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权门妃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秦侧妃心心念念要见一面的秦明,这会儿也是苦恼的很。
    秦明虽常年待在漠北,可京城也有府邸,且府邸规模不小。
    “秦尉,你说这些够不够,是不是太少了,女儿家喜欢打扮,这些珠宝和皮子,会不会入不得她的眼,还有那些牛羊,我怎么听说,她喜欢的是海鱼海虾,这些味重,她会不会不喜欢...”
    秦明对着几口大箱子转来转去的踱步,嘴里还念念有词。
    被唤作秦尉的,年岁比秦明长了许多,头发一半已经花白了。
    不过看其脸颊红润,瞧着是个精神好的。
    “依老奴之见,礼物只管给小主子送去,小主子若是看不上,随便怎么处理”秦尉说道。
    “这怎么行,送礼物就得送她喜欢的,送些看不上的像什么话”秦明立即说道。
    “老奴还没说完呢,为了预防小主子真的看不上,您不如多添些银票”秦尉补充道。
    秦明眼睛一亮,是了,他光想着送些立即能用上的,却没想到,直接给银票更实在些。
    “光有银票还是不够,她之前特意去一趟田庄,应该是有什么想法,再添几个庄子”秦明说道。
    “是,这些交给老奴来安排,保证办的妥妥的”秦尉自信的说道。
    秦明点点头,显然对秦尉很是信任。
    “哎呦,一想到秦家还有这么一位流落在外的小主子,老奴真是又欢喜又心疼,喜小主子如今好好的,心疼小主子从前过的委屈,还好,现在有机会弥补一二”秦尉感慨说道。
    “从前没有透露她的存在,实在是有太多无可奈何,如今她都长这么大了,再多的考量,也不能让她继续流落在外”秦明叹息道。
    翠微院内,还没睡够就被叫起来的苏皖,起床气再次上线。
    屋里的林嬷嬷等人,都无奈的看着苏皖,卷着被子,在床上滚啊滚,或是蠕动的形态,看着和个超级大虫子一样。
    “主子,今日有客,不可再耽误时辰了”绿衣说道。
    “主子,确实不能再耽误了,您这位新晋的县主,也该亮亮相了”林嬷嬷说道。
    苏皖赶在年节被封为县主,正好给不少有心人来苏家拜访的机会。
    “可是我好困”苏皖闷声说道,从被子里露出半张小脸来。
    “今日是年初一,今年的第一天,主子就在屋里过了”林嬷嬷说道。
    想想也是,新年新气象,这大年初一的,就开始赖床也不太好。
    苏皖叹了口气,终于在众人的劝说下,磨磨蹭蹭的从被窝里钻出来。
    不过苏皖磨蹭,不代表林嬷嬷等人磨蹭。
    热水热毛巾,衣裳佩饰等一应俱全,只等苏皖起床,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收拾妥当。
    坐在梳妆镜前,苏皖掰着手指算了又算,她这一觉睡的,绝对没有超过四个小时,外面的天还蒙蒙亮呢。
    “这么早,谁来了?”苏皖问道。
    一般来说,年初一来拜年,都是亲戚关系,或是两家私交极好的。
    “周家来了不少人呢,这会儿已经在四房里了”林嬷嬷说道。
    一边说,林嬷嬷利索的给苏皖梳头。
    因为过年,年前四房就住进来了,不过苏沐风的态度很明确,过了正月,四房的人还得离开。
    而四房的夫人周氏,也就在这种时候,能借一下苏沐风的光,在娘家面前有足够的底气。
    因此周家前些时候递来拜帖,周氏可是打算好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说服苏沐风,让她在这府里接待娘家人。
    也许是觉得平日里亏待了四房,也许是还有其他考量,苏沐风利索的应下了此事。
    周家会有人来拜访,苏皖早就知道。
    只是年初一的,还一大早就来了,让苏皖隐隐感觉到,周家有点太积极了。
    “来了多少人,值得嬷嬷特意说明一下”苏皖好奇的问道。
    林嬷嬷既然特意说,那肯定就是真的人不少。
    “门房那边说,周家老夫人带着四夫人的几两个嫂子都来了,前院四夫人的两个哥哥,也都去拜访老太爷和四老爷,还有几位少爷小姐在四夫人那里”林嬷嬷说道。
    周家周氏这一辈,总共就两子一女,等于说周家的主子们都来了。
    “这么说,周家欲送进宫当伴读的人也来了”苏皖说道。
    “正是”林嬷嬷应道。
    苏皖看着镜子里有些模糊的自己,这会儿头发已经梳好了,林嬷嬷挑了大红色的发钗,正在给苏皖佩戴。
    “这颜色好,看着喜气,有过年的样子”苏皖笑道。
    大红色的首饰,她这里攒了不少了。
    平日里她嫌太打眼,很少佩戴,如今正是戴的时候。
    等她入了司徒钰的府邸,这些大红色的物件,想戴也不能戴了。
    “周家人来就来吧,还把有意送进宫的人带来,这不是戳四伯母的心,落她的面子”苏皖说道。
    先前周氏是考虑过走娘家的路子,送苏翎进宫的,只是周家有自家的孩子要捧,哪里管得着苏翎。
    按理说,周家人对此该避讳着些才对。
    “主子说的不错,可据奴婢所知,四夫人对此毫无芥蒂,欢欢喜喜的将人迎了进来”林嬷嬷说道。
    苏皖挑眉。
    “这什么意思,从前没看出来,四伯母如此宽宏大量”苏皖笑道。
    “怕是伴读之事还有下文,只是府里暂时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林嬷嬷说道。
    梳妆完毕,苏皖站起身,伸展双臂,立即有人给她穿戴衣物。
    等收拾妥当了,又给苏皖披了斗篷,递上汤婆子。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苏皖带着翠微院的人往周氏的院子而去。
    今日又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将冬日的氛围挥洒到极致。
    “京城的冬天,真能下雪”苏皖闲谈道。
    这还好苏家条件好,若是平常百姓家,那可真是遭罪。
    “可不是,从前在苏城,冬日里虽然也有雪,但也不如这般,下得没个消停”绿衣说道。
    在原主的记忆里,就如绿衣所说,苏城的冬天也会下雪,但一个冬季下的场次,一个巴掌就数得过来。
    等数完了,冬季也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