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六翼真神的次元之旅 > 第六十八章 莫名的修罗场与再次开店的团子
    卫宫士郎原本好好得在爱因兹贝伦城后面的森林里练习投影魔术,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
    虽然他在被迫的情况下拱了自家的白菜,导致现在三天一小练五天一大考的被老爹操练。
    但是对此他除了抱怨两下外,还是非常认真的的完成着老爹的任务和计划。
    老爹说的没错,无论现在的爱因兹贝伦多么安全,但是他必须要有保护伊莉雅的能力,所以他都必须强大起来。
    不断投影出不同的武器,然后用安洁莉尔当初留下来的几件宝具测试。
    成百上千的挥剑,无数次的投影,虽然他的魔术回路质量非常好,又有着千子家族血脉的加成,但是还是免不了身体疲惫的酸痛。
    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一想到伊莉雅甜美的笑脸,卫宫士郎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动力。
    嗯,虽然一开始不是自愿的,但是现在的他坚定的走上了德国骨科的道路,要怪的话,就怪伊莉雅为何如的甜美吧。
    这样又可爱又萌,还保质期超长的妹妹兼女友,可是所有男性心中最高的梦想。
    感谢天国的亲生父母,在你们的保佑下,儿子终于得到了一声的幸福。
    哪怕现在远在森林里,卫宫士郎问仿佛伊莉雅就在耳边呼唤着自己。
    “——啊!!!”
    看吧,连声音都如此的清……不对吧!这次不是错觉。
    萝莉的声音穿透力极强,哪怕现在伊莉雅只是有着萝莉身,但是那鲜明的声音让卫宫士郎立刻感觉不好。
    伊莉雅有危险!我要赶紧回去!
    不顾身上的酸痛,强行催动已经过热的魔力回路,卫宫士郎的速度全部爆发出来了。
    牵扯到伊莉雅,卫宫士郎的大脑也变得木头起来,他已经遗忘了爱因兹贝伦的安全系数。
    于是乎,快速感到爱因兹贝伦家的客房,踢开房门,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
    …………
    “伊莉雅你……”看清了房间里的情况,卫宫士郎慌张的语气问也变得缓和起来,“……没事……吧?”
    “去掉疑问,伊莉雅现在很好。”安洁莉尔拍了拍因为痛哭而有着气喘的伊莉雅,“不过另一个你的情况琉更不好了。”
    “另一个……我?”卫宫士郎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到底什么情况。
    “(抽泣)…安…(抽泣),你说那个……不是(抽泣)士郎?”伊莉雅含糊不清,梨花带雨的问道。
    “当然不是,你感觉那个大狗敢在爱因兹贝伦城跟别的女孩子亲热吗?”安洁莉尔问道。
    “哦~也就是说他可能在其他地方找别的女孩子了?”安洁莉尔的劝解,虽然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卫宫士郎的无辜,但是很显然伊莉雅关注了另外一个地方,“士郎,说吧,招惹的是谁?是远坂凛、还是露维亚?”
    “没有的事啊!我都明确拒绝过她们了,伊莉雅要相信我。”卫宫士郎熟练的士下坐,那动作的流畅程度,跟安洁莉尔的咕哒子的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哼!”伊莉雅
    正巧,这个时候美游也因为一连串的吵闹而清醒了过来。
    “好吵~~”睡美人一样的没有睁开双眼,宛如一只刚刚睡醒的小奶猫一样迷糊。
    当她歪着头,看清楚了屋子里的状况,是个陌生的环境。
    本能的驱使下,她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跑到卫宫士郎的身边,一把抱住卫宫士郎的腰,一副求抱抱的样子。
    这下子,可彻底捅了马蜂窝,本来就因为吃醋火气很大的伊莉雅成功炸毛,虽然卫宫士郎以为她有危险,不顾一切的过来让她很感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黑发小姑娘抱着卫宫士郎,她相当的不舒服。
    如果安洁莉尔此时用【潘多拉之心】查看伊莉雅的内心的话,就能很明确的给她答案——不舒服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你被绿了,还是被两个人同时绿。
    虽然是平行世界的人,但是因为灵魂本源相同,所以伊莉雅还是会不舒服。
    只见伊莉雅宝石般真红的双瞳用危险的眼神盯着卫宫士郎,那眼神的意思是——你在给我解释啊,说不出个所以然,今晚不把海魔的刺给跪平了,你别想睡!
