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娆灵尊 > 第一百零九章:我就是李宁
    “曦儿,你说我是谁?”
    面对广仁曦的警惕和疑惑。
    黑柱上被绑的男人似乎觉得好笑。
    泛着红晕的细长丹凤眼细细打量着广仁曦的灵识,仿佛在透过她的灵识端详她的脸。
    干裂的薄唇勾起,反问了一句。
    “你和李宁是什么关系?为何会被困在这里?”
    广仁曦感觉到男人有些诡异,只能跳开话题状似无意寻找着识海出口。
    “我和李宁?”
    “曦儿,我就是李宁啊。”
    温柔中带着邪气的声音继续通过灵识传进广仁曦大脑。
    广仁曦眉心忍不住狠狠一皱。
    ……
    感知被识海中的人隔断。
    李宁根本不知道广仁曦与他识海中的人交流了什么。
    灵识被挡识海之下,内视之下,李宁看着灵海之上的翻滚萦绕着黑色光芒云层,脸色难看的吓人。
    翻滚云层是灵海与识海的分界。
    而那光芒。
    却是他所设的结界。
    纵使被困这么久,依旧没有削弱他的实力吗……
    ……
    被挡识海之外的李宁心急却无法冲破阻碍。
    而位于李宁识海之中的广仁曦灵识,却在听到岩浆包围中的诡异男子的话后,脸色一变再变。
    “几万年前所有大陆灵气充沛时,可没有兽人一生最多只能化形两次的说法。”
    “你会疑惑我为什么是人身蛇尾,那是因为你所在的大陆灵气过于匱乏,难以出现可随意变幻形态的兽人。”
    “曦儿,知道洪荒吗?那是我的出生地。”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快点成长起来。到时候,我带你去那里看看。”
    “虽然那里没你这个大陆这么安乐,但我想,你会喜欢那里。”
    “还有。”
    “曦儿,别想着杀我。”
    “因为你受伤了的话,我会心疼。”
    广仁曦从始至终一动不动的在听着,她只问了几句话。
    被粗大铁链捆绑住的诡异男人便开始近乎病、,态的自说自话。
    只是听到这里时,她的心神一凛,灵识视线俱凝在了他脸上。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我何时说过要杀你?”
    广仁曦话音刚落。
    却听到男人轻笑了一声。
    “曦儿,你不乖啊,被我发现了还不承认。”
    “你进我的识海,不就是想杀我吗?”
    “我是蛇族,对杀气可是最敏、,感的。”
    “曦儿啊曦儿,要是别人敢在我面前耍小心思,早已经化为了我腹中食物。”
    “也就是你,皱个眉我都要心疼好久。”
    男人的话让广仁曦感觉极其复杂。
    她原本猜测男人只是被封印在李宁识海的妖物。
    可男人所说的事,却只有李宁能看见并感知。
    可……怎么可能会有两个李宁?
    还有男人所说的上古洪荒?
    闻所未闻,各国与各宗门,包括野史都无记载。
    饶是知识面不浅的广仁曦,此时也不知道如何解析眼前的诡异之事。
    “你究竟是谁?”
    广仁曦不相信他是李宁。
    “呵呵呵!曦儿,你竟还不相信我的身份吗。”
    “但我现在没有办法和你详细解释了,某人想自损识海来救你,我可不能让他犯蠢。”
    “曦儿你记住,李宁你杀不了。”
    “因为我就是他,我不会让自己丢了性命。”
    “我不想伤害你,所以你不能再生坏心思了知道吗。”
    男人拨散的墨发及腰,遮住了大半胸肌和肌理分明的腹部线条。
    身下伤痕累累泛着血光的漆黑蛇尾连着人身被迫环线滚烫的火红岩浆石柱。
    男人的周身充斥着血、,腥危险的阴冷气场。
    可男人带着邪气的面容之上,却带着普通兽人对待喜爱之人应有的温柔。
    甚至因为这份温柔。
    男人带着磁性的性感嗓音都令人感觉温柔似水。
    而就在男人话音落下之后,广仁曦便发现自己灵识闯入的入口再次出现了。
    扫了男人一眼,不及多想,广仁曦便迅速从入口退出。
    恐再生变,也不看李宁下方灵海的情况,直接退回了自己身体。
    正在凝聚灵力想攻击自己识海结界的李宁,见广仁曦退了出去,灵识一散,立马睁开了眼。
    睁眼。
    入目的便是怀中少女眉头紧皱的绝美脸庞,以及少女那双,在月色之下欲发幽沉莫测的惑人狐狸眼。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把甩开李宁的手从他怀中跳开。
    广仁曦这个行凶未成的人先抢夺了主动权。
    李宁抬头,看着站起身的广仁曦。
    他是蛇族,其实夜视能力极好。
    比如现在。
    他能清楚的看见。
    少女下鄂线条极美,连带着少女目露不满皱眉看他时,都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惑人魅力。
    配上少女那偏清冷的气场。
    完全就是他最喜爱的模样。
    李宁一时没有答话,只静静看着她。
    微风抚过。
    周围树叶沙沙作响。
    衬得李宁与广仁曦周遭愈发寂静。
    “为什么不回答我?”
    “你不是说不会对我说谎吗?”
    月色正明,广仁曦也能看清坐于地上的李宁神色。
    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不说话,眸光轻闪,神色一下变得凌厉冷漠。
    “你就这么讨厌我?”
    “讨厌到要杀之而后快?”
    “现在还要说出这种话,逼我对你生出不满。”
    “曦儿,我问你。”
    “你到底,有没有心?”
    李宁看着广仁曦,慢慢站起了身,一步一步走到了她面前。
    弯腰,低头,捧起她的脸端详着,细长丹凤眼尽是疑惑,一字一句的问向她。
    广仁曦的脸被李宁捧住,鼻息交缠间,被迫与其四目相对。
    李宁的眼睛细长,眼睛幽暗似夜,令人看不透他的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
    听到李宁的话,又对上李宁的眼睛。
    广仁曦竟无意间将李宁细长幽暗的丹凤眼,与李宁识海中的诡异男人眼晕泛红的细长丹凤眼重复。
    恍惚之间。
    她竟有些信了诡异男人的话。
    两个都是李宁。
    “李宁,我们做个约定吧。”
    广仁曦对李宁的指责不否认也不承认。
    她甚至不想知道李宁为什么会知道她想杀他。
    她只知道。
    她杀不了李宁。
    只能另想办法。
    远离他。
    “什么?”
    李宁根本没想到。
    在这种情况下,广仁曦没有解释没有回答,只给了他这么一句话。
    “什么约定?”
    李宁皱眉。
    细长丹凤眼凝视着广仁曦的眼睛,似是想看透她的心思。
    “一个让你我都省心,不互相猜疑排斥还能有个结果的约定。”
    广仁曦眸色平静。
    面色沉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