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还乡计 > 第三十七章 叔还没老
    中父山,常家。
    宽大古朴的书房内,常叹看着带着一身酒气与焦急,匆匆赶来的袁齐,温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小齐?”
    袁齐心中犹豫了片刻,终还是没有将自己与何年寒生两位兄弟的发现与猜测说出,只是急切问道:“叔,当年您和母亲一同闯血河秘境时,袁家修士可有伤亡?”
    常叹愣了愣,仍是温声道:“血河秘境是元天大陆出了名的危险诡异,飘忽不定之地,当年闯血河秘境时,我与你父亲、母亲皆已晋入九品化神境,便是如此,还险些命丧其中,怎么可能带上袁家修士前去送死。”
    袁齐嘴唇颤抖,确认道:“也就是说,血河秘境中,并无袁家修士阵亡?”
    常叹点头道:“当然没有袁家修士阵亡,探索血河秘境的,全部都是各家八品神守境以上的长老、家主,袁家只有你父亲母亲二人进入了血河秘境。”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常叹关心道:“是有什么发现吗?”
    袁齐面色苍白,摇了摇头道:“叔,我现在还不能确定,等我确定了,一定会跟你说。”
    常叹微笑看着袁齐,目光中满是温柔,轻轻点头道:“好。”
    “对了,叔,当年在血河秘境中,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这对我来说很重要。”袁齐不敢看常叹的眼睛,低头问道。
    虽然知道让常叔不断回忆当年与母亲在一起时的事很残忍,但为了寻找线索,解开母亲死亡的真相,袁齐仍是问了出来。
    常叹眯起眼睛,陷入回忆道:“血河秘境中十分危险,当年吴家家主的亲弟弟吴越卓,一个年纪轻轻的的九品化神境修士,便陨落在了血河秘境中。”
    见袁齐仍是一脸愧疚的低着头,常叹打趣道:“那吴越卓虽英年早逝,可却留下了一个女儿,好像是叫做吴青灯,据说生的极美,你那么喜欢吴青的容貌,不如求吴青带你见见他姐姐吴青灯。”
    “叔!”袁齐一脸惊愕的抬起头来,无奈笑道。
    见袁齐情绪恢复,常叹笑了笑,继续道:“在血河秘境中,我与你父母一直走在一处,若真说特别之处……在一次我们三人陷入绝境之时,我们都以为是必死之局,你母亲便将最后一颗保命丹药九转大还丹拿给了你父亲,让他服下后找机会逃走,她自己则打算与我共赴黄泉。”
    说到此处,常叹脸上满满都是温柔的笑意,柔声道:“你父亲自是不同意的,冷冷说着若你母亲自己不吃,大家便死在一处算了,可没过多久,血河秘境再次消失,我们所有人都被血河秘境扔了出来,捡了条命。”
    常叹的脸上再次浮现悲伤:“我当时身受重伤,被族人接回家中养伤,待我清醒后,你母亲竟已……”常叹停顿片刻,微微叹息道:“我竟连她最后一面都未见到……”
    袁齐的眼圈渐渐发红,忽然想起一事,转移话题道:“对了,叔,你和母亲有没有过一位狐妖朋友,是个女子,已经化了形,穿上一件大红色衣衫后背影与我很像。”
    常叹思索片刻后,摇头道:“我二人并不曾有过这样的朋友,不过……你的话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曾在你母亲的墓旁见到过守墓的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那里,是个化形的狐妖,穿着一身红衣。”
    袁齐激动道:“叔,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吗?”
