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宫,明月夜微凉 > 第二十二章:冷宫明月夜微凉
    画皮换骨,易容换脸之术,乃是天机阁独门绝学,世人都以为天机阁灭门,殊不知这一刻神秘诡异的画风正在上演。
    “别碰我,不……不要,好痛!”
    “这点疼都忍不住,等下有更疼的,等着你呢!”
    芙蓉帐暖,床上的被褥下不停的扭动,看似多么激烈和令人想入非非。
    元瑾天挥剑砍断了芙蓉帐,一剑挑起了被子一端时。
    一个香肩美人,脸色苍白,朝他伸出如白藕一样的小手,“瑾天,救我!”
    “佩兰……”元瑾天恨的咬牙,他看到被子另一端露出一个人头,毫不犹豫刺入一剑。
    啊!一声惨叫,蓬头垢面的女人从被子钻出来,当她抬起头时,元瑾天握着长剑的手忽然一抖,“你……你是谁?”
    那女人手双手握剑露出痛苦的表情,手心的血染红了锋利的剑刃,楚楚可怜的望向元瑾天,“我是……佩兰!”
    元瑾天一时间分辨不出,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莫佩兰。
    “皇上,我才是佩兰,她是假的,是洛明月画皮易容术变得,快杀了她,杀了她啊!”香肩美人用纤白的手臂,攀附到元瑾天强壮有力的脖颈之上,双腿勾在了他的腰间,倒是有一种令人暧昧的感觉。
    元瑾天像是被蛊惑到了一样,握着长剑的手又坚定几分,对着身上的美人道:“朕会杀了洛明月这个贱人。”
    他的长剑用力往下刺去,握着贱人的女人大喊,“瑾天,我才是莫佩兰,你忘了……四年前是我救了你吗?”
    元瑾天听到被刺女人的话,握着剑柄的手在也不敢用力,颤抖的松开。
    “你说……四年前是你救了我?”
    被刺的女人用力点头,“是的,瑾天是我救了你。”
    “不是,是我救了你瑾天,四年前的事我记得很清楚,她是洛明月,是我告诉她的,你要相信我!”缠在元瑾天身上的女人,捧住元瑾天英俊的脸庞,在他耳边轻轻吹着气,说的那是一个柔媚好听。
    头发凌乱,脸色苍白,身上被刺一剑的女人,红着双眼,用染血的手指向了元瑾天身上的女人,“贱人,你竟然敢易容成我的样子?你到底想怎样?”
    “贱人?是你叫的吗?你才是贱人!”
    缠在元瑾天身上的女人突然跳下去,一巴掌就将身中长剑的女人给打倒在床上。
    元瑾天脑袋有些发懵,分辨不出谁到底是真的莫佩兰,谁是假的莫佩兰。
    他见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怒声道:“够了,都给朕住手,你们怎么证明,谁才是真正的莫佩兰?谁四年前救了朕?”
    两个女人竟然异口同声,“忘月山!”
    元瑾天立刻下令,“即刻出发到忘月山!”
    很快马车备好,一干人来到了忘月山。
    忘月山,离皇宫不远,却是整个国中最高的那座山。
    站在忘月山上,可以看到整个皇宫,尤其现在是入夜,月亮犹如悬挂在头上一般,伸手便可摘星揽月。
    望去,便是宫中到处灯光的繁华夜景,这里美,极美。
    “瑾天,这里就是我曾经救过你的地方了!”
    身穿红色衣裳,脸色却有些苍白的女人,迫不及待的解释。
    她甚至有些得意的,朝着身穿白色衣裳,模样清冷的女人挑了挑眉毛,像是她势在必得,胜者是她。
    “瑾天,这里不是我救过你的地方,跟我来!”
    就在元瑾天以为这里就是他四年前被莫佩兰救过的地方,白色衣裳的女人拉着他的大手,沿着山间一条非常隐秘的小路,一直爬到了山顶。
    而元瑾天并不知,在路过这隐秘的小路之中,跟在他身后的贴身侍卫都被一位黑衣人暗中杀掉,此时到山顶的也只有他们三个人。
    元瑾天来到山顶,有些惊奇道:“朕没想到这忘月山,还有这样高的地方?”
    “那个山洞呢?瑾天可曾记得?”
    白色衣裳的女人指了指身后的石洞,元瑾天回过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不由得朝着山洞走去。
    侍卫给了他火把,他就用火把照亮了洞中的情景。
    “瑾天,这是我用匕首在上面刻出的字,是用来计算你来这里有多少天。”
    白色衣裳的女人,即便不用火把也能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石壁上刻出来的数字,她摸着上面的数字,想到曾经她从山下救了这个男人,为了躲避刺客追杀,就带他来到忘月山顶这个隐秘的洞中,和他共处在洞中的日子,虽然短暂,但也让她觉得难忘。
    “还有这里,是你给我送的花,不过已经干了,也不香了。”
    白色衣裳的女人坐在石头上,摆弄着石头上已经枯萎凋谢的花,眼中满是哀伤。
    她喃喃自语般,“那时候你看不见,我给你在洞中医治,你说也没什么可以报答我的,就在山洞附近摘了这些野花给我,说这么香,一定也好看,很像我。”
    元瑾天张了张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白色衣裳的女人,“真的是你?”
