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雪颜谜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明疑问
    “那个齐铭御简直不要脸。”冷弦歌气愤的一捶了桌子。
    岩敏却道:“雪儿,其实一直以来你都忽略了一个事儿,我们也忽略了。”
    莫雪颜和冷弦歌立刻看向了岩敏,异口同声问道:“什么事?”
    “雪儿,你现在是墨雪,是雪公子的妹妹,是我们离国正一品的典乐女官,而所谓的北月颜,可是在倾颜宫中养病着,既然世间能有一个像了莫家女儿的北月颜,那么有第二个墨雪,也不奇怪,你说呢!”
    这话说着,岩敏很是有深意的看了莫雪颜,莫雪颜和冷弦歌的眼睛都是一亮,然后彼此快速的相看了一眼,莫雪颜激动的抱了岩敏。
    “啊!敏敏,我爱死你了。”是啊!她现在可是墨雪,而北月颜可是在倾颜宫中养着病,那么齐渣男便是要见北月颜,那也是离皇的事儿啊!她又不认识齐渣男,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想明白了,莫雪颜这些日子以来的苦逼全部消散了,不舒服的身子都感觉瞬间棒棒的了。
    这一想清楚,莫雪颜又开始了她跳脱的性子,逢人都是一脸的乐呵呵,离宫那诡异的气氛也就消散了。
    典乐殿外,墨筱和墨伍悄然的离开了。
    “小姐我一直守着,没有事的,你放心吧!”走到朔月殿,墨筱才开口了。
    墨伍点了点头,“没事就好,邬巫的宿生者已经现身了,王和他交锋了一场,那个宿生者的内力武功不在王之下,也难怪每次我找到他,却总是去迟一步。”
    一说起这个,墨伍的面色又难看了,周身也是低沉了。
    墨筱也沉郁了。
    ……
    离朔一行人赶了七天的路,回了雪都皇城,离朔回了宫,月涟和月奇一行人去了颜月居。
    回了宫,离朔才知道了莫雪颜干的那件蠢事,梳洗收拾好后去找了莫雪颜。
    今日的飘雪下的很大,莫雪颜在殿前院中踩了一个雪花圆圈后,立刻的跑上殿台,一张娇艳的脸蛋被冻得通红一片,整个人却是兴奋满满。
    梅花软湘披风上沾满了雪花,不过一瞬便融化了。
    离朔走到三米处,莫雪颜身后的弼喜刚要见礼,离朔食指放在了唇边,弼喜悄然的退了下去。
    当初筱亲卫所说的他的好福气,便是这般,还真是。
    离朔静静的看着片刻,走过去将莫雪颜环入了怀抱中。
    莫雪颜一惊,靠,什么人,居然这么大胆,敢吃她豆腐。
    莫雪颜就要挣扎的开骂,离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了:“别动,让本皇抱抱。”
    离朔的声音很轻,很浅,带着轻易就能察觉的疲惫。
    莫雪颜顿住了,明显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这个离皇,消失了二十多天,一回来怎么感觉又不正常了。
    典乐殿前的内侍全部被弼喜撤了下去,只有相拥的两人这般安静的站着,这样安静的时刻过了片刻,莫雪颜还是忍不住了,小心的说道:
    “离皇,虽然你的怀抱很暖和,但是它暖不了我的脚,你要是再不松手,我估计我的脚趾就要冻断了。”
    如此之话,惹得离皇一笑,松开莫雪颜弹了下她的额头,莫雪颜一愣,离朔也是一愣,心中一声糟糕,面上却是立刻的恢复了。
    “这感觉还真不错,难怪雪言经常这么来一下。”离朔拉了莫雪颜向雪宫那边走去了,一句这样的话,让莫雪颜心中刚冒头的点点怀疑又消散了。
    “离皇大爷,这是我雪哥哥的专属,你干嘛弹我啊!”莫雪颜揉着额头一个噜嘴。
    离朔又是一下,“本皇可是皇帝,本皇想弹谁就弹谁,还能由得你了,莫雪颜,本皇还告诉你,你这额头,本皇以后还就经常弹了不可。”
    莫雪颜又是一揉,刚要开口怼回去,却是猛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心砰砰砰的直跳了,离皇刚才叫她什么?
    猛然看向离朔,莫雪颜的眼睛都不带眨的,“离皇,你刚才叫我什么?”
    离朔心中一恼,面上却妖昳一笑。
    “你不是北月颜,而是莫雪颜,本皇一开始就知道,不然你以为本皇为何对你另眼相待,
    北月颜,本皇是不会放过她的,因为她是齐铭御心爱的人,齐铭御爱北月颜,只可惜他自己没有察觉,
    齐铭御害死了本皇的颜儿,本皇也会让他体会到本皇曾经的绝望,所以,你真该庆幸你不是北月颜,否则…”
    离朔的周身突然泛出了冰冽薄凉,莫雪颜狠狠的一咽了口水。
    离朔又拉着莫雪颜走了,走到了雪宫前,莫雪颜都没有缓过来。
    敢情这离皇以前对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这才是他不杀她的真正原因。
    “那…那…我叫莫雪颜,你就不会杀了我吗?你就不生气吗?”莫雪颜结巴的问了这话,这是她外公给她起的名,可这个名字也是离皇爱人的,他难道不生气?然后杀了她?
    “莫雪颜,知道本皇为什么会带你来雪宫吗?”离朔答非所问的一句。
    莫雪颜的视线看了过去,那处被离朔砸坏的墙角已经修好了,完好无损。
    看着眼前的这座冰色殿宇,莫雪颜轻摇了摇头,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离朔拉着莫雪颜走了进去,莫雪颜是十分的不情愿,却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便是不得不听话啊!
    “因为我的颜儿,她和你一样,也喜欢这冬日的雪,不管遇到多大的事,不管她有多么不开心,一看见雪,就没事了,
    她对我说过,雪,是她最美好的记忆,雪中寄托着她儿时的所有美好,所以,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知道是颜儿舍不得我,她回来了。
    莫雪颜,我知你不做任何人的替代,你是莫雪颜,也只是莫雪颜,所以我没有册封北月颜,因为我知道你不是她,
    而现在,齐铭御要来离国,名义上是为了促进两国的友好交邦,可实际上,我不用多说,你也该清楚,不然就不会做出伪装北月颜那般的蠢事。”
    离朔按了莫雪颜的肩膀,坐在了白玉凳上,然后蹲身看了她。
    “三日之后,我会对外宣布,和亲公主因久病不治,身死,而你,会以莫雪颜的身份入住雪宫,成为我的雪妃,做回真实的你自己。”
    莫雪颜愣愣的看着离朔,脑子里是一团的麻绳,昏蒙的不行,忽然,莫雪颜开口说了一句:“我,想再看一次你的左腕,我有个必须要解的不明疑问。”
    莫雪颜的这话一出,离朔快速的闪烁了一下丹凤眼,将左手伸到了莫雪颜的面前。
    看着离朔左腕的那红色护腕,莫雪颜突然没有勇气看了,如果还是没有,如果她上次看的真是清楚的,没有巫狼印痕,那她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