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陈诺南言 > 第三百零八章 穹顶十二天
    白衣女子听见梵天舍木的话,也不反驳,只是轻笑一声道。
    “神君是个聪明人,阅人无数的法眼,又怎么会看不出我究竟来者何意呢。”
    说着,白衣女子便素手一伸,轻巧的揭下了自己脸上的绢帛蝶纹面具。当看清她面容的那一刻,梵天舍木的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灵泉...灵泉婉音!?”
    可还不等这女子反应,梵天舍木便又自我否决的摇了摇头道。
    “不...不...你不是灵泉婉音!!你到底是谁!!”
    因为看见面前这张自己心心念念了近万年的脸,而有些情绪失控的梵天舍木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那种淡定纵容,透视一切的安然自若。
    “灵泉婉音,是我的母后。”
    没错,这个白衣女子,便是从凡界与南宫言不辞而别的陈一诺。
    她早就从降魔尺那里,知晓了天界十二天里,剩下的十天住在哪里。而羽拾秋他们出发先去寻找的,是地天荼珏,因为此人就住在凡界,对于赶时间的他们来说,先去找他,自是再合适不过的安排了。
    可是这梵天舍木,却是住得相对来说比较远的。毕竟这穹顶十二天宫,已经到了天际的临界线。
    路线定然不是他们的优先选择,所以,南宫言也不会料到她从凡界消失后,是来了穹顶十二天宫。
    当陈一诺向梵天舍木表明自己的身份之时,这人脸上的表情,顿时由一脸愠怒,到惊诧,再到释然,一切不过是转瞬间的事。
    “原来...原来是她的女儿…”
    梵天舍木脸上的表情,看着竟有着些许落寞。
    陈一诺从他刚刚看着自己的表情,便已晓得此人对自己的前世,圣湫公主的母后,灵泉婉音,定是存了些什么念头在的。因为他这种眼神,陈一诺在莲华无忧的父王,莲华赫罗的身上,也看见过。
    这情况倒是有趣了,原本,陈一诺听闻这梵天舍木喜好美色尤物,她还在想着,能不能借着这点,先跟他套套近乎。
    因为,在见识过冥界的十八层地狱的化身,魁元上神之后,陈一诺便对这些创世大神,就有了一种他们行事如何,全凭自己乐意的了解。这一刻,他可能会选择帮你,但,下一刻兴许他们念头一转,就会变成帮别人了。所以,陈一诺不得不防着这一点,若是能够提前套个交情在,自然是好的。
    但眼下看起来,这个计策,好像有点悬了啊。
    如此,那便只好用另一个计策了。
    “神君,晚辈此次前来,是替母亲与您有一事相求。”
    听见陈一诺说到她来这里竟是受灵泉婉音所托,梵天舍木的脸上,又顿时多出一抹惊喜来。
    “哦!?竟是你母亲托你前来找我!?何事,快说,快说。”
    见他已经相信里自己的话,陈一诺心下也是暗暗一喜,随即,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梵天舍木,不卑不亢的道。
    “不知神君可晓得矣蕤天帝这几年,在三界里犯下的一众泯灭人性的事来。这其中包括将罗刹天伽楞慎大人设计劫持,将其做成了人彘,还对他那只有三岁不到的幼儿,种下了伏言咒,将其控制于鼓掌之间替他卖命,且,现在冥界神君帝释天,与罗刹天伽楞慎大人,皆已双双殒命,死状凄惨。更甚的,是他竟然骗来了混沌上仙的困神兜,然后将包括我的母后在内的一众东方诸神,全数关进了困神兜里。晚辈因为正巧有命在身,下凡去了人间治理凡界,从而躲过了一劫。现在,矣蕤天帝已将整个三界搅得一片狼藉,用凡界数万民众的尸身,做成了泯灭人性的走尸军团,不仅如此,他还断了生魂轮回之路,导致数万幽魂积压在冥界枉死城,不能转世。晚辈现在已经别无他法,只好上得穹顶十二天来,再请神君出来主持公道!”
    陈一诺的一番话,讲的是声情并茂,悲戚万分,语气里的无可奈何,真是让人听了不免动容。
    可对面的梵天舍木听完陈一诺的叙述以后,却是一脸平静得出奇的表情,只见他眼神错过了陈一诺,直直的看向了她身后的那一片游动在孤芳崖下,瞧着极为缥缈虚幻的流云,久久没有说话。
    见他如此表情,说实话,心里不慌,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的本职,不过是让这片苍穹屹立不倒,然后整日便可两耳不闻三界事,一心只想伴美人了。
    有了这般不费心力的差事,他又何必再如当年一般,无事沾染一身骚的平白生出些晦气来,他是个聪明人,试了一回水,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后,自然不会傻到再去试第二次。
    梵天舍木脸上的表情,让陈一诺的心,顿时荡到了谷底。
    果然,他接下来的话,彻底浇灭了陈一诺的希望。
    “三界之事,我已不想再去过问,我们的父神将混沌劈斩开来,造就了现在的天地,我们不过是继承了他老人家的衣钵,替他将这世界改造得更好罢了。一切造化,都要看你们自己。因为对于我们十二天来说,你们不过是一群随时可以淘汰的存在罢了,所以,你们的死活,我们根本不想过问。”
    焚天舍木的话,让陈一诺难过的闭了闭眼。良久,她才深吸一口气,睁眼冲着梵天舍木端端正正的拱手行了一礼,然后出言道。
    “是,神君的话,晚辈记下了。今日,多有叨扰,还请神君见谅。晚辈,这就告辞了。”
    说着,陈一诺便拜别了梵天舍木,转而飞身跃下了孤芳崖。
    在她走后,梵天舍木也静静的寻了一处干净的地界,席地而坐,然后伸手随意端起了一旁的矮几上,不知道是哪个佳丽喝了一半的美酒,仰头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清酒入喉,原本该是回甘的味觉,现下,却是平白多了几分苦涩。
    他轻叹一口气,转而一腿屈膝,一腿径直搁置在了莲池边沿,有一下没一下的晃荡着,梵天舍木的眼神,落在了面前这片开的极好的雪玉莲上,久久没有移开过。
    远远看着,这满头白发,身姿单调的青色背影,竟生出了几分落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