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梦境游戏策划师 > 188,前赴后继地受死
    只见几位造梦师上台,调整好投影法阵。
    接着,那三位匈胥族壮汉便躺上木椅,激活梦境神石,进入游戏之中。
    为首的那名壮汉似乎最为自信,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无所有】开局。
    其余的两名,似乎在开局前也有分工:
    一个选择了【战士】,另一个则是【咒术师】。
    不得不说,这三人在上台之前,确实下了不少功夫,对梦境游戏有过深入的研究。
    他们按照新手指引的示范,认认真真地将各个招式演练了数遍。
    直到确认自己掌握熟练,才正式进入剧情。
    在面对第一个头目-巨型怪物时,他们展示出优秀的战斗素养。
    怪物缓慢而笨拙的攻击,未曾击中他们一次。
    他们却始终用伤害最高的背刺来进行攻击。
    虽然受限于武器,花了较长时间才干掉头目。
    但是,全程都没任何危险,就如同表演一样。
    而且,那个从石阶上掉落铁球的陷阱,动静很大。
    被他们提前察觉到声响,在最后一刻避开。
    埋伏在拐角的两个活尸,也被他们利用翻滚躲开,一一击杀。
    看见这一幕,呼延铎雷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这个游戏的套路,和之前差不多嘛。
    无非是调高怪物的血量,设置陷阱等。
    未免也太小瞧草原上的勇士了。
    这时候,李恮的脸上开始变得凝重。
    虽然在幻蜃沙盘环节,他用两种解法狠狠地震撼了单于他们。
    也算是先拔头筹,彰显了帝国的智慧。
    但是,在游戏环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这三位勇士造成很大的困扰。
    似乎有点不顺利啊。
    他看了看李昱,后者倒是悠然自得地坐着,似乎并不着急。
    希望后面的埋伏能产生效果吧。
    李恮这时候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静观其变了。
    随着三名壮汉到达传火祭祀场之后,画风开始有了变化。
    出身选【战士】的那位,迷路去了墓地,撞上了高等级骷髅。
    但他反应很快,尝试之后发现自己打不动,便立刻撤退,换了另一条路。
    【咒术师】则是跑到小隆德遗迹,被幽灵追着砍死了。
    看见对方首次被坑之后,李恮的面色稍显和缓。
    至于【一无所有】出身之人,运气比较好,误打误撞找到了不死镇的道路。
    他顺利地解决了一大堆骷髅和活尸,走到了一条狭窄的廊道。
    这时候,他遇到了一个穿着厚重铠甲的黑骑士。
    黑骑士不仅身手敏捷,而且防御力和攻击力极强,被他的大剑扫中就掉大半管血。
    在狭窄的廊道中,匈胥族壮汉根本躲避不了,直接被斩杀。
    复活后的他,果断避开廊道,换了另一条路。
    似乎,只要避开那个黑骑士,就安全了。
    然而,当他走到一座宽阔的石桥上,正准备迎战前方的骷髅时……
    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他。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见天空飞翔的庞然大物,张开巨口。
    无尽的火焰铺面而来,直接将他烧成焦黑的尸体……
    至于【战士】和【咒术师】,他们也摸索到了不死镇。
    只不过,他们更惨一点,不仅撞上黑骑士,还开门放出了哈维尔。
    这个拿着巨槌的骑士,比黑骑士更加恶心,先后把两人头都锤爆了。
    当然,在飞龙桥上,他们也接受了火焰的洗礼。
    进入不死镇教区之后,银甲野猪撞得他们头破血流。
    还有教堂里面的法师,带着一大堆活尸,把人砍得完全是动弹不得……
    看着三位匈胥族壮汉的死亡率骤升,李恮终于放下心来,开始欣赏这场“受苦真人秀”。
    至于呼延铎雷的表情就很难受了。
    说实话,这三位勇士已经做到了极致。
    但是,这款游戏的设计师,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
    各种套路和怪物的组合,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他甚至有点期待元祯帝国方面的演示了。
    如果他们自己的玩家都打得磕磕绊绊,那就说明不是三名勇士的问题。
    而是游戏的平衡设置出了问题。
    对于台上的三名壮汉来说,进入病村之后,他们的受虐之旅才刚刚开始。
    病村里面的怪物攻击会让玩家中毒,持续造成伤害,严重影响操作。
    而且,里面的道路过于狭窄,遭受怪物攻击时,很容易掉落摔死。
    有些地方的木板,踩上去会塌陷。
    还有个地方的木板不仅窄,甚至还会晃动……
    当然,通过病村之后,他们将喜提难度更大的塞恩古城。
    【一无所有】者刚从外面进入古城时,便遇到了“见面礼”:
    一连串弩矢射来,直接将他扎成了刺猬。
    那时候刚从明亮环境转入黑暗中,根本看不清前方的弩矢,完全没法躲。
    而且,谁能想到,刚换场景就有陷阱?
