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210章:幸福感是对比出来的
    对于家长而言,最头疼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自家孩子的叛逆期了,真的是让人生气又无奈,打又不能真的狠下心来打,讲道理又讲不通,他就知道认死理,认自己的理,所以让人头疼无比。
    而现在的江流,给观音菩萨的感觉便是这样了。
    讲道理吧?完全讲不通啊,甚至他自己还有一套高大上的道理,能怼得你哑口无言的那种。
    动手吧?怎么动手?难道还真的捆了他,逼着他强行踏上西行之路吗?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观音和江流两个人的嘴里,都是长篇大论的道理,试图说服对方,可是,你来我往的争执了许久之后,双方似乎都发现难以在言语上说服对方了,慢慢的也就住口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样,谁都不说话了。
    “玄奘,你是铁了心的要留在五庄观了吗!?”沉默了许久之后,观音菩萨的脸色慢慢变得平静了下来,也多了几分冷意。
    “阿弥陀佛,弟子不过是度人先度己罢了,若是连自己都度不了,又谈何度化他人,还望菩萨能够理解!”江流开口,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了,但是却外柔内刚。
    姿态低,可是自己所坚持的事情却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
    一路西行,虽说到了灵山的时候,便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可这西行路上,却也是斗智斗勇。
    今天,江流就觉得自己自己态度应该强硬一把的时候了。
    这么久以来,江流一直都在拖延时间,可一直都控制在说得过去的基础上,为何这只不惜和观音菩萨硬怼几句,也要留下来呢?当然不只是单纯的拖延时间而已,最主要的还是镇元子。
    这样的大佬,就算是手指缝里漏一点也够自己受用无穷了。
    而且,更主要的是,江流也想从镇元子这里打听一些事情。
    比如,作为道门的镇元子,对于西行取经,对于佛教大兴是什么样的态度?
    比如,这西游的世界,是否和自己所认知的洪荒世界是一样的?
    当然,也可以趁此机会,好好的试探一下观音菩萨对自己的容忍度大概能有多少。
    既然是斗智斗勇,自然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斗智而已,该坚持的时候,就算是让观音不爽,自己也得坚持。
    而在江流看来,这次的坚持是非常值得的!
    只是,盯着江流看了看,观音最后没有办法,也只能退而求次了,道:“既然你想要留下来,求个念头通达,那么我也不强迫你,但是,取经大业关系芸芸众生,决不能让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太久,半年之期,半年之后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得在这多作逗留,叨扰大仙!”
    “好,半年之期!”这下,江流倒是没有再讨价还价的意思了,很干脆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真的在五庄观停留百年?除非镇元大仙和如来他们之间的交易没有达成,否则的话,自己根本留不了多久。
    这次观音亲自前来,而且佛门也和镇元子之间交易好了,自己能够争取半年的时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
    见好就收,进退有度,原本连拖延时间的可能都没有,这次,能够抓住机会停留半年,江流也知道这应该是观音所能接受的最大限度了。
    这半年已经是赚到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嗯,既然如此,希望你能在大仙处好好的!”听得江流没有再讨价还价的意思,观音的脸色稍霁,微微点头说道。
    说话间,目光落在镇元子的身上,微微躬身,道:“如此这般,接下来的半年,玄奘就叨扰镇元子大仙了!”
    “不行!”只是,听得观音居然妥协了,镇元子却急忙的摇头,高声叫道。
    这个话出口,又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镇元子,不明白他这幅反应,又是怎么回事。
    “我真是太难了!”听得镇元子拒绝的话语,观音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只觉得身心俱疲。
    原本这次过来,观音是大包大揽的把这次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通知玄奘一行人可以继续西行的。
    可是,事情怎的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
    江流不肯走!?好不容易,好说歹说的让他终于答应下来了,这下好了,镇元子大仙又不肯收了?
    就这么一件原本来抢功的事情,都能变得这么为难?
    第一次,观音的心中甚至诞生了撂挑子的想法了。
    作为西行大事的总负责人,若是这件事情完成了的话,对自己而言,也是莫大的功德,所以,尽管明知道这件事情有些困难,可观音还是高高兴兴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但是现在,观音突然冒出个想法来了:自己结下西行总负责人的工作,是不是做错了?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在观音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罢了。
    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观音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绪,目光落在镇元子的身上,道:“不知道大仙你有何顾虑!?”
