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在动漫世界挑选战士 > 二十三章 当天天听到洛天依的歌
    水门看到鞍马一族的邀请,作为火影当然没拒绝,在鞍马家大吃大喝一顿后,说了几句祝贺的话。水门就离开鞍马一族的地方,躺在火影岩上,看着漫天繁星。
    这时水门明白了怎么回事了“这些强者是未来的人,不过为什么那名中忍对自己没什么印象呢,而且未来我在干什么?”水门的疑惑一个接一个,他感觉自己哪里不对,按照时间的进程,就算宁次那么大,他也没老啊,应该正值壮年。加上火影的威望没道理没人认识自己啊?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我爱罗,此时他们同时冒出一个想法,“找到他(1个人)问问情况,”这时外面来了个忍者向水门说到:“四代,办公室有一大堆文件等你处理呢。”听到忍者的话水门只好乖乖的去批改文件,心中的疑惑一直没消去,导致水门批改文件时有些心不在焉。
    在波之国时间线里,天天正高兴的打开手机,观看里面信息。“昨天买了个感觉和我风格很像的歌姬视频,不过当时没时间,现在听听看。”之后天天点开洛天依的歌曲视频,一观看就看到一堆中国字和穿古装提长剑的洛天依。天天看的有点懵逼,这些字我看不懂啊。
    洛天依当歌曲前奏过了之后,洛天依开口唱了起来:“尽管洪水滔天也不曾低头,”这是洛天依背后出现一幅巨大洪灾肆虐的图像,天天发现这幅图像底下有几个人正面对着巨大的洪水,神情坚定。但凡歌姬自带被动共鸣,当洛天依唱起歌时被动发动。
    一种不认输的精神从洛天依的歌声里传达出来,尽管天天没看懂中国字,但有洛天依的背景图像加被动共鸣,天天也渐渐明白了大概发生了。听完后,天天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一首有关国家精神的歌,但这个国家是哪国呢,在这个世界我知道的国家好像都不是它。而且里面的人都是黑发黑瞳,这和宇智波很像呢。“这时天天的脑洞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之后跑到木叶村的图书馆,想要寻找这个国家的线索。
    像这样寻找歌姬歌里透露出的世界观的,还有许多人,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跑到村里的图书馆,一时间冷清的图书馆里来了一群人。
    宋小空此时在修炼,本源之气太多,加上给自己划分的私人空间又太小,本源之气都成化液体了。宋小空相当于泡在本源液体里修炼,奢侈的很。这里宋小空享受修炼带来的快乐,火影世界的时间渐渐到了晚上。水门作为好丈夫陪老婆玖辛奈,陪完了玖辛奈后,早早的躺在床上睡起了觉。但他睡的时间太早了,此时在水门的梦里,四代正在陪着老婆登山旅行。
    爬着正开心的时候,突然水门听见:”检测到战士水门进入梦境,出于人道主义,今晚水门可以不进入混沌世界。“水门突然明白这里是自己的梦境,”水门,你怎么不动了?“水门急忙喊道:”进入混沌世界,“水门眼里,自己的梦境被一条灰色的线撕开,里面的人物也被撕成两半,随后自己站到一栋楼楼顶。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现在附近没人,先刷一刷混沌点,有人来再问。“之后开始愉快的刷怪之旅,而在混沌空间的一处地方,日差一脸意外的看着将他叫住的白眼少年。”你是?“白眼少年回答:”我的名字是日向辅,你是日向分家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日差也奇怪,自己作为日向分家的族长,虽说没有记住全部日向族人,但没记住的多多少少有印象,但眼前的少年,只感觉和一名日向分家的族人很像,但很明显不是他,而且没有笼中鸟。不过日差还是回答了自己的名字,毕竟这里好像眼前的少年更熟:”我的名字是日向日差。“
    听到日差的回答,日向辅楞住了,作为日向分家的一份子,他为自己是分家感到自豪,因为他有一个强大年轻睿智的族长。他很清楚这位族长带他反抗宗家的那一天,也深深记住他的名字。他也知道生下这位族长的父亲日向日差:”你是日差,是宁次族长的父亲。“
    日差一脸懵逼,自己儿子什么时候成为族长的,而且为什么最近自己刚出生的儿子好像比自己更出名,火影莫名其妙的找自己刚出生的儿子,现在眼前的日向族人更称自己儿子是族长,为什么作为父亲的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日差还是回答了他的话:”虽然不知道,我刚出生的儿子怎么成为族长的,但我的儿子名字的确是日向宁次。“
    之后他就被这名日向辅拉走,途中经过时也看见一些老朋友,但他们看到日差的表情像一副遇到鬼的表情,这让日差摸不着头脑,最后日向辅拉着日差在一个巨大的白色屏障面前停下,大喊:”宁次族长出来一下。“宁次在里面,随后屏障开始消失,屏障里一个人影正走出来。”
    宁次从自己的八卦领域里出来就看到了一个令他以为一辈子都不会见到的人,日差看着眼前眼睛像蓝宝石的少年,有点不确定的说到:“你是宁次?”而宁次则楞在原地没有回答,日差以为是不是自己家的宁次就说到:“不好意思,认错人。好了辅少年,带我回去吧。”说完就转身,这时宁次冲上前,双手紧紧抱住日差。
    日差还没反应过来,这时宁次说了一句:“父亲。”日差直接楞住了有些意外的说到:“你是我儿子?”之后宁次对日向辅说:“辅,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和我父亲聊一会。”之后宁次招呼日差在一个相对完好的客厅坐下,两人相互交流了一会。
    宁次明白了父亲此时的时间线,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被人用秽土转生了,看样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