    常叹感慨道:“那女子与你母亲有六分相像,又日日为你母亲守墓,依我猜测,极可能是齐家某位曾蒙受过你母亲恩情,如今化形前来报恩守墓的小妖。”
    “怎么,她帮了你?”常叹问道。
    袁齐摇了摇头,“叔,我先走了,等我弄明白了一切,再一道与你说。”
    在袁齐即将踏出书房大门时,身后传来了一声温和的呼唤。
    “小齐。”
    “你长大了,看到你能独当一面,叔很开心。如果真遇到了什么难事儿,尽管来找叔,叔还没老,让叔来帮你解决。”
    眼泪难以抑制的流下,袁齐嘴角抖了抖,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得用力点了点头,大步离去。
    ……
    洵山,袁家。
    充斥着淡淡檀香的书房内,谢煌正向谢紫尘汇报着一些家中事务,早在十年前,谢紫尘便将一些袁家事务渐渐开始交予谢煌处置,自己则如同太上皇一般,每日听听谢煌的汇报,仅在谢煌自己难以抉择的事情上指点一二。
    当然,最近这两年里,谢煌再未需要谢紫尘指点过一次。
    汇报完一切事务,谢煌并未如往日一般离开,而是犹豫了片刻,轻声问道:“外婆,据说那位今日现身寿春城,险些身死,袁齐那小子不知从哪得到了消息,最近在查二十年前的旧事……”“你那不成器的弟弟不是一直在查那旧事吗。”红木躺椅中的高大妇人满不在乎的冷笑道:“废物就是废物,整天想着要杀了我为他母亲报仇,可查了二十年,却什么都没查到,修为也不如你,不过才五品从火境,还在我面前遮遮掩掩,装成一副四品重楼境的样子,漏洞百出,看着就让人心烦。若他有勇气刺杀我,我倒是还能高看他一眼,可惜等了二十年,他还是那副怂样。”
    “外婆……此事必有人在背后捣鬼,要不要……”谢煌犹豫道。
    “一群不入流的东西做着不入流的事,我都懒得看,更懒得猜,不必管他们。”高大妇人的眼中露出一丝凉意,“你只需要做好最重要的事,莫因小失大。”
    谢煌连忙拱手道:“是,外婆。”
    ……
    待袁齐重新回到人间萱草堂包厢时,已是一个时辰之后,虽已子时初刻,何年与寒生二人仍在包厢中小酌,等待着袁齐。
    袁齐心中一阵感动,先从身上取出了一张母亲的容音纸画像,递向何年寒生二人道:“这是我母亲的画像,你们两个看看,今日遇到的那位红衣狐妖可与我母亲相貌相似?”
    何年寒生二人刚刚看了一眼,便不约而同的点头道:“像!”
    “足有六分相像!”寒生震惊道。
    袁齐忙将刚刚去中父山得到的消息一一告诉了何年与寒生二人。
    寒生听后怒道:“怕什么来什么,竟然真是那谢紫尘害了你娘?我们该怎么报仇?今夜直接杀过去?”
    袁齐眼眶泛红道:“不用你们动手,那谢紫尘乃是九品化神境强者,你们两个奈何他不得,我自去找一些动得了她的人。”
    “你们两个先别冲动。”何年劝慰道:“现在一切都还是我们的猜测,贸然前去只会打草惊蛇,我们需要掌握足够的证据,然后在一个合适的场合去揭穿此事,若她真是凶手,到时候齐家、袁家、常家都不会放过她。”
    见袁齐与寒生安静下来,何年继续道:“现在我们来重新梳理一下,首先,对外宣称死于血河秘境的袁家修士一事全都是假的,常家家主以及众多大门派的家主、长老都可以证明此事。那么我们此时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修士一定都是死于七月十五的某一件被袁家,或者说被谢紫尘隐瞒下来的秘事之中。”
    “所以袁兄,死去袁家修士的信息,仍需你来收集。”
    袁齐点头道:“我已吩咐下去,明日我自己也会想办法去袁家档案房暗中查找。”
    “第二件事,则是那个红衣女子。她既然一直在为你母亲守墓,今日又有人故意引诱我们杀她,我想,关于七月十五那日发生的事,她极有可能知道些什么,甚至是破局的一枚极为关键的棋子。”
    何年沉吟道:“找到她有两个方法,一是袁兄你去为母亲扫墓时,表现出一脸愁容,需要帮助的模样,看能否将她引出。二是我与寒生会去寿春城开设人间酒楼的分店,她既然想杀我们却未能如愿,养好伤后极有可能再来一次,我们二人去到寿春城能有更多的机会将她钓出。”
    说道此处,何年微微一笑道:“而且,在你如此困惑迷惘、需要帮助之际,我与寒生毫不在意的去到寿春城扩大生意,一心赚钱,也会给幕后人造成一种我们走到一起不过是为了利益的想法,如此一来,运气好的话,也许还会钓到一条大鱼。”
    “好,一切千万小心。”袁齐道。
    “放心吧兄弟,有我这个高手保护何兄呢。”寒生咧嘴笑道:“你才要多加小心,莫把那谢紫尘惹的狗急跳墙了。”
    袁齐微笑道:“放心吧,早些休息。”
    待袁齐起身,即将离开包厢之时,何年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叫道:“对了,袁兄,七月十五那日,你是否记得发生过什么,我们也许能从中寻些线索。”
    袁齐看着何年苦笑道:“我记得那日前发生的一切,可那日的记忆,却仿佛从我的脑海中蒸发了,我想了整整二十年,却什么都没回忆起来。”
    何年微怔,随即微笑着安慰袁齐道:“应该是失去母亲的你太过痛苦,所以才忘记了那日的一切,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答案的。”
    袁齐勉强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何年却坐在原位,眉头微皱。
    “怎么了兄弟?”见何年有些奇怪,寒生问道。
    “没事。”何年甩了甩头,“早些休息,我们明日便动身去寿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