    江流这个时候也认真的看着镇元子,心中诧异,自己这些日子待在五庄观,过得还不错,而且江流也没什么得罪镇元子大仙的地方啊?
    为何?只是在这盘桓区区半年的时间而已,他这么果断的就拒绝了?
    要是按照猪八戒的说话方式来说,大仙,你变了,你以前很喜欢我的,刚来的时候没时间招待我,还要特意叮嘱自己的弟子打两颗人参果来招待我,可现在呢?想在你这里住半年而已,就想把人赶走了吗?
    原本旁边的清风明月两个道童,听到观音妥协了,心中还非常的高兴,这些取经人又可以在这住半年了,这也很不错啊?可是,镇元子这么果断的拒绝,又让他们两个都愣住了,奇怪的看着师父。
    “哎,菩萨,你是不知道啊,我这五庄观乃是清修之地,可自从玄奘他们一行人在这里,每天吃肉喝酒,赌钱骂娘的,都快把我这五庄观变成乌烟瘴气之所了,甚至连我这两个童儿都深受影响,所以,我觉得玄奘他们一行,并不太适合留在五庄观!”摇了摇头,镇元子长叹一声的说道。
    吃肉喝酒!?赌钱骂娘!?
    听得这个话,观音菩萨的嘴角也是微微抽搐了一下,难以相信五庄观变成这幅模样的话,该是如何的景象。
    好好的想象一下,观音突然觉得心情开朗了不少,若真是如此的话,似乎还挺有意思的?
    到了这个时候,观音菩萨的心中,算是恍然大悟了,难怪镇元子大仙把玄奘他们一行人扣下了之后,自己却火急火燎的跑去灵山提条件了,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吗?
    “这……”听得镇元子的话,江流的脸上也闪过一抹尴尬之色,镇元子大仙的这番话,让他是无言以对了。
    硬要说的话,自己像是来别人家做客的,原本这家里的主人自然是欢迎。
    可是住了几天之后,人家原本两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被自己带坏了,这人家能高兴得了才有鬼了,自然是巴不得赶紧吧自己赶走了。
    “阿弥陀佛,玄奘想要留下了,也是为了偿还对大仙的愧疚之心,刚刚我也劝说了良久,大仙也是亲眼所见的,想来他与大仙你有缘,所以,还望大仙不要推辞了!”心中暗暗一笑,对于江流留下来这件事情,观音倒是觉得挺开心的了。
    “玄奘啊,犯错的是你的弟子,和你没关系,其实我对你还是挺欣赏的,那个,西行大业为重,你还是赶紧上路去吧?”镇元子的目光落在江流的身上,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劝说道。
    “咳咳,大仙,之前就说过了,教不严师之惰,虽说是悟空冲撞了你,但是,我这个当师父的自然是要一力承担了!”看镇元子的模样,人家摆明了就差点下逐客令了,江流干咳了两声,答道。
    “那个,我愿意再打九个人参果,开一个人参果会,为你践行如何!?”
    看江流死赖着不想走的模样,镇元子大仙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吱吱吱……
    看着镇元子的这副模样,旁边的孙悟空乐不可支,笑得吱吱笑。
    旁边的观音菩萨看到这一幕,嘴角也微微扬起。
    有的时候,人心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刚开始的时候,观音觉得自己真是太难了,甚至有些气馁,脑海中都闪过了撂挑子不干的心思了。
    可是现在,看着镇元子大仙这幅模样,为了能把玄奘送走,大出血的愿意再拿出九颗人参果出来,办一场人参果会,完全是哄着他们离开的心思了,镇元子大仙心里的苦,可想而知。
    看到镇元子大仙都是这幅模样,观音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苦,似乎又不算什么了?
    嗯,果然,幸福感都是对比出来的。
    看到别人过得比自己还要惨?似乎,再苦的日子都能过得下去了?
    苦啊!
    的确,不只是观音觉得苦,镇元子现在也觉得苦。
    之前还想着把他们关在这里,好和佛门谈条件?
    现在,自己是恨不得赔本把人送走了……
    早知今日,镇元子觉得当初自己就该把五庄观关上,谢绝访客,五庄观上下都去玉虚宫论道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