出。
    更有甚者,到了这场游戏的尾声,一身黑衣的曹夜来甚至就大剌剌地蹲在院子角落的两块黑色岩石旁,云落来来回回好几趟都没能够发现。
    当曹夜来主动现身,终止了这场找寻的时候,云落早已汗流浃背,险些道心失守。
    曹夜来一点也不客气,“如果是生死厮杀,你已经死了许多次了。”
    云落沉默点头,神色失落。
    自打修行以来,虽说风波不断、困难重重,但好歹一直都算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即使超出也不算太多,使劲蹦一蹦也还是能够得着的。
    可今天这一天,这种无力感,是结结实实地将自己打醒了。
    修行之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天外有天。
    确如曹大哥所言,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如果是一场厮杀,自己早已死了无数次了。
    围观众人中,与曹夜来关系算起来最近的符天启看着云落脸上的落寞,心中不忍,为云落开脱道:“曹师叔,也不能完全这么说,你多厉害啊,天底下身法比你强的又有几个。再说了,你真要出手,还能没有一点气机变化吗?云大哥应变还是很快的。”
    一席话说得众人频频点头,似乎在这一瞬间,他们都站在云落一旁,合力对抗曹夜来这个大魔王。
    曹夜来不怒反笑,正要开口。
    云落却先站了出来,拍着符天启的肩膀,看着众人,“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曹大哥说得对,我在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很不足,必须要刻苦练习。”
    曹夜来满意地点了点头,一个板栗敲在符天启的头上,对他也是对众人说道:“你们现在宽了云落的心,就是在害他的命!到时候一个知命境的清音阁阁主之子,跟他厮杀,是你们谁替他去死还是怎么?”
    裴镇
    等人都默默低头,哎,难呐!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况且如今,你是那只兔子!”曹夜来的神情很是严肃。
    他肩上的胆子很重,不到一个月,至少要教给云落杀手的一些基本技能和身法,否则对上秦明月,如果朝廷那边再做点手脚,云落真的有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若是云落真出了事,自己也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哎,多半是羞愧而亡。
    “你如果能击败我,那十个秦明月也不够你打的。可惜,那不可能。”曹夜来向前两步,拍了拍云落的肩膀,“调整一下心态,听听他们给你复盘,一会儿我们继续。”
    裴镇疑惑道:“不吃饭不睡觉么?”
    曹夜来下意识就想赏他一个板栗,想着毕竟不是符天启,讷讷地收回手,“这几天吃好睡好,今后几十年就别想吃好睡好了。”
    说完轻轻一跳,跃上院子边上的一颗大树枝头,靠着枝丫闭目养神。
    几人七嘴八舌地跟云落讲了他们所见到的那些匪夷所思的诡异画面,云落结合着自己当时的感知,听得冷汗涔涔。
    尤其是那两块黑色岩石,自己来来回回经过几次,甚至还曾经看过几眼,完全没有发现曹大哥的身影。
    不多时,那边说完,云落看着重新站在他面前的曹夜来,心中渐渐明悟。
    曹大哥越厉害,甚至说自己在他面前越难堪越无力,自己就越有进步的空间。
    他来这一趟,总不能是戏弄自己玩耍的。
    想到这儿,他的精神才开始重新振奋起来。
    曹夜来这才开始跟他讲述一些关键,“杀手的潜伏,诀窍并不是躲藏。”
    云落疑惑道:“那是什么?”
    “融合。将自己融入那个环境之中,成为那个环境天然的一份子。”
    “不论如何躲藏身形,收敛气机,总会显得突兀,而这份突兀就很容易被人察觉进而暴露。”
    看着云落恍然大悟的神情,曹夜来赞许地点点头,“具体怎么做,我现在不教你,看你能不能自己琢磨出来。记住,你的神识有时候会欺骗你,你的眼睛有时候也会欺骗你。”
    他朝着裴镇他们吆喝一句,“你们该干嘛干嘛,不用管我们了。”
    然后朝着云落微微一笑,“继续。”
    说完身形再次消失。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仗剑问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showcontent("288013","7182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