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龙朝野史 > 0赴宴
    珏一伸手,诺晓依就将手中的汉服腰带递到了他的手中。
    珏在其他侍女的帮助下将汉式礼服给穿好了。
    “珏大人,请到这边化妆。”一名侍女说。
    “为什么要化妆?”珏一脸懵逼地问。
    “当然是为了更好地展现您的个人魅力了。”准备给珏化妆的侍女便准备边说。
    珏愣住了,“诶?现在男人都兴化妆的吗?”
    “一般来说,凡是有重大场合都会出现化妆的。”
    珏摇摇头,然后走向了化妆台,拿起了画笔自己给自己画了起来。
    “珏大人?!您!您在干什么?!”
    “化妆啊。”珏说。
    但是珏所化的妆容并不是男性的淡浅妆,而是向花魁那般妖艳美丽的妆容。更令人惊讶的是,珏在化妆的时候微微改变了自己的面部构型,使其看上去就像是个有着一头银色短发的美丽女子!
    不得不说,珏要是真的这么化上妆的话完全可以被当成是一名女性!一名极品女性!
    周边的侍女们都惊讶地看着珏,只有诺晓依像是个孩子一样地用手机拍着珏的妆容。
    嗯?她的手机型号没有见到过……
    珏看了眼诺晓依的手机,怎么说呢?更科幻?
    “珏大人,您为什么化上女妆了?”侍女问。
    “嗯?化妆不就应该这样吗?莫名其妙。”珏认为这名侍女问的话很莫名其妙。
    “男性化女装的话是有些莫名其妙。”侍女傻眼地说。
    这时候,诺晓依过来拍了拍手,然后说:“珏大人,您可能有些误会了,所以还请您卸妆,然后由我们来为您化妆。”
    珏歪了一下头,但还是认可了。
    化完妆后,珏仔细看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
    “这样吗?用清淡的妆来掩盖不好的地方吗?以此来凸显出一个人的完美形象吗?”
    侍女们都用很崇拜的眼光看着珏。
    “是的,虽然珏大人平日里风度翩翩、气度不凡,但是您要是能在化上妆的话,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谢谢。”珏微微地一歪嘴。
    然后珏站了起来,走出了门口。
    “照顾好欧阳踏雪,这是命令。”珏对诺晓依说。
    诺晓依再次深深地低头,然后就和众侍女一起目送珏离开。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田家大儿子继位的日子。
    在今天的田家宴会中,田央城将会将自己的位子过继给他的大儿子。但是对于珏和柯恩这些拥王派的人来说是件坏事。田央城的大儿子也是一名贵族派,所以一旦要是他的大儿子继位的话,那么先前对田央城的攻击将会变成田家继位者的报复!
    但是如果让田家的二儿子继位的话情况将会发生反转——田家二儿子是和太子关系很好的人。
    所以,这一次的宴会对珏来说不仅仅是为了吃饭的,还要想办法将田家的大儿子的继位给打断。
    而珏,有的是办法。
    马车带着珏和柯恩行进到了田家的宅邸。一路上,珏和柯恩都看着放在马车车厢中的田家宅邸地图,并且准备着充足的计划以防在撤退时被田家的士兵杀死。
    虽然田家是站在贵族派的但是多少他们也是朝廷的要员,柯恩必须参加继位的宴席;珏身为龙族的干政官,也是属于外交类的人,所以也有参加这次活动的必要。
    “我觉得田家应该已经猜到我们回来暗杀田家的大儿子了。”珏说。
    “没错,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虽然是说我们罢了。”柯恩坏笑着说,然后他又认真地看着珏,说:“这一次田家能猜出我们要暗杀的事情,但是我们本身也会受到威胁。”
    “没错啊。”珏深吸一口气,“他们也有可能让我们的这次饭变成最后的一顿饭。”
    没错,这次宴会本身就是在田家的地盘进行的,所以田家也可以将这次宴会变成对柯恩和珏的鸿门宴。
    就在这时候,马车停下了。
    田家的侍从向马车走来准备开门。
    “到了添加,你去找二儿子,剩下的交给我,切记,你一定要保重安全。如果我遇害了……”
    “那么就用伤害龙族特使为由将田家彻底搞垮!”柯恩说。
    珏一点头,然后就和柯恩下了车。
    “珏大人,柯恩大人请到这里走。”侍从引领着珏和柯恩岛田家的内部。
    其他的贵族们已经过来了,他们都看着珏和柯恩。
    没错,在这里的拥王派的人只有柯恩和珏,所以在这里两人的立场很尴尬。
    田家不愧是掌握着版南国商业的控制权,他们的宅邸相当豪华,金碧辉煌。而且单单从正门到正堂的走廊就长达五十多米,注意见得这个田家宅邸的占地面积之大。
    “欢迎啊,柯恩大人,珏大人。”田央城站在正堂的门口说。
    珏和柯恩站在比较远的地方,然后柯恩开口道:“啊,谢谢您的邀请啊,田央城先生。”
    “哪里哪里,两位大人能过来可是我的荣幸。”说着,田央城就转身要走:“说不定我的儿子也很乐意看到您啊。”
    没有寒暄,没有太过政治性的话语,珏和柯恩都确定了——这次饭局,八成有诈。
    珏和柯恩走进了宅邸。
    “你先去找田央城的二儿子,我来调查一番。”珏说。
    “那你要小心。”说完,柯恩那就离开了。
    柯恩明白,这次最简单的任务交给他了,因为在二儿子的那边受害的几率近乎为零,柯恩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但是珏这边就不一定了,田家完全可以找个珏落单的时候发动攻击!
