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上之盖世神功 > 035章:放手的喜悦
    “雪梅,庆阳城最近状况怎样呢?”
    陈武问道:
    “不太乐观。除了官府以皇帝选妃为由四处抓女人,还有白灵教、红枪会在城里作乱,他们不管男女,只要是年青人都抓。
    丐帮兄弟来报这两个魔教白灵教属于安王府的势力,红枪会是刘公公的爪牙。官员明目张胆抓人,魔教和达达铁骑时不时来城里袭扰,这里的百姓苦不堪言啊!”
    “那你们都不管吗?”
    “陈武哥,雪梅是那种人吗?可一一可一一白灵教在这里势力很大,加之他们会巫蛊人术,我们有许多兄弟中了他们的巫蛊毒,还好碧桃懂一些巫蛊之术,救了好多兄弟的命。可帮里还有七位兄弟姐妹中毒太深,碧桃也束手无策。哎一一,要是明月姐在的话,她可能有办法。”
    “就没有其它办法吗?”
    “除非下蛊之人解毒,或者求高人帮助。哎一一,那几个兄弟太可惜了。前几天我带人去白灵教的腹地沙城夺取解药,差点回不来了。上午帮内兄弟来报说红枪会最近捣毁了安王的许多北里和霄罗堂,安王很是恼火,敢怒不敢言。后来安王派人与刘公公他们和谈,谈崩了。据我们了解安化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刘瑾断了他的财路,安王不会坐事不管的。他们迟早会有一战。哎一一,这里的百姓可就更苦了。陈武哥,还好你们来的急时,有你和众英雄在,雪梅也能松口气了。”
    陈雪梅心里难受地说道:
    “巫蛊之术确实不好对负。我们得尽快想办法给兄弟们解蛊,要不然他们会很快死掉的。噢,对了。你昨晚不是说在白灵教见到尘雪了吗?要是把死唤醒,或许她懂解蛊之法。明月现在还不知是死是活,哎一一,这都快三年了,估计生还的机会不大。”
    陈武心里不好受地说道:
    “陈武哥,尘雪姐现在根本不认识我们,她肯定也是中了巫蛊之术,在沙城她还打了我一掌。她现在那样,估计比外面的几个兄弟姐妹中毒还深,所以我们就别指望她了。”
    身穿浅绿水田裙,留有单螺髻的白晶晶坐在二院堂屋议事厅的饭桌旁,一边端着白瓷酒杯向嘴里送着杜康酒,一边嘴里嘟嘟着说道:
    “也是啊!看来只有另想办法了。”
    身穿赭袍,留有束发的陈武说道:
    “陈武哥,我们能不能上成内功替他们解蛊毒呢?”
    身穿大红碎花月华裙,留有灵蛇髻的陈雪梅忽然高兴地喊道:
    “这倒是个办法。”
    身穿浅灰僧袍的怀德和尚说道:
    “慕容雪的幻影神功能不能解蛊毒呢?她以前是魔女,可能懂得一些旁门左道,或许她能行。雪梅,要不差人去她房间找找她。”
    沈放说道:
    “对啊!我看她准成。杏花,去请慕容雪过来议事。”
    腾腾腾一一。
    不一会儿崔杏花急匆匆地跑进了堂屋,慌忙说道:
    “大小姐,小雪姐不在房间。”
    “会不会是她有意躲着大家离开了呢?”
    身穿浅蓝色碎花月华裙,留有百合髻的凤小凤担心地说道:
    “小凤,小雪不是那种人,既便是要离开,也会给大家留书信的。她不可能不辞而别。杏花,如茵、翠兰和永明在房间吗?”
    “如茵姐也不在房间,我没去他俩房间,我不清楚他俩。”
    “小雪和如茵住在一起,估计她俩出去逛了。可李永明他们呢?一上午也没在阁里见他们。杏花,烦你再出去,去他俩房间看看。”陈武说道:
    “嗯哪!”
    “大小姐,不光他俩,还有红萍也没在房间。”
    杏花跑进来说道:
    “这不就对了,他们肯定出去逛了。”
    陈武说道:
    “哎呀!不好。陈武哥,城里很不太平,我担心他们有麻乏。陈武哥,要不我们分头出去,找找他们。不管是找到还是没找到人,我们傍晚必须回来。”
    陈雪梅说道:
    “嗯哪!”
    大家点头道:
    说是快,也是迟。
    正在大家持兵一涌而上的千钧一发之急,慕容雪迅速用右手二指轻挑酒杯,白瓷酒杯在空中高速旋转,而后她秒速左右挥动右掌打向酒杯。
    叭啦啦一声过后,只见天空中酒水花和碎瓷片群秒速在空中翻腾着天女散花般地洒向袭来之敌。
    铛铛铛一一,
    叭叭叭一一,
    劈哩叭啦一一,
    哗啦啦一一,
    嗵嗵嗵一一。
    片刻间酒楼上空人影散飞,刀兵闪落,杯盘飞舞,桌凳倒塌……。
    须臾间酒楼里人群匆忙疯跑逃窜,喊叫声、呻吟声、打破东西连绵不断。
    没多大会儿,醉八仙酒楼地板上倒落了一大片胖的、瘦的、男的、女的各色裙袍……,酒楼很快变得狼藉不堪、乱七八糟的。
    “哦耶!姐姐,你好厉害呀!”
    红萍高兴地跳了起来,激动地叫道:
    “告诉你们这群兔崽子,老娘今天心里不爽,你们最好别惹老娘,知相的话赶快给我滚,否则老娘杀光你们。”
    慕容雪颠三倒四地走向爬在地上的他们,气吁吁地喊道:
    腾腾腾一一,
    腾腾腾一一。
    他们或她们嘴角挂着血挂,忍受着身上的疼痛很快从地板上爬起,急忙拾起兵器,迅速向门口跑去跑去……。
    “臭丫头,你给我等着,刘公公的人你都敢打,我看你是活腻了。”
    有位身穿赭袍的大汉一边跑着,一边气愤地放狠话道:
    “怎么一一,看来是老娘下手轻了,要不你过来,我们再来。”
    慕容雪摇摇晃晃地喊道:
    那大汉被吓得一溜烟窜进了街道。
    “小雪,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要不陈武哥他们会担心我们的。红萍,给人家放五两银子,我们走。”
    钟如茵亲切地说道:
    “嗯哪!”
    “嘿嘿嘿一一,陈武哥还是好,他对人多体贴啊!怪不得有那么多姑娘喜欢他呢?如茵姐,还是你有眼一一眼一一。”
    慕容雪一边踉踉跄跄地跟在如茵后面走着,一边喝得醉熏熏地说着胡话。
    “哎呀!看来小雪也开始喜欢上陈武哥了,这可咋办呢?”
    钟如茵心道:
    咚一一咚一一。
    嗵一声,慕容雪倒在了地上。
    “小雪,你怎么了呢?你可别吓唬姐姐啊!是不是刚才打斗时他们发了毒镖呢?”
    钟如茵听到声音感到诧异,急忙转身想看个究竟,却发现小雪倒在了地上,她慌忙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