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点化江湖 > 第330章 转变
    苏剑甚至连她是谁都不知道,便稀里糊涂的和她在一起了。
    那一晚改变了她的一生。
    那一晚的痛苦和心酸,她又向何人去倾诉?
    被一个人欺负惯了的人,忽然翻身做了主人,可以尽情的欺负那个人了,这让胡喜妹兴奋不已。
    “怎么?你还不倒吗?”胡喜妹白了一眼苏剑道。
    “好!我倒!”苏剑的确也是在勉强支撑着,他吸得毒气比春绮梦少些,所以坚持的时间也就长些。
    这对于春绮梦来说,是一场奇妙的经历。
    她一醒来,就觉得自己全身火烧火燎的难以忍受。
    当然并没有人打她虐待她,更没有人拿火烧她。
    那是一种心里的难受,自骨头和灵魂里。
    那更是一种对于空虚的惶恐,就好像野兽渴坏了,在急着寻找水源。
    她渴望有一种东西来赶走她内心的空虚。
    这是在一个很秘密的山洞。
    别人即使在白天,也很难现这个山洞。
    但胡喜妹却是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这里。
    胡喜妹就在春绮梦身边,以玩味的神情注视着她。
    “春姑娘,从今晚开始,你也许就不在是一个姑娘了,”胡喜妹笑道。
    “小胡!快给我!”春绮梦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对胡喜妹的怨恨,她用一副可怜渴求的眼神望着胡喜妹说道。
    “给你什么?”胡喜妹向后一缩身子,故作害怕的样子说道:“春姑娘,我可没有这种爱好!”
    在药物的作用下,春绮梦的理智根本无法控制她的内心。
    “可惜呀可惜!男人倒是有一个,不过他可是你的大仇人,你也愿意?”胡喜妹轻笑道。
    “愿意!”想不到这个令天下男人仰慕,想要见上一面都极为困难的边城第一名妓,会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
    “好吧!给你!”胡喜妹一把提过苏剑,将他像条死狗那般扔给了春绮梦!
    苏剑当然也醒了,只是他与春绮梦一样,除了心里有团火在烧,全身并没有多少力气。
    与春绮梦唯一不同的是:他还控制得住自己。
    可一旦春绮梦向他扑过来以后,苏剑还是很快就崩溃了。
    ……
    整个过程,胡喜妹都是坐在一块青石上,饶有兴致的看好戏。
    只是这好戏持续的时间未免太长了。
    ……
    “我要杀了你!”清醒过来的春绮梦,假装愤怒的站起身,就要扑向还在一脸嗤笑的胡喜妹。
    “你要杀,就先杀我吧!”苏剑却一下子就拦在了胡喜妹身前。
    春绮梦当然没杀苏剑,她此时握剑的手是柔软的。
    ……
    黎明的阳光升起。
    映照得世界一片金灿灿的。
    雾色散尽,天空一片澄明蔚蓝,没有一丝云彩。
    傅小楼狭持着那名五毒门的高手,沿着那条河水下游的河床,找了一夜,可惜并没有现宋雪茹的尸体。
    这让傅小楼很是懊恼,他抬手就将那名五毒门高手杀了,扔进了滚滚的河水里!
    当他扭回头来的时候,就忽然现了迎面走来的苏剑春绮梦和胡喜妹!
    这三个人先前还是剑拔弩张,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可现在为什么忽然一切都变了?
    他们的样子看起来好像还很亲昵,到底生了什么?
    傅小楼拼命地揉着自己的眼睛。
    他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
    他办了这么多年的案子,就从未遇到这么离奇诡异的事情!
    “你没有看错,”苏剑明亮的眸子,残留着一丝疲倦,但更多的还是兴奋。
    春绮梦和胡喜妹,两个人的俏脸上,依旧挂着幸福后的红晕和娇羞。
    “怎么?不打了?还是你们打到床上去了?”傅小楼一脸懵懂的问道:“我都开始怀疑世界怀疑人生了!”
    “你在找雪茹?”苏剑没有回答傅小楼的问题,两个美女将头埋得更低,就算已经回答了他。
    傅小楼是个聪明人,人家不想说的事情,自然就不是去问。
    尤其是这种很私密的事情。
    虽然他心里也很希望知道苏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他连一次这样的艳遇都没有?
    “嗯!我辛辛苦苦找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现她的尸体,你们倒好,从仇恨打成了伴侣!”傅小楼嘴里满是抱怨。
    “你放心吧傅神捕,雪茹姑娘不会有事的,”胡喜妹笑道:“哪个姑娘若是嫁给像傅神捕这样负责人的男子就好了,总比委身于一个又冷酷,又没良心的家伙强!”
    春绮梦并非花痴。
    更不是那种和男人过了一夜,就能抹去深仇大恨的女子。
    是她对父亲本就没有那么深的感情。
    司马烟云总是很忙,春绮梦从小到大见到父亲的时间都极为短暂。
    可以说司马烟云根本就算不上一个称职的父亲。
    他甚至有时间,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也不愿多在家里陪女儿和妻子一会儿。
    他有权利有武功,有财富有名望,外面的花花世界,可比守着老婆孩子有趣得多了。
    自从假的司马烟云死后,他们父女就更是从未见过一面。
    你很难相信:他们亲父女之间的交流,竟是靠着别人传信来完成的。
    因为春绮梦太少见到父亲。
    所以她对苏剑的恨,自然也就不会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恨。
    她真正恨的,或许就是苏剑没有爱上她。
    故此,昨夜过后,才能够让他们之间的恩怨彻底的烟消云散。
    现在无论是她的人,还是她的心,都已经彻底的被苏剑所征服。
    “胡小姐又怎知宋姑娘没有危险?难道你也是这整个计划的参与者?”傅小楼撇了撇嘴问道。
    若果真如此,他对胡喜妹可就真的有意见了。
    这么玩太危险了知不知道??
    “什么计划?这次只是我家小姐单纯的复仇行动而已,”胡喜妹不以为然的说道:“不过我知道宋雪茹也是天地神侯要献给苏剑的女人之一,只要是天地神侯要送给苏剑的女人,就一定死不了的,但她们可能会失踪。”
    “哼!如此说,我也是天地神侯献给苏剑的女人之一了?如此说,你是一直在为天地神侯做事了?”春绮梦不满的对胡喜妹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