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带着直播系统闯异界 > 第四章 小哥哥你好帅啊
    唐刀毕竟是个城府深深的人,心态失衡没有持续多久就调整好自己,一路对存在感很低的侍卫们点头示意,终于到了那个平平无奇的雅间。
    “见过尊者。”唐刀道,跪地的他并不不抬头,但双眼疯狂又隐秘的扫视周围环境。
    入眼只见一个小孩在毫无形象的大口吃喝,却没有一个人伺候。一幅画面在他面前展开:一个一直受到师傅精心秘密培养的弟子正值叛逆,找到机会逃离了师傅的视野,还没玩够,师傅就找到了他,他又不服气地和师傅吵完,把侍奉的人赶跑,故意恶狠狠的吃饭以示不满。
    “唐刀。”
    “属下在。”
    哪怕思绪万千,唐刀的回答也没有慢上分毫。
    “本座听说过你,”,楚寒玉站了起来,背过身去眺望窗边,“上次听说你时,你还是武皇境界,一转眼就被明中殿派来做万伞城的城主,哦,对,你把它改名万伞魔城了……你为什么这么干?!”
    话到最后突然严厉了起来,唐刀头皮一麻,几乎拼尽全力也开不了口,可是他终于说出:“因为属下觉得大殿下也想追随您的脚步!”随后他竭力控制自己的本能反应。
    唐刀必然知道万象魔尊在问什么,这一切都是他一手导致的。
    五年前又一场尊者级的大战后,踏月魔尊陨落,天下震动。万象魔尊归来后,就在自家大自在天宗的匾额上加了个“魔”字,要知道即使一直被称为魔道,也没见过谁家宗派如此自称。
    当时这件事在大自在天魔宗内部引起的轰动,甚至比踏月魔尊陨落还要大,以至于最后连八卦的都没有多少,最普遍的观点是:尊者对自身和宗派的认知发生了变化,这会导致什么简直一目了然——开战!
    后来还传出万象魔尊要和其他全部尊者和圣地开战的说法,内部讨论到了白热化时,尊者径直去闭关了。所有人,包括得到消息的其他宗门,都在静静注视着这场暴风雨前的宁静,个别小宗门都躲到了附属天青界的小千世界。
    终归自打二十年十一位尊者们混战,所有天青界人就有预感:一场席卷全世界的宗派大战要来了!谁想这二十年至尊们像初出江湖的楞头青一般天天打架,还不忘默契地把下面的人控制得很好。各个宗门圣地发生冲突的都没有几个。但是几位大佬究竟因为什么争吵,真应了那句话“咱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敢问。”
    可接连三位至尊陨落这件事实在太大了,大到阴云笼罩在每个天青界的有识之士心头。
    唐刀毫无疑问是其中一员。大自在天魔宗出身的他对权力的渴求始终很大,在武皇时就立下赫赫功劳,却不请求外放,直到资历可以做长老又晋升武帝之后,一举拿下万伞城的城主之位。拿下这一特殊的城池之后,立刻把它改为万伞魔城,直追尊者的步伐。可以说一下把所有筹码都推上赌桌!疯狂的人人侧目!何况这一切都是唐刀在万象魔尊闭关时的区区五年内完成。期间各种和拟定任命的明中殿勾心斗角,利诱威逼,已经可以写进一部讲心术的书中。
    可是唐刀终于是赌赢了,而且比他预想的所有方式都要好。因为这位殿下的突然出现,他居然有直面自家魔尊的机会!比用书文说明原因好了太多太多,唐刀不由对张宁满是感激。
    “哦?你这样想?……既然如此,以后你看着他吧。”
    楚寒玉没有表露出任何倾向,只是淡淡道。
    “属下遵命!”唐刀恭谨应下。
    两人随即向张宁看去,张宁刚刚慢下吃饭的速度,正啃着一个大骨头,见两人一起看来,他不悦的白了一眼唐刀。
    其实他们这番对话并不是用中文说的,所以张宁一点没听懂,不过张宁完全明白发生了啥,不就是这个想把他切片研究的青年找了这个人来看着他吗?真是想得美,他随即白了一眼这位大叔。
    这个白眼落到唐刀眼中更是坚定了他的看法:这是位恃宠而骄的殿下!(殿下这个词是对万象魔尊亲传弟子的专称)
    楚寒玉堂堂一个活在天青界顶点的人,自然不会等一个小屁孩儿吃完饭再问他话(主要是张宁一点没停下的势头),实际上楚寒玉只是因为他的大弟子遗留下一堆想法干到一半,而这个和他来自同样故乡的小孩身上或许有突破口而已,不过这都不急在一时,所以他吩咐了两句就回到了房间。
    谁知他刚回到房间,就有一人从阴影中走出,那人眉目英俊,一身劲装,身后一条披风毫无声响的令人悚然,好像水波在灯影下流淌。
    正是冥宇魔尊——邢祁罗!
    “你出关了?”邢祁罗开门见山道。
    “是的,我……你成功了?”楚寒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和他多年好友,哪怕邢祁罗没有表露出任何不同以往的地方,楚寒玉依旧从他微末的眼神与及语气中看出了什么。
    “是的,我成功了,我找到了安全进出幽冥空间的办法了!”邢祁罗目光灼灼道。
    楚寒玉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微微一惊,真心笑道:“我早该料到是你先走出这一步!其他人半路出家哪比得上你那在宇道的领悟?”
    邢祁罗只坚定道:“我们先去看看!”
    楚寒玉道:“现在就走!”毫无犹疑。
    一切手边的事都变成了小事。自家宗门都被忘到了脑后。楚寒玉更是半句话都没有吩咐,两人一步踏出,空间在他们周围破碎!随即两人消失在此间。
    一个时辰后
    张宁正躺在床上打算入睡。只听“哐啷”一声,一个人破门而入。
    张宁就见一个十四、五岁,古铜色肌肤,全身杀气腾腾的少年走了进来,站在他的面前一言不发,光线问题张宁没有看到他靴子上的血。本来就一直在东想西想的张宁见到他来,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难道是过来装逼打脸的二代?张宁心念电转。看我的骚操作!
    “小哥哥你好帅呀!”
    对面少年的脸一下就僵了。
    张宁见状暗自窃笑。刚才他已经想办法从那个一脸严肃恭敬对待他,中文却说得不是很顺畅的大叔那里问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今天拐卖他的那个青年居然是站在这个世界顶点的人物——万象魔尊楚寒玉!居然是这样的人要搞他……张宁一时之间简直心灰意懒,有点提不起反抗的兴趣。
    不过他仍未放弃,心中有了几个想法,只是现在他唯一的仪仗就是系统。又不愿意把瞩目值浪费在前期发育的各种小道具和无用的事上,所以他就只能减少装逼打脸的次数了,因此他一个成年人居然如此厚脸皮的卖萌……看来效果还不错。
    张宁盯着对面少年的反应。少年却只是僵着脸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话一字字往外逼出来:“你要什么?”
    张宁疑惑道:“什么?”
    少年道:“见面礼你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