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宫中有猫 > 第十六章 大胆的想法
    天已放晴,苗妙妙被司宇白带着再查金雀楼。
    从山庄带来的家丁守着门,金雀楼的丫鬟和婆子两人坐在板凳上瑟瑟发抖。
    司宇白已经变成了一个老道士,她们自然认不出他其实就是昨夜绑了她们一晚上的人。
    “前天夜里有没有人来找过大庄主?”司宇白坐在她们对面的太师椅上,手机端着刚泡的茶。
    “好像……没有……”两人互相看了看,同时摇头。
    “想清楚了,切莫有所隐瞒。”他眼皮微掀,露出警告的神色。
    小丫鬟的脑袋摇得更厉害了:“没有!”
    “是没有人来找过大庄主,但是大庄主确实是出了门啊!”婆子即刻插话。
    “你亲眼见到的?”
    “我还和他说过话呢!”女人回忆着,“我说大庄主这么晚还出门呢?”
    “他可有回答?”
    “好像……好像就应了一声……平日里大庄主也鲜少与咱们下人说话……”
    随后司宇白又问她们有没有看见他的正面。
    那婆子想了半天,也只回答了一句记不起来了。
    ……
    尚云歌卧室。
    “徒儿,你跳到外边去看看。”
    司宇白站在卧房的窗边,在他的手边正是有着几条清晰划痕的窗台。
    苗妙妙身形轻盈地跳上外边的房檐,果然看见上边正对着窗户处少了几片瓦。
    她又跳到底下,发现在草丛里躺着几片新摔裂的瓦片。
    “难道王震虎从窗户处被扔下来了?”
    只是昨夜下了雨,现场除了这些瓦片,看不到任何脚印。
    假设前天夜里王震虎和尚云歌在打架,尚云歌趁其不备勒死了王震虎,随后将他的尸体推出窗外。
    不过像尚云歌这样的情况,底下必然会有接应的人。
    接应的人背起尸体离开这里,随后在野外分尸。
    白天趁着施宴,将王震虎的头颅带入虎啸山庄。
    既然如此,那个刘强是谁杀的?
    排除行动不便的尚云歌。
    从金雀楼到山庄,来回要小半日的时间,杀人再剔肉,时间上来不及。
    所以接应人也不会是杀刘强的凶手。
    这样一来,这个案子至少有三个参与者!
    苗妙妙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
    如此穷凶极恶的凶手在身边,难保哪天她会不被做成猫标本。
    不过这中间又一个疑点。
    那婆子晚上看见出门的人到底是不是王震虎?
    如果是,那么她之前的猜想都错了。
    “兴许是屋里还有第三人,那人与尚云歌合力杀死王震虎,随后将尸体扔了出去,自己则穿上死者的衣服下楼,故意让那婆子看见,让尚云歌摆脱嫌疑。”
    经过司宇白这么一说,苗妙妙也豁然开朗。
    “师父呀!那咱们还等啥?赶紧抓人,拿了那一万两黄金!”她已经等不及飞奔回山庄了。
    “抓了尚云歌,那他的同犯呢?”男人赏了她一个爆栗,“依照那家伙的性子,绝对会为了保下同犯自尽,到时候不光你没金子拿,你师父我还白忙活一场。”
    苗妙妙捂着脑袋,眼睛水汪汪的:“唔……那我们该怎么办?那家伙要是还继续作案怎么办,毕竟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了……”“为师好奇的是他为何要用如此手段杀人分尸。”男人一手驾着马,一手揉着她的脑袋,“这种情况更像是复仇。”
    说着他缰绳一拧,马儿往另一条路走去。
    “咱们去哪里?这好像不是回庄的路吧……”苗妙妙有些奇怪,难道司宇白突然想通了,准备跑路了?
    “那口枯井底下还躺着几十个人呢!”
    ……
    好在来的时候跟了四个家丁,这种刨骨头的活自然也不用苗妙妙来干了。
    “仙……仙长,你怎么知道……这……这儿有这些东西的?”一个胆子比较小的家丁面色苍白,看着眼前被捞上来的死人骨头,说话差点咬上自己的舌头。
    司宇白一甩拂尘,神秘兮兮地合上眼:“天机不可泄露。”
    “你小子傻不傻?!”年长的壮汉一个后炮甩给小胆子家丁,“仙长能掐会算,这种事会算不出来?”
    后者摸着后脑勺,委屈巴巴:“那仙长一定知道杀死我们大庄主和三庄主的凶手是谁了!”
    “自然知晓。”司宇白捋着胡须,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苗妙妙撇了撇嘴,继续在那堆骨头中查看。
    众家丁一听,面露喜色:“那赶紧抓凶手去!”
    “不是不抓,是时候未到。”男人背着手走到黑猫的身边站定,“诸位可认识这些人?”
    那四人以为他在开玩笑,随即回答:“仙长说笑吧?这堆白骨就算是亲娘也认不出了啊!”
    男人摆手轻笑一声:“诸位入庄多久了?”
    “我……我干了半年了……今年开春时候来的……”
    “我已经干了三年了!”壮汉自信满满地叉着腰。
    “我俩一起来的,一年多点……”
    司宇白扫了一眼众人:“都没有干了五年以上的?”
    “仙长,您可能不太清楚,这个虎啸山庄也才五年前起来的……”
    “刘强不是干了五年多了吗?”此时一个家丁突然插话进来,打断了壮汉的话。
    他一眼瞪了回去:“一个死人还提他做什么?!”
    “刘强干了五年多了?”司宇白蹙眉看向他们。
    壮家丁随手折了一根树枝在苗妙妙面前晃:“这家伙总说自己资历比咱们老,在三个主子身边伺候的时间比咱们长。”
    “他还总吹嘘自己立过大功,我们问他立了什么大功,他就是不说,只说姓王的能当上庄主,都是他的功劳。”
    看着眼前晃动的树枝,苗妙妙一脸看傻缺的样子看着他。
    蠢东西,就这玩意儿还想逗她?
    她伸出了爪子,背也弓了起来。
    “他当真这么说过?”司宇白将黑猫抱起。
    “这我还能说假话?不过他说的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
    壮汉失望地丢掉树枝,幽怨地望着黑猫。
    苗妙妙懒得理会他,直接趴到司宇白的肩上,嗅着他身上的气味,凑近他的耳边低语:“师父,徒儿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嗯哼?”男人眉毛一挑,嘴角微微勾起。
    “徒儿觉得,清泉山庄失踪事件与虎啸山庄有很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