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524章 不想要命
    调戏的话语传入耳朵,大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当然,这不是羞红的,而是气红的。
    “小娘子,不要害羞嘛,来,给本将军看看。”王行本抬手欲去掀“美人”脸上的袖子。
    他的手刚触及“美人”的袖子,袖子却从他手上滑过,随即胸口传来一阵疼痛。
    “唔......”
    下一刻,怀中的“美人”扑倒了他,左手手臂狠狠地压住他的胸膛,右手握着发簪,用尖利的一头对准了他的喉咙。
    “别动,否则我要你的命。”大全亮出了原本的嗓音。
    王行本脸色大变:“你......你居然是个男人?”
    “阿耶,救我......”
    听见儿子的呼救声,王行本连忙看向旁边。
    却见一个容貌秀丽的小丫头将匕首架在了他儿子的脖子上,他的儿子被吓得哇哇大哭。
    与此同时,门外冲进来一群人,他们手持大刀,朝着王行本冲去。
    “快救大将军。”
    将军府的人“唰”地拔出兵器,朝着左四等人冲过去。
    看见这一幕,周围响起了女子的尖叫声以及小孩的啼哭声。
    接着,宾客四处逃窜,场面陷入了混乱当中。
    “都给我住手,否则我就杀了王行本。”大全大声喊道。
    “还有他的儿子。”王庾紧跟着喊道。
    “放开我......”手中的人质开始挣扎。
    王行本的儿子才五岁,在最初的害怕过后,他开始本能地挣扎。
    但他的动作毫无章法,好几次差点碰到匕首,吓得王庾赶紧把匕首移开。
    这会儿见他挣扎得厉害,干脆扬起手,一掌劈晕了他。
    “大郎......”王行本的妻子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不要动我的儿子。”王行本唯恐王庾再动手,立刻大声喊道:“都给我住手,住手。”
    将军府的人立刻停止动作,但手中依然举着兵器,全神戒备地望着这群“刺客”。
    王康达等人立即朝王庾和大全靠近。
    左四走到王行本身旁,将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示意大全起来。
    大全起身后,将王行本拽了起来,抬手就想扔掉手中的发簪,去拿郝绶递过来的大刀。
    垂眸一看,见是一根金簪,抬手就插回了发髻,然后接过郝绶递来的大刀,走向王庾。
    “我来吧。”
    大全从王庾手中接过王行本的儿子,让王庾腾出手来。
    “你们是谁?为何要杀我?”王行本见儿子暂时没事,开口问道。
    大全忍不住在心中骂道:蠢货,要杀的话早就杀了。
    王行本是看着王康达说的,因为他站在众人中间,看容貌年纪也比其他人稳重,王行本就以为他是领头人。
    然而却是个小丫头回答了他的话。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吾乃王庾,今日也不是想杀你,就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王庾站定在王行本的面前。
    王行本:“......”
    好好谈谈?舞刀弄枪的,这是好好谈谈的样子吗?
    “你做主?”王行本不太相信地将王庾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实在没看出来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当然是她做主了,她可是我们大唐的晋阳公主。”大全冷哼。
    大唐人?
    王行本脸色一变,下一刻,表情充满了鄙夷:“怎么,大唐没人了?就派一个小小的丫头来与我谈?”
    有人提醒他:“大将军,晋阳公主王庾是晋阳神童,她曾跟随唐朝皇帝赴过洛阳上巳节盛宴......”
    听见这话,王行本神色一僵,想起了“晋阳神童”的名号。
    “是你?”
    “没错,就是我。”王庾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现在我有资格和你谈谈了吗?”
    王行本沉默了一瞬,“......你想跟我谈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把蒲坂城给我,顺便把手底下的兵也给我。”
    王庾的话说得漫不经心,但在众人听来,却是心惊肉跳。
    年纪小,口气倒不小。
    “呵呵~”王行本忍不住冷笑:“你觉得就凭你们这几个人就能打得过我将军府的将士?”
    “当然打不过。”王庾没有逞嘴上之能,很自然地认输。
    下一刻,她话锋一转:“但我也没想过和他们打,我就和你打,很显然,你已经输了。”
    王庾的目光落在他的脖子上。
    王行本的脸顿时就黑了,他看向手持大刀的“美人”,目光充满了愤怒。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威猛的美人啊?”大全回瞪过去。
    王行本:“......”
    众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咳咳......”王庾掩嘴咳嗽了两声,压下心中的笑意,板着脸道:“王将军,想清楚了没有?我的忍耐性可不是很好。”
    王行本往底下看了一眼,见部将对自己眨了下眼睛,心中稍安。
    他的弓箭手即将到来......
    “你不就是想要我投降唐朝吗?如果我投降了,唐朝封我做什么官?”
    王庾想了想:“给你一个刺史吧。”
    每次有人以州县归附唐朝,一般情况下,李渊会封这人做刺史,所以王庾估摸着王行本若是归降唐朝,李渊大概最多就是给他一个刺史当当。
    “呵~”王行本发出一声冷笑:“我如今是大将军,比刺史不知高多少,还是一城之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们唐朝就给我一个刺史,也太没诚意了。”
    王庾脱口而出:“刺史也是一城之主,跟你的大将军差不多。”
    “这样说来,我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降?”王行本反问。
    王庾一愣,他说得有道理......
    厅内的火盆早已熄灭,无人添炭,大全冻得直打哆嗦,忍不住朝王行本吼道:“少啰嗦,投降还是死,选一样。”
    王行本:“......投降。”
    左四不由地挑起眉梢,这么容易就投降了?
    疑惑刚起,门外就冲进来一群人,他们手持弓箭,迅速将王庾一行人包围起来。
    王康达等人脸色大变。
    “哈哈,我告诉你们,外面都是我的弓箭手,你们逃不出去的。”王行本忍不住肆意大笑。
    左四将手中的刀往后退了一分:“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要命了。”
    王行本的笑声戛然而止,感受到脖子上的寒气,他立刻叫道:“且慢,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见左四没有再动作,王行本看向王庾:“晋阳公主是吧?你应该也看见了,这里里外外都是弓箭手,你若是杀了我,你们也逃不出去。
    “不如你放了我,我也放你们离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