    珏和柯恩就此分开。
    珏在宅邸内观察着。
    周围有很多守卫,地向上的死角全没了……看来这一次田央城是不想让我和柯恩活着回去了。
    珏又在四处看了看。
    贵族们一看到珏就回避了眼神或是侧目相视。
    “珏大人吗?”这时候,有几名贵族青年过来搭话了。
    珏看着这帮年轻人。
    是贵族的孩子吗?原来如此,上一次的争执是将一些贵族派的人给扳倒了,所以孩子就过来为继位而笼络关系吗?……只可惜他们不应该来找我的,真是,这帮家长难道不去教育一下他们的孩子什么叫做“站好队”吗?
    “有什么事情?”珏虽然在心中很反感他们,但是依旧用很平常的语气说。
    “我是来自王家的人,王家的大儿子。听说龙族派出了干政官气度非凡,所以前来瞻仰。”打头的贵族青年说。
    “啊,原来是这样,年轻人嘛,对外来人感兴趣很正常。怎样?是不是在见到我之后感到很失望?”珏开着玩笑说。
    “啊,是啊。”贵族青年的表情有点僵硬,“没想到珏大人年纪和我们一样大,竟然如此的器宇轩昂惊艳四座啊。”
    珏听着这名青年的话,然后说:“啊,对,不过您给人的气场也是不错啊,我也久仰王家的儿子气度非凡打算相见呢,没想到您您竟然亲自过来,真是赏脸。”
    “哪里哪里。”那名青年说:“珏大人年纪轻轻就登上了龙族高官之位,所以您到底是通过了什么途径赢得了这般位置呢?真的很想听一下您的奋斗史拿来借鉴一下。”
    珏听后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发现所有的贵族都在看着珏和这名贵族。
    “听说您在龙族和不少的贵族千金有交集啊。”青年说。
    事情已经被传到这里了吗?
    珏看着面前的青年。青年微笑地看着珏。
    真是虚伪,明白了是打算让我出丑!“啊,的确啊,确实是有些龙族的贵族千金与我见过面。”珏说。
    “哦?那么她们一定对您的进步有很大的帮助吧?”
    果然,是从这里来攻击我吗?
    “没错,但是说来惭愧,我的武艺并不是很好,所以拜托了那些龙族的女性来帮助我提升自己的武技。”
    “珏大人是习武的吗?”青年有些疑惑。
    “啊,我是通过百兵阵完成自身的职位飞跃的。”珏说。
    “您……从凭武出身,然后来当文官?!”青年很是惊讶。
    珏微微一笑,然后说:“啊,毕竟不喜欢打打杀杀。”
    “是,是这样吗……”青年有点不知所语了。
    毕竟珏的回答在当初也是惊了赢宁他们。
    “所以那些龙族的女性也许是单单为了看我能走到什么地步才来教我的吧,估计只是为了好玩,所以我和她们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可聊。”珏不好意思地说。
    “这样吗……”青年含糊地回答着。
    “不过……”珏看着面前的青年,然后用尖锐的眼光看着他说:“听说您的妹妹被充发为奴隶了?这是怎么回事?”
    既然让我不舒服的话,你也别想过啊。
    先前的情报大战让珏已经掌握了王家的情况——原本是拥王派的王家在贵族派给出的利益下倒戈,代价则是拿女儿当做替罪羊。
    这里女性的待遇还真是糟糕呢……
    “她,她和布家通奸,所以……”
    “哦?堂堂贵族,竟然会培养出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子吗?真是令人咂舌啊。”珏假装很失落地说。
    “这只是个人罢了。”
    “个人吗?那这是可惜了,没想到王家的教育水平竟然连一介女子都不能改变,真是可惜啊,但愿同样出自王家教育的您能够守住节操。”
    青年贵族狼狈不堪,就连身边的小弟们都离开了。
    “我还有事,失陪了。”珏说着就走了。
    珏穿过了人群,然后在众人的目视下离开。
    “您还真是损呢。”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
    珏看了过去,同时对方将一杯就递到了珏的手中。
    “欧阳寻?!你怎么回来了?”珏问。
    “边境的事情已经稳住了。”欧阳寻一笑:“我动用了一下当初谈生意时的资本。”
    “用商业压制?真是损啊。”珏接过了酒杯笑着说。
    欧阳寻贴着墙看了看身后,然后小声说:“您怎么能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要是您遇害的话那么龙族是不会轻易饶了我们的!再加上您在龙族的关系,到时候龙族的那帮贵族千金岂不是会抱着为夫报仇的心态杀过来?!就凭我们军队中的超越者,怎么能和龙族对峙?!”
