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在动漫世界挑选战士 > 第八十四章 发展的世界
    可以说更木剑八每天不是在战斗,就是走到战斗的路上。虽然绝大部分都没办法破防,但破防的都极具战斗意志,面对这种对手,更木剑八拿出了认真的姿态。至于剩下的人,因为无法破防灰心丧气的人,或被更木剑八恐怖的战斗意志吓到的人,可以向尸魂界提交调队申请。
    不过即使每天面对的是恐怖的更木剑八,十一番队的数量还是在不断增多,就目前来说,十一番队的人数是最多的。同时现世中一些医生极大的增强的四番队的医疗能力,普通人选择医生,内心深处一定产生过拯救生命,抗争死亡的想法。而在尸魂界里,这类想法很大程度将影响斩魄刀的能力,所以说这群医生一旦觉醒,就将拥有极强的治疗能力。
    就算没有觉醒,熟练的医疗技巧,还是让不少从十一番队厮杀回来的人,感觉自己得到了来自天堂的救赎。感觉到自身危机开始缓解,瀞灵廷也开始伸手恢复对现世的掌控力。但就在这时,新生死神里出现了第一个始解的人,这个觉醒的速度放瀞灵廷震惊,怎么这么快。
    面对着这么快觉醒的死神,瀞灵廷上层立刻将这名死神叫过来问情况。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混沌空间里出现了一个叫始解战斗室的存在,一小时消耗1万的混沌点,可以让你直面自己的斩魄刀。与之相关的还关卍解战斗室,消耗混沌积分更是恐怖,一小时100万点。
    觉醒的新生死神名字是宫上野树,因为曾立志当医生,所以斩魄刀的战斗能力不强。斩魄刀的名字是,结层棉。能力是刀身变化出数条长长的绷带,绷带质量极好,可以承受一部分伤害,绷带向对手卷去。有一定控制能力,当然根据瀞灵廷的实验,发现当被结层棉卷住的友军,被覆盖的地方,伤口会自动愈合。
    当然这消耗的宫上野树的灵力,除此外当友军被结层棉卷住后,宫上野树对治疗鬼道消耗减少,容易节省灵力。面对这样的人才,瀞灵廷上层眼睛都亮了。可以说现在瀞灵廷已经发现了混沌空间的好处了,几天后,死神始解的数量开始激增,负责登记的死神,这几天可以跑断腿了。
    一起来他就要去登记,四番队有始解者,六番队也有,就这样平时慢悠悠的登记死神从早跑到晚。这一职业一跃成为死神里最累的职业,一个用瞬步的登记死神,心想到:“可恶,这么多人,要是有分身术就好了。”他不知道,他这个想法将在两天后便实现了。
    瀞灵廷的实力在不断增强,一些因为人数问题无法实施的大项目也开始重新启动。现世里,混的最惨的就是虚了,大部分正常的整,优先化为死神,向井上昊,小琪一样。只有一小部分罪孽深重的人,死后直接化为虚。而出现在现世的虚,基本上一出来就看到身边的灭却师和死神,挽着弓指着它,提着刀看着它,关键还不止一个。大量虚的死亡又带动灵子浓度提升,灵子浓度提升又带动灭却师等职业技能伤害提升和对虚的吸引力。一种良性循环便出现了,现世的东方科学家不甘满足,盯上了虚背后的世界,也就是虚圈。东方世界因为大部分人,因转职成了灭却师,一种对虚天生的厌恶感便在驱使他们去消灭虚。
    在西方的邦德世界里,因为对虚没什么直接的厌恶感,所以即使虚出现也没人管。直到虚动手吃人,才有一些警察来处理虚。可以说虚只要是不吃人,就没人根本不管,只有少数转职成灭却师,死神的,属于看到虚直接动手,相对于数量巨大的虚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一些虚也学乖了,就单纯地吸收现世的灵子。
    这样导致西方灵子浓度开始下降,与东方成反面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一些往返东西方的商人感觉到了差异。一个国际交流的网站上来自华夏的一篇西方环境缺”氧“论,引发了东西方的强烈反应。一开始西方是这样想的,“什么,你们那到处雾霾的国家,有什么资格说我们环境差。”
    看完后,一脸懵逼,“啥,我们的灵子浓度太低,降低了技能伤害,修炼速度太慢,政府站出来解释一下。”一些不信邪的西方人特地从欧洲坐飞机来到东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东方呆着好舒服啊,感觉好像泡到温泉里。还有好次的,饺子真好次,欧洲的同胞们啊,我决定了,不回国了。“
    这样的贴子不断出现在跨国网站上,西方的政府很快经过调查,发现了处理虚的差异。在明白了关键点后,一篇有关虚的危害和好处的征缴公告被贴了出来。这时西方的虚才被处理,一群五颜六色的元素怪物嗷嗷叫地冲上前去,将另一种空心鬼面怪物撕成两半的画面出现。
    经过西方人民群众和政府联合处理,几天内虚的数量从原来的和流浪猫一样的数量,减少到只剩个位数。欧洲的灵子浓度从减少技能伤害到把这个负面效果摘除,正当欧洲人表示我花了几天的时间就追上你们时。东方的人研制出了一个灵子浓度侦察计,并把原理和制造方法公布出去后。。
    欧洲人很快就做了出来,然后看了自己这边的数据,此时东方已经将自己各个地方的数据公布出来。当看到和东方平均数差一位数的数值,欧洲人难得安静地不说话,同时将带有怒火的目光看向了政府。
    井上织姬的笑容比以往更灿烂了,作为妹控的井上昊,看着每天满脸笑容的井上织姬便感觉到自己的责任。“我是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她的笑容。”校园里龙贵和一护的关系忽然变得冰冷起来,虽然平时两人互动就少,但一次体育课合作,一护和龙贵分到了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