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妖娆灵尊 > 第一百五十九章:被骗
    毫无疑问。
    这一场比赛,广仁曦赢了。
    场上的喝彩声参差不齐。
    广仁曜却站在观看台上,看着下方台上的广仁曦,在静静听着台上一众老裁判与宗门弟子的夸赞。
    而离他不远处。
    却有一黑袍男子,与一娇俏少女。
    看着台上的广仁曦。
    脸色阴沉。
    接后几天的文试比完后。
    广仁曦拿了一个不错的名次。
    武试,却和广仁曦没有关系了。
    她只要参加一场最末尾的修灵者比试就可以了。
    而距离修灵者比试没几天的时候。
    广仁曜却终于找到了她。
    将她堵在了客栈。
    “曦儿,比赛已经比完了,你今天就跟我回遮天国。”
    广仁曜一袭黄~色锦服加身,白嫩俊秀的脸上布满疲倦,一双狐狸眼紧盯着房中广仁曦。
    言语竟带着急色。
    还有一丝强硬。
    “还没有比完。”
    漆黑瑞凤眼平静至极看着广仁曜,广仁曦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她要参加修灵者比试。
    听到她的话,广仁曜呼吸粗了几分。
    一把扯过广仁曦面前的雕花椅,坐到了她对面。
    “曦儿,这个最后的修灵者比试,是为了让年轻修灵者在大宗门表现所设。”
    “你不用进宗门,实没有必要参加这个比试。”
    广仁曜的语气尽可能的温和,让自己的急色淡下。
    可广仁曦的一句话,却直接令他绷不住温和神态了。
    “我何时说过,我不加入宗门?”
    广仁曦说的随意。
    广仁曜听言却立马咬牙,睁大眼睛瞪着他。
    “你知不知道,进入宗门,不可配戴幻形器?”
    广仁曦回视着他:“那又如何?”
    “你答应过哥哥,不会暴露身份,难不成,你想食言?”
    事关广仁曦的安全,广仁曜可不会由着她性子胡来。
    “我不会让自己发生危险。”
    广仁曦觉得,她有能力自保。
    “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有多强大……”
    听到广仁曦这句话,广仁曜就知道,广仁曦根本没将他们的提醒放在心上。
    当下头疼起来。
    “曦儿,咱们明年再来好不好?”
    “到时候父亲醒来,哥哥们知道想害你的人是谁。”
    “将那人解决了,你再来参加这个比赛好不好?”
    广仁曜知道强拉硬拽将广仁曦带回去是不现实的。
    立马平复了下心情,与广仁曦打着商量。
    广仁曦觉得好笑。
    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广仁曜见状,以为自己的游说有效,狐狸眼闪过精光。
    立马将雕花木椅拉到广仁曦身旁坐下,开始循循善诱道:
    “曦儿你看,你现在才十六。”
    “这个比赛年年有,你明年来参加完全可以。”
    “跟六哥说说你想进的宗门,六哥给你做个参考。”
    “但不管是什么宗门,到时候你用一年的时间训练,一定能如愿进入。”
    “曦儿,你觉得怎么样?”
    广仁曜看着广仁曦的脸,不错过她脸上的任何神色。
    可广仁曦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平静回了一句:“不怎么样。”
    广仁曜:……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七“弟”,性格与自己的前几个兄长有的一拼。
    暗道一声都是他们把广仁曦带坏了。
    广仁曜心思一动,开启了怀柔政策。“曦儿。”
    “你如此任性行事,不说六哥,便是其它哥哥也会害怕。”
    “你若是真遇到了危险,便是昏迷的父亲醒来,只怕也会心疼害怕。”
    “你能不能为了哥哥们和父亲,听六哥的话?”
    广仁曦看着一脸悲情的广仁曜。
    淡定摇了摇头。
    她费尽心思,等的就是这一天。
    怎么可能被广仁曜说动。
    那个什潜在的敌人,若是真敢来杀她。
    她还不信自己回击不了,还躲不过去。
    广仁曜见广仁曦态度如此坚定。
    眼神轻闪。
    随后脸色一垮。
    趴在桌上,一脸欲哭无泪无可奈何的看着广仁曦。
    “曦儿,你变了。”
    “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哥哥。”
    随后,他又叹了口气。
    “一定是因为你恢复健康后,与哥哥相处太少,导致你对哥哥的话生了排斥感。”
    “若是这样,那就是个大问题了……”
    皱眉说着,广仁曜突然靠近广仁曦道:
    “既然你不想回去,非要参加比赛进入宗门。”
    “六哥就留在这里保护你。”
    广仁曦挑了下眉。
    诧异看着他:“你确定?”
    只要广仁曜不劝她回去,多一个人,她无所谓。
    广仁曜见她怀疑,眼里似以往一般,露出宠溺之色一笑:“曦儿还不信我?”
    “反正家中有三哥在照料父亲。”
    “我本来就是为了保护你,劝你回遮天国才来苍穹国王城。”
    “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六哥劝不动你了。”
    “但保护好你,却是六哥必须要做到的。”
    广仁曦听言并没有多疑。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广家人对她,先前那是毫无原则的宠爱。
    现在哪怕她“恢复”了神智。
    确认了她的身份。
    会一如既往像之前那样保护她,也不奇怪。
    “那曦儿你是同意了~”
    广仁曜一脸笑意看着广仁曦。
    广仁曦却没过多注意广仁曜闪烁了几下的眼神。
    ……
    因为广仁曦的许可。
    广仁曜便直接住进了广仁曦的房间。
    而没几天,属于修灵者的比试,正式开始了。
    而广仁曦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转凉,房中没那么燥热,每天都有嗜睡的感觉。
    而在轮到她比试的前一天晚上。
    广仁曜破天荒大展厨艺为广仁曦赢得胜利,给予她鼓励支持。
    可广仁曦在吃了他那顿饭菜后。
    却直接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
    当广仁曦醒来时。
    她发现自己被特殊绳索绑住,身处一华丽的马车内。
    马车正不缓不慢的向前走着。
    广仁曦借着马车窗的广,看见了马车内的另一人。
    “你说留在苍穹国陪我比赛保护我。”
    “就是为了骗我,给我下药将我绑回去?”
    看着马车内昏昏欲睡的俊秀少年。
    广仁曦神情并无多大波动。
    纵使她,连灵力也用不出了。
    先是李宁,后是广仁曜,竟都有限制修灵者灵力之物。
    漆黑瑞凤眼有一瞬幽沉,广仁曦一瞬不瞬看着少年。
    “我是为你好。”
    “谁让你不听劝。”
    广仁曜神情极为疲惫,像是几天没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