    她像是没听到一样,走到了石壁的深处,用手按着石壁上,红色衣裳的女人眼尖,借着刚才火把照亮了那一处,她赶紧大喊,想喧宾夺主,“瑾天,那上面刻的是喜欢两个字,代表我喜欢你。”元瑾天看了眼红色衣裳的女人,却完全没有回忆起来的感觉,转身看向了白色衣裳的女人,见她缓缓松开手,“这上面刻着你的名字,喜欢二字,还有……”
    她突然间从腰间抽出匕首,不等元瑾天举起的火把照亮上面的字,她用匕首将字给刻花刻掉。
    “这是我的名字,如今也不用有人看到了。”白色衣裳的女人正是璃月,也是真正的洛明月,她现在易容成了莫佩兰的样子,为的就是要将元瑾天和莫佩兰引到忘月山。
    她刚才刻掉的名字是洛明月三个字,她觉得没必要让当初伤了眼睛,心也瞎了的男人在看到这三个字,永远最好看不见。
    “佩兰……真的是你?是朕糊涂,没有看出来你才是佩兰,是朕糊涂啊!”
    元瑾天丢到手中的火把,将洛明月给抱在怀里,洛明月只觉得这温暖的怀抱,令人心凉,也觉得恶心。
    她将元瑾天推开,走到莫佩兰面前,匕首猛的划花了莫佩兰的脸,“你连脸都不配有,你这个恶毒心狠的女人。”
    啊!
    莫佩兰疼的尖叫,捂住被划花的一张脸,满手的血,痛恨的看向了洛明月,“你是洛明月,你个贱人,是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不等她扑向洛明月,却被元瑾天揪住头发,拖出了山洞,“朕再也不想看到洛明月你这张恶心的嘴脸,你敢伤佩兰,朕就要你永远别活在世间。”
    “瑾天,我才是佩兰,我才是佩兰啊……瑾天,她才是洛明月那个贱人,她才是啊……”
    洛明月施施然的跟过去,看到莫佩兰要被元瑾天从山顶丢下,她唤住了元瑾天。
    “等下!”
    元瑾天回头望她,“有何事?”
    “瑾天,毕竟我们姐妹一场,我有些话还是要跟她说的。”
    “好!”
    元瑾天将莫佩兰丢在地上,将这里让给了洛明月和莫佩兰二人。
    洛明月走过去,掐住了莫佩兰的下巴,“我跟你打过赌的,还是你输了,瑾天选择的人是我。”
    “洛明月,你个贱人……”
    啊!
    洛明月揪出她的舌头,用匕首利落的将她舌头砍掉,“你不配喊洛明月这三个字。”
    莫佩兰满嘴是血,再也喊不出一个完整的字,狼狈的倒在地上。
    洛明月缓缓蹲下身,勾唇冷笑,“我说过,会挖出你的心看看是不是黑的,如今正好,也算是为我死去的爹,娘,还有山庄的人,报仇雪恨了。”
    扒开莫佩兰的衣领,洛明月用匕首狠狠刺入,惨叫声中,洛明月挖出了她的心,一脚将莫佩兰给踢到山崖之下。
    啊!
    莫佩兰坠落身亡之时,洛明月将她的心也一并丢下去。
    “你不配有心!终于……你可以下去为他们陪葬了,我爹,娘,山庄的人终于可以瞑目了!不……还有一个人?”
    洛明月回头,望向了元瑾天,元瑾天不解的看向她,刚才山顶风大,离得有点远,他没听清楚山顶边缘两个女人的对话。
    “瑾天,你来!”
    元瑾天看到美人朝着他勾手,走了过去,和她一起站在山顶边缘,吹着山顶的风,望着月下的宫景,别有一番韵味。
    “佩兰,朕记得在这里曾说过,将来会让你当上一国之后,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是啊,你都做到了……只可惜,你认错了人,真正救了你的人是我洛明月,而不是她……莫佩兰,她不过是听我讲了你的事,在你眼睛恢复的时候,抢了我要说的话,替代了我的身份而已。”
    元瑾天惊望着洛明月,“真的是你……你才是救朕的人?明月……真的是你吗?是朕的错……都是朕的错,你能原谅朕吗?”
    洛明月将脸上人皮面具摘掉,露出一张清丽脱俗的面容,“是我!我没死!你一定没想到,救你的人竟然是你最嫌恶双手沾满鲜血的洛明月吧?”
    元瑾天朝着她的脸,伸出手,想要摸到这张错过了已久,让他觉得愧疚的脸,“明月,是真的错,你愿意回到朕的身边吗?”
    “永远不会!”
    洛明月望着元瑾天的手还未碰到她的脸,就见元瑾天忽然捂住心口,脸色苍白,整个人身子一晃,从忘月山上坠落下去。
    “明月……”他坠落之时,痛苦又嘶声裂肺的唤着她的名字。
    洛明月两行清泪苦涩的泪,随着掉下去的元瑾天,坠落山顶。
    元瑾天,你终于死了,死了好!杀我爹娘,灭我家族的仇终于可以报了。
    她俯视,月夜下的皇宫,繁华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冷和凉。
    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如冷宫一样的地方了。
    有人轻轻触碰她的手臂,洛明月缓缓转身,看到了是夜萧筠那张清隽温柔的脸,还有他怀中抱着的可爱的乾儿。
    “筠哥哥……乾儿!”
    洛明月抱住夜萧筠怀中的乾儿,投进夜萧筠温暖的怀中,今后他们要离开这可怕的深宫,会过上更幸福向往的生活……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