    之前都是好好的啊!
    这名匈胥族壮汉直接懵逼了。
    然后,古城里的升降梯又给他上了一课:
    正在他思考为什么地上会有血迹时,头上扎下来的尖刺陷阱告诉了他答案。
    还有狭长甬道的滚石陷阱,就算知道有滚石落下,也来不及躲避。
    这里的掉落陷阱就更恶心了。
    壮汉掉下去后,只摔掉半条血,就在他以为可以找条出路时,蹦过来两只大青蛙。
    青蛙围观了他一会儿,下巴突然鼓成个圆球。
    壮汉反应快,立刻向左边一个翻滚躲避。
    谁知道,青蛙喷出的竟然是大范围的咒毒。
    而且,被咒毒毒死之后复活,会变成咒死状态,血条只剩一半。
    想要解除状态,要么去更高级的地图——小隆德遗迹。
    要么使用解咒石——壮汉嫌贵没买。
    当然,这些陷阱类的东西,只能在第一次遇到时产生效果。
    复活后只要注意就能躲开。
    但是,塞恩古城最臭名昭著的机关,是钟摆巨斧:
    在狭窄的独木桥上,会有来回晃荡的巨斧机关。
    玩家不仅要躲开巨斧,还要在独木桥上面对怪物的袭击。
    前几个独木桥,差不多有三个身位宽,还可以辗转腾挪一下。
    最难的独木桥,窄到只有一个身位,过桥时还会遭受远程怪物的攻击。
    李昱当初开着四个辅助功能,在这里都死了一地的尸体。
    更何况,这三位可怜的匈胥族壮汉。
    只见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冲到独木桥上。
    接下来,要么被巨斧砍死,要么掉下摔死……
    尤其是辛辛苦苦半天,即将通过最后一座桥时,遭到远程偷袭,前功尽弃。
    那个壮汉复活后,甚至发了半天呆,明显是在怀疑人生。
    “呵……”李恮终于绷不住了,笑出了声。
    呼延铎雷眉头微皱,恭敬地问道:“敢问陛下为何事发笑?”
    “朕想到一件高兴的事情……”此刻,李恮的面容已经恢复了平静,“朕的爱妃为朕添了一位皇子……”
    “呵……”此刻,李昱也忍不住笑了。
    “敢问……九王爷又是为何事发笑?”呼延铎雷又拱手朝向李昱。
    李昱面色不改,回答:“我的夫人也为我添了一个孩子……”
    呼延铎雷沉默了。
    良久,他才拱手行礼:“恭喜陛下,恭喜九王爷!”
    这时,那三名壮汉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之后,终于通过了塞恩古城。
    然而,他们的心态已经彻底地发生了变化。
    曾经一往无前的勇士,现在开始怂了。
    不仅前进得小心翼翼,处理敌人时也极为谨慎。
    即使怪物看起来只有一个,也会将它引过来解决。
    就算这样,死亡次数也丝毫没降下来:
    本以为对方是弓箭手,结果还能近战的王城双弓;
    狭窄的房梁和画师的自杀式袭击……
    三位匈胥族的壮汉,就像机器人一样,死了又复活。
    他们面对死亡的心态,从不甘到习惯,再到麻木。
    最后,甚至有点期待——想知道还有什么新鲜的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