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一介枭雄 > 第116章由来
    嘭!!
    南扩达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的伤口,被韩云这股巨大的力量击退数步,在战场大地之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啊……你以为凭借着这一枪能杀得了我吗?既然如此,那我让你死……”
    南扩达大声怒吼着,一只手直接抓住韩云的长枪不放手,另一只拳头重重地击打在韩云的身上。
    噗……
    韩云重伤倒地,直接飞出去数百米远,口中的鲜血更是不要命的往外喷。
    长枪被夺,深受重伤。
    接近绝望的韩云目光期待地往赵高那边看了一眼,却发现赵高仍旧没有动弹的迹象。
    “你……”
    韩云声音嘶哑,颤抖的手指着赵高。
    看到韩云这样子,赵高心中微微一笑,“你的夺命十三枪很厉害,甚至连我都感到了一丝绝望,加油!将后面的几枪发挥出来,这不是我不出手,而是我相信你可以的。”
    “教主大人,他真的能行吗?看他这样子已是回光返照了,在那个巨人一拳之下没有身体崩溃,已经算他体质强盛了,恐怕此时他早已没有了力气再发挥出后面的枪法了。”
    云胜在旁边摇摇头,他丝毫不相信韩云能继续将夺命十三枪发挥出来。
    “不?他能,身为一个武者,我相信他能!身为对自身极为自傲的武者,我相信他能!”
    旁旁边一向沉默不语的阿飞,突然开口说道,手中的长刀更是微微颤抖。
    他不知道自己那一刀拔刀斩是否能与韩云的夺命十三枪相互抗衡,他这一刻不希望韩云死,希望他好好的活下来,好好的与自己来一场拔刀斩与夺命十三枪之间的相互对决。
    但没有赵高的命令,他不敢动,也不会动。
    赵高赞赏的看着阿飞一眼,果然还是自己手下这个战斗狂懂自己啊。
    战场上,韩云听到赵高的话,心中一阵气急,但看到旁边为了保护自己不断的倒下去的兄弟,身体内不知哪来的力气抓住旁边的一杆断枪,视死如归的盯着南扩达。
    被韩云这一股视死如归的目光盯着的男扩大,感觉身体内一阵发麻,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危机,一股巨大的危机,一股人将自己杀死的危机。
    这一刻他迟疑了,停下了继续想要追击韩云的念头,不过也就是恰恰这一刻给了韩云一丝机会。
    “若是修佛先修心,一枪风雪一枪冰!”
    看到迟疑的南扩达,韩云抓住手中的短枪猛的冲了出去,他的目标是南扩达的头部,南扩达的太阳穴。
    卟……
    断枪直钩钩的插在了南阔达的太阳穴当中,不过并没有深入多少。
    不过韩云也没有想想自己这一枪能将南扩达杀死,直接自然精血,拼着经脉寸断的后果,硬生生的在空中发出最强的一枪。
    “翻云起雾藏杀意,横扫千军几万里!”
    一杆断的木枪当中,一道巨大的波浪从中翻起,这道巨大的波浪如同神兵利器一般将身为巨人的南扩达头颅狠狠地砍了下来,其中残余的波浪更是将靠近南扩达的南蛮士兵绞成肉末。
    嘭!!
    韩云猛的从高空中坠落下来,经脉尽断的他此时已经瘫倒在地,眼中露出一丝解脱之色。
    “父亲……我能帮到大武王朝百姓的,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
    看着瘫痪在地上的韩云,赵高脸上露出一丝满足之色,这一枪发挥出来就好了,自己心中那股淡淡的危机也终于解除了。
    “众将士听令,奉旨杀贼!”
    灭迹刀出鞘,瞬间数10万股强大的力量涌入了战场当中,原本处于弱势的大武王朝一下子便翻过身来,压着南蛮中人打。
    其中阿飞更是一马当先,每一刀便带走一群人,凡是所过之处,一步十杀,千里不留行。
    “逃……回去禀报大祭司,让他们带着我们为大统领报仇。”
    其中一个南蛮的高官,看着局面一时被逆转了过来,而自己这边的大统领也被杀了,急忙敲鼓,招呼他们撤退道。
    一时之间,原本一向威风凛凛的南蛮士兵瞬间慌乱地逃离战场,被赵高所率领的部下足足追杀了数百里。
    浑身是血的阿飞跟着赵高来到了奄奄一息的韩云身旁。
    “你很不错,身上的气势比之前在云海城拍卖会上更是强大了数百倍,而你的夺命十三枪也让我感到了一丝危机。”
    “但可惜了,这么一位百年难得的天才,竟然落入如此下场。”
    赵高不禁啧啧几声,神色之中有些感慨。
    “呵呵……倘若东方教主早些出手,我韩云会落得如此下场。”奄奄一息的韩云无力的讽刺道。
    赵高微微一笑,默认的点点头,没有理会韩云的讽刺之语,饶有兴趣的问道:“你这夺命十三枪的确神奇,可否跟我讲讲?说不定我一高兴就带领着你韩家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真的!”原本奄奄一息的韩云眼中露出一丝光芒,在他心中除了遵守着韩家的旨意保护大武王朝百姓之外,对待着韩家的前途也同样很看重,他也想恢复祖上韩信的光芒。
    “当然不假,我赵高何曾骗过谁,而且以我的实力想带飞一个韩家,根本就是举手之劳的事。”
    听到赵高的话,韩云心中终于舒了一口气,随着这一口气的输出,身上的神色越来越苍白。
    “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讲给你听吧。”
    “所谓夺命十三枪,那是由世间最强的枪招所混合而成,经过无数的融合锻炼,一共挑拣出最强的十三枪,而这十三枪,练到圆满境界,世间无人,不可杀之!”
    “不过可惜可叹的是饶是我韩云一世天才,不过才区区练到第八枪便要命上黄泉了。”
    说着韩云叹息了一声,眼中充满了回忆,说起了一段往事:“我祖父韩信出生于一片大雪当中,从小便为生存而战斗。
    人有七情六欲,当十三种情绪杂交在一起的时候,我祖父韩信便领悟出了他的枪意,枪一上手便人枪合一,爱不释手,从此我祖父便悟出了夺命十三枪。
    荒茫大漠当中斩杀了霍乱一世的匈奴大军,夺命十三枪之名威震天下,而从此之后的祖父,纵横江湖,再无敌手,从家族上流传的传说来讲,我祖父这一生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他自己。”
    韩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他们都说啊,我祖父是个喜欢在背后杀人的江湖杀手,可我祖父并不在乎。
    每个人都有擅长的手段,有人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有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人百步穿杨,于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而我祖父则享受这番狩猎的滋味。”
    韩云随即目光坚定了起来,脸上的苍白之意越来越严重,挺着一口气说道:“所谓夺命十三枪,取于浩荡天恩,驱逐百鬼夜行,天下无双,风无声,凄如止水,光无影,期限无痕,百纳海川,浑然一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