    相处了八年,对于伊莉雅的眼神卫宫士郎再理解不过,所以此的意思相当明白,不赶紧解释清楚,他的麻烦可就不是女装能够解决掉了。
    不过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推开这个小姑娘,然后士郎试着推了推美游,结果不但没有推开,反而让没有抱住她用小脑袋蹭了起来。
    “尼桑……抱……”
    软绵绵的声音让卫宫士郎一阵失神,然后,这一幕被一旁的伊莉雅抓个正着。
    “士郎!!!!!”
    呼啊,完蛋~
    看着这有趣的一幕,安洁莉尔露出了愉悦的微笑,虽然离开的时候忘记让雪之下世界的卫宫兄妹出来,但是能够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真是赚翻了。
    经历了一番鸡飞狗跳的有趣日常,一位莫名其妙被自己死去好几年的老爹暴揍,一位则是莫名其妙的被冠上负心人的名头,被自己的妹妹兼未婚妻狠狠啃咬一顿。
    两位终于搞明白是收了无量灾害的卫宫士郎,看着对面平行世界的自己,莫名的想哭。
    而美游和伊莉雅两个萌物,则是脸色通红的在一旁接受爱丽太太的询问和教育。
    等到晚餐的时候,这件因为时空**引发的两对兄妹的修罗场就这样结束了,除了两个士郎外没有受害者可真是可喜可贺。
    第二天,因为雪之下世界的卫宫兄妹暂时没有办法回到那个世界(正在修复和调整中),所以由安洁莉尔带着暂时搬离了爱因兹贝伦城,来到了冬木市另一边的卫宫老宅。
    避免因为两个卫宫士郎离的太近,搞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状况。
    等到一切都安顿下来之后,安洁莉尔看着拯救雪之下世界得到第四质点后,已经开始恢复循环的真理十字章,突然有了个想法。
    还能在这个世界呆不短的时间,要不然……来开店吧。
    ......
    ——又是秋天。
    夏天的痕迹早已踪影全无,现在是已经过半的十月,今天星期四,
    这个叫做远野志贵的少年,就要回到八年未归的的远野本家了。
    “志贵,赶紧。不然上学要迟了。”厨房里传来了启子的声音。
    “啊,马上就来。”远野志贵大声的回答着,然后,对着这个曾经一直是自己房间的地方双手合十。
    “那么,我走了,这八年多多叨扰。”磅磅——的拍了拍双手,只带上随身的书包,走出这个早已习惯得不能再习惯的房间。
    走出玄关,再回头望望有间家的房子吧。
    “志贵——”追到玄关送远野志贵的启子,满眼不舍,叫着我的名字。
    “我出门了,妈妈要保重啊。”明明今后不会再回来了,可嘴上还是说着平常出门的话,
    为什么呢——明明今后,不会再以家人的身份跨进这个大门了。
    “一直以来承蒙妈妈您关照,爸爸那边也请妈妈代我转达一下。”启子只是默默的点头。
    八年来,对远野志贵而言就像亲生母亲的这个人,只是难分难舍地看着我。
    现在这样悲伤的脸,她直到今天为止,从未让我看到过。
    “远野本家的生活很大**的,要加油哦。你的体质弱,别难为自己啊。”
    “没问题的啦,都恢复了八年,也跟正常人差不多健康了。别看我这样子,其实身体还是满结实的呢。”
    “嗯,是归是啦。不过呢,住在远野本家的几位都有些非同寻常,我是怕志贵会不太好跟他们相处呢。”
    启子说的,远野志贵多少也有些明白。从今天开始我要住进00kxs.com去的家,是一个单纯被叫做“家”的旧式建筑。
    气派的洋房里,有着显赫的家世的家族,好像还掌控着几家公司。
    说起来——也许只有对八年前那个还没被寄养到有间家的远野长男,那个叫远野志贵的小孩子来说,那才算是个真正的家也不一定呢。
    “是啊,不过既然是定下的事了。”是啊,既然已经是被定好的事了。
    “——那我走了,一直以来真的承蒙关照。”最后再说一遍,然后,远野志贵离开了八年间早已住惯的有间家。
    “——啊。”离开有间家不过一会儿,就走在平时上学走惯的这条路上,心情突然沉重起来。
    ——八年前,远野志贵从那个一般来说早就当场死亡的重伤中恢复过来,就被寄养在作为远野分家的亲戚有间家那里。