    珏将自己手中的酒杯和欧阳寻的酒杯碰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放心,这世间还没有能够能死我的人。”
    欧阳寻听后也无奈的笑了一下,他说:“那么这对敌人来说真是可惜啊,看来我没有必要偷偷过来啊,得亏我还这么担心你们俩。”
    然后,两人将自己手中的酒饮尽。
    珏和完后轻轻拐了一下欧阳寻,小声说:“我有个提议。”
    “什么?”
    “你要不要当版南国的最大的贵族?”
    “您是认真的?”欧阳寻斜眼看着四周问。
    “啊,我和柯恩都认为现在该有一名重要的贵族来领导人们。而且还要辅佐太子登基,或是准备……”
    “这件事柯恩大人知道吗?”欧阳寻紧接着问。
    珏知道,欧阳寻说的这件事是指珏还没说出的话——准备继承国家王位。
    “不知道,这是我的抉择。”珏说。
    “果然吗……”欧阳寻看着另一边,然后说:“谢谢,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没有我来这里的目的了。”
    珏摇了摇头,“如果现在的王是个凶狠的角色的话,那么版南国早就将整个百越洲给占领了吧——有这些忠臣在的话。”
    “真是谢谢您的夸奖。”欧阳寻微微一笑。
    两人沉寂了一会儿,然后欧阳寻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开口了。
    “珏大人,请问欧阳踏雪现在怎么样?”
    “怎么样……状态不是很好吧。”珏说。
    “不是很好吗……那么珏大人请问您可以将欧阳踏雪归还给我们欧阳家吗?如果您想要用金钱来补偿这几个月您饲养她的损失的话,我可以……”
    珏歪了一下头,然后问:“你为什么要这么热衷于欧阳踏雪的事情呢?”
    “说来难以启齿,欧阳踏雪是我欧阳家的污点,所以我并不希望她能够……”
    珏拦住了欧阳寻。
    “欧阳踏雪现在对我还有用,所以你不必着急,她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个棋子罢了,而且她本身就是欧阳家的人,所以如果欧阳家打算收回欧阳踏雪的话,还请等上一等。”
    欧阳寻看着珏,然后小声说道:“知道了。”
    珏盯着欧阳寻。
    欧阳踏雪要是到了你手里的话,应该就没命了吧,那样的话要在我获得禁断之后才能给你。
    “欧阳踏雪对您还有用处吗?”欧阳寻有些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看来肮脏至极的欧阳踏雪会对身份显赫的珏有什么好处。
    “这个嘛……算是她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吧。”珏也不好多说。
    “真是恶心!明明是那般底下之人,没想到还能持有您觉得有用的东西?!珏大人,不是我说,您太给欧阳踏雪自由了!您应该好好调教一下她!让她对您这个主人有尊重意识!”欧阳寻激进地说。
    珏轻轻按了一下欧阳寻的肩膀,然后向周围环视了一下,在确定没有人在看他们后说:“欧阳踏雪的事情呢,我会自行处理的,所以你就不要一直顾虑了。”
    欧阳寻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依旧调整了一下心态后说:“明白了,但是珏大人,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尽快将欧阳踏雪归还我们欧阳家。”
    “我之前也说过了,她现在对我还有用,等我达成了我的目的后我会还给你们的。”珏尽力安抚着欧阳寻,他能看出来欧阳寻对欧阳踏雪的执著。
    欧阳寻走到一张桌子边,然后放下了酒杯,“珏大人,能问一下您预计的最后期限吗?”
    “最后期限吗?……说起来我也不清楚,说不定在我离开之后也不能经他归还给你们,但让了,如果到那时真的不能归还的话,我可以支付……”
    “不用了。”欧阳寻说,“这样是那样的话我们也不会再纠缠了。但是还请您保护好欧阳踏雪,毕竟她是您身边的侍女,如果有人认为她和您的关系已经跨越主仆的话,那么有可能会有歹人打算以此来威胁您。”
    “感谢您的理解。”珏深深地鞠了一躬。
    珏起身盯着欧阳寻的眼睛看了一会儿。
    不会错的,你打算对欧阳踏雪下手。
    珏做出了判断。在欧阳寻看来,欧阳踏雪对欧阳家来说是污点般的存在,因此他巴不得将欧阳踏雪杀死。
    杀死欧阳踏雪吗?真是有想法的人、心狠手辣,但是在我没有达成我的目的之前,你还是别做太多多余的事情。
    突然,珏和欧阳寻所在的地方的灯光全部开启,一名帅气的青年跟在田央城身后过来了。
    珏看着那名青年——田央城的大儿子。
    宴会即将开始,那么就让我看一看,这次的陷阱,到底会将谁的性命夺取?!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