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46回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第二天,清晨五点半,谷宁被窗外密集的叽叽喳喳声吵醒。
    打开窗户,一股清风夹着花香扑面而来,甚是舒爽。
    她舒适地眯了眯眼,伸伸腰,然后听到此起彼伏的鸟叫声,尖锐清脆。抬头一瞧,只见屋顶上方有无数燕雀在天空中盘旋,时而落在屋顶或者电线杆上。
    小小的身影像那一个个跳动的音符,灵巧,活跃,充满乡趣。
    恍惚间,谷宁仿佛回到从前上山采收果子和山货的日子。那时候爸妈还在,养了许多鸡鸭鹅,她每天都要满山捡鸡蛋,让父亲拉去卖给县城里的人家。
    干不完的活,抢收稻子,沤肥,割猪草,上学。有时候太累了,偶尔会想一想她要忙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歇歇?
    为了能够停下来,她忙碌之余抓紧一切时间与机会努力读书。不仅她要脱离这种生活,更希望父母也能逃离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
    但是人啊,就是贱,好不容易离开了,又想方设法地跑回来。
    只可惜,等她有空回来,爹妈已经不在了。
    想到这里,谷宁一阵黯然神伤……直到窗外出现一个头朝下,一双短小胖jio jio时而交叠,时而朝天伸直,小嘴里发出嘿呦嘿呦声的小姑娘时,她佛了。
    “……”
    (||| ̄△ ̄)?默默瞧着她从自己眼皮底下经过,看样子是打算绕院子一圈。话说她爸都教了些什么东西啊摔~!回头让他好看!还有没有一个姑娘样了?
    眼看就绕到后院了,努力保持佛系心情的谷宁赶紧喊停,“青青,你哥他们呢?去叫他们起床。”
    给丫找点事做做,看能正常些不。
    她接受姑娘家学一些防身功夫,倒立晨跑是什么鬼?!这孩子是不是看武侠电视剧看多了走火入魔?!如果是,回去就把电视扔了!!
    原以为她的话能让女儿恢复正常,不料,她家姑娘双手撑地,轻松自如地转过身倒着看她:
    “哥他们早就起床了,在外边跑步呢。”
    少年好胜,罗天佑发现好友的身手不赖,甩自己九条街那么远,不服气了,从今日起也要晨运打拳的说。
    这是她今早听两人起床的时候说的,当时她已经跑完一圈,开始做早操。
    谷宁听完默了,儿子肯锻炼当然是好事,但是闺女……
    “青青,把双脚放下。”她语气无力。
    啊?刚转身的小姑娘又转回来,诧异道:“为什么呀?”
    “你年哥在呢,这样不好看。”虽然孩子穿着吊带裤,衣衫整齐,谷宁仍然努力找借口,“而且你年纪还小,这么练以后长不高。”
    罗青羽:“……”
    长不高?嗯,有可能。
    听说年龄太小锻炼过度会伤害骨骼的正常成长,要知道,她以后是要长到一米七的人。想罢,她唿地放下双脚仰躺在地面,等恢复血液循环再正常行走。
    前世她跟老爸是正常锻炼,没有现在这么拼命。万一今世的身高因此严重缩水,必然又是她人生中的一桩憾事。
    待她静一静,想一想,一定能够找到更适合小孩子的锻炼方式。
    谷宁见她恢复正常,松口气,抹把汗,“歇歇再去洗澡啊。”
    得到闺女哦的一声答复,她赶紧去洗漱,然后给孩子们准备早餐,并且心里暗暗庆幸儿子交了一位出色的朋友。
    要知道,儿子在节假期间从未试过早上10点前起床的,除非有约。
    吃过早餐,她还要开始收麦子,一想到前后院的几亩地,和山里其它耕地成片成片的麦草就脑壳疼。
    至于方才那点感伤,早被儿女和杂事搅散了……
    罗青羽在地面躺了一会儿,翻身跃起,一路小跑冲出前院的门口,在附近找了一棵枝繁叶茂的楠木。爬上去用双脚勾着矮树杈,然后仰躺翻挂在上边。
    倒吊上半身晃来晃去的,精神好得很。她也算半个山里孩子,爬树是基本操作,没难度。
    昨晚,她九点不到就进了扇子,生怕过犹不及,累到极点便直接睡在修炼室。里边有时间漏斗,但不管用,因为它没有声音,容易让她错过回来的时间。
    所以,她把一个金属小闹钟放在修炼室,一到钟点就猛敲金属耳朵那种。高昂尖锐的钟声能把死人吵醒,何况她一介凡人了。
    由此来保证她睡眠充足,加上练的吸纳能量功夫,早上四点多醒来依旧精力充沛。吊着腿做悬垂摆动,时而曲起上半身做引体向上,间歇性抖动双臂。
    这时,从山林间的晨雾中跑出两位少年。
    “青青,你在干嘛?被妈看见肯定揍你。”看到妹子作死,罗天佑无语了。
    “我在拉筋。”她解释说。
    这儿没有单杠或其它健身器材,她只能上树,等爸过来再让他做一套运动器具。
    “太危险了,下来,我教你做。”小年皱着眉头,站在她的头顶下方。
    这姑娘真能折腾,今早还见她乖乖在院里跑步,分开不到一个小时就开始上树了,难怪她父母头疼。
    被一双手托住背部,罗青羽想赖着不下都不行,只好顺从地让他抱住,松开双脚。
    “长不高的功夫我不学。”她事先声明。
    小年哑然失笑,把小丫头安全放下,“放心,保证你将来身高一米七。”
    罗青羽:“……”
    心中默念:唔,他是猜的猜的猜的……
    清爽的早晨,荫凉的楠树下,两位思想优秀的少年和一名幼稚孩童正在勤快做早操。
    “话说小年,你平常学那么多,不累么?”罗天佑轮流换脚踩着树身做拉筯动作,这是老爸以前教的,和好友教的一样。
    以前懒,不想练,见好友和妹子都那么勤快,他不想落后于人。
    “挑战极限,才能突破自我。”小年笑说,手里忙着帮幼稚的小青姑娘拍打四肢,“但也不能过度,小心练出静脉曲张,那就难看了。”
    虽说是开玩笑,但万事皆有可能~。
    罗青羽:“……”
    好吧,她练过头了,刚落地就开始脚抽筋,被他好一顿揉搓拍打舒缓筋骨。
    其实,她也想教老哥和这位年哥学吸纳能量心法的,可在外人眼里,她一个小孩子为嘛懂这些?如果小年是真正的小孩倒也不怕,关键是他来历不明啊!
    而老哥是真正的少年心性,对朋友掏心掏肺那种,难保他不跟小年讲她的特殊之处。
    她瞄一眼两人的寿命,嗯,持续稳定不变。有些事干涉太多不知是福是祸,她依旧是短命相,管好自己就够了。
    做人啊,不能太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