    九岁前在亲生父母的远野家,之后直到高二的八年在有间家,远野志贵就是这么过来的。
    以半个养子的身份寄养在有间家生活,说起来实在是平凡悠闲。
    那个时候——和老师分别时说的特别的大事什么的完全没有发生,远野志贵只要戴着老师给的眼镜就可以不看那些“线”。
    远野志贵的生活,实在相当平凡,
    日子就在这平凡中,安安稳稳,悠悠闲闲的度过。
    ——直到前几天。家里突然对这个八年来形同陌路的我传过话来,“现在给我回到远野家来。”现在的远野家当家这么说。
    “——啊。”又叹了一口气。
    实际上,因为车祸而住院之前,远野志贵在远野的家庭关系就处得不怎么样。
    大概是因为礼仪举止森严的家规小孩子总会觉得无趣吧。所以,就算那时亲生父亲对我说,要把他寄养到有间家去,他也觉得没什么好反对的。
    来到有间家后,远野志贵也觉得满不错。
    和有间家的人相处的特别融洽,养母启子,养父文臣待他好得像亲生父母。
    远野志贵呢,本来也向往那种普通人家的温馨生活,于是,远野志贵也就好像是有间家的亲生孩子一样在这里过着悠闲的日子。
    整件事简直没有一处让人谈得上后悔的地方
    ——如果不算那个唯一例外的地方的话,
    如果不算,他把小我一岁的妹妹独自一个留在远野家的大房子里,这个地方的话。
    “——秋叶那家伙,大概一定在记恨我吧。”怎么说呢,要记恨他也是当然的吧。
    把她丢在那个大到不象话的洋房里,一天到晚傍着个半死不活的父亲大人。
    秋叶是怎么看他这个只顾自己早早逃到外面去而丢下她不管的哥哥,是不难想象的。
    “——哈啊”再怎么叹气也没用。
    反正决定回去了,那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今天放学后就要回到那个阔别了八年的家,那里等着他究竟是什么,交给上帝好了。
    “就是嘛,再说现在还有更紧的问题——”手表已经指到七点四十五分了。
    远野志贵读的那所高中八点整点名,八点钟还没到教室的话不就迟到了嘛。
    还是抱上书包,往学校全力跑吧。
    “哈、哈、哈。”到了。从家到学校只用了十分钟不到。不是田径部员的远野志贵居然能跑这么快,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从后门走进学校。
    “——对啊,今天是最后一天由后门进学校了。”说起来,有间家和远野家一个对着学校后门,一个对着学校正门。两家正对着把学校挟在中间,标起方位来简直像一对反义词。
    这么一来,明天走进学校的时候不会再是后门而是正门了。
    “本来,这里清静的环境,我还是满喜欢的呢。”
    不知为什么,他们的高中,后门没什么人气。用后门进出学校的学生连自己在内不超过十个。
    正因为没人气的缘故,虽说是早晨,学校后门还是一个静悄悄的,没什么人的地方。
    咣咣——哐哐——
    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因为没人气的缘故,
    小鸟鸣叫声里,好像混着铁锤发出的声音。
    “锤子的声音——?”
    咣咣——哐哐哐——咣——哐哐——
    没错,的确是有节奏的铁锤声,方向的话,应该是从后院的某个角落传过来的。
    “——”怎么回事啊,虽然离上课只有十分钟不到了,不过去看看的话,心里总是不舒服啊。
    朝后院走去,马上就明白了音源所在。在后院的林荫路边。一个十分女生拿着铁锤和钉子蹲在那里正做着什么。
    “……………”
    还有几分钟就点名了,这个女生还在这里干什么啊?而且看体型,这是个小学部的吧?
    “——该不会是没有带着表吧”
    站在走廊的远野志贵也只能这样推测了
    …………既然看到了,放着不管也太不人道了,过去告诉她一声吧。
    小学部离着这里可是有一段距离,不赶紧过去的话就麻烦了。
    “我说,小妹妹,时间马上就该点名了啊。”
    “嗯?”蹲着的娇小女生转过脸来,“呜姆,客人上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