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一代倾城挽山河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风光大葬
    陈贤带着萧忠夫妇的尸体日夜兼程赶回了国都,萧明月和琥珀也随着表哥夫妇的尸体回了国都。
    一路上,陈贤面色难看,就连赵公公也不敢御前多说半句话。
    萧明月和琥珀待在自己的马车里,萧明月同样表现的伤痛欲绝,琥珀在一旁也只当坠崖的就是萧忠夫妇,止不住地掉着眼泪。
    \"如此,表哥他们应该就彻底安全了!\"萧明月低声对琥珀说道。
    毕竟古卓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找回了萧忠夫妇的尸体,又有信物为证,让人不信都很难。
    \"小姐说的是,这一次,想必所有人都相信了!\"琥珀点头说道。
    \"只怕是……要让许多无辜的人跟着伤心流泪了!\"萧明月低声说道。
    皇家仪仗队回到了国都,陈贤命人安置好了萧忠夫妇的尸体,又派人去淮州城通知萧将军一家和高梦瑶一家。
    自己召集文武百官商议萧忠夫妇的葬礼之事。
    陈贤决定用君王的身份来安葬萧忠夫妇,众人皆觉得不大合适,毕竟,滴血认亲之事是写在了史册上,这君王的礼仪入葬极为不合适!
    最后陈贤便决定用皇子的身份来将二人入葬。
    其余大臣虽心中仍有不满,可是也不好一而再地反驳皇上,遂也只好依从。
    朝臣百姓们都知道陈贤是念及昔日兄弟之情,所以不顾一切要为萧忠夫妇风光大葬,街头巷尾,茶余饭后,让人津津乐道。
    将萧忠夫妇合葬在了偌大的金丝楠木的棺材中,棺木四周雕刻着山水图画,一应的金银玉器陪葬品都是按照皇子的最高标准,其中一对儿海南产的夜明珠更是稀罕物件儿。
    陈贤对萧忠夫妇的亡故,异常的伤感,一连着几日,清汤寡水,皆不曾有什么油腥!
    而淮州城的萧将军一家,听到了侄子萧忠的死亡,更是悲痛万分,裴氏整整痛哭了半日,萧起先也落下了泪来,想着自己不过就那么一个侄子,竟然不得善终,叫人扼腕叹息。
    最后决定由萧起先带着两个儿子进京为萧忠夫妇奔丧。
    高梦瑶的父母双亲,本以为女儿女婿不过是远走淡了异国他乡,毕竟没见到人,只当还是活着呢!可如今二人的尸首已经在眼前,有怎么节哀得了呢?
    窦氏看着女儿留下来的簪子,嚎啕大哭了起来,几次昏厥过去。
    高敏也是泣不成声,最后还是担心夫人的身子,勉强带着女儿的簪子,香囊,硬生生拉着窦氏回了家去。
    萧明月看着这一切,内心很是复杂,想着自己是成功帮了表哥夫妇,可是却引得这么多人平白无故地伤心,自己还是\"害了人\",不禁也是泪如泉涌。
    琥珀连忙在一旁安慰着,\"小姐,咱们也节哀吧!\"
    陈贤看着眼睛红红的萧明月,虽然自己内心也甚是悲痛,可是依然不忘记关心萧明月,叫琥珀和采薇带着萧明月回明月楼,出殡之日,也不叫萧明月送行,怕她看了更加伤心。
    又叫春安去请太医,为萧明月诊脉,生怕萧明月伤心过度,伤及身体。
    萧明月辞了陈贤,同琥珀回了自己的宫里。
    心里却仍有愧疚之意,不过想到表哥夫妇能够安然无恙,自己也欣慰了许多。
    陈贤留下了萧忠的玉佩,作为念想。
    每当思念起儿时的兄弟情义,便不禁拿出来仔细擦拭,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萧忠待自己如手足一般,本想着萧忠夫妇可以安然无恙,自己普金也能够有能力保护他们,可没想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萧起先带着两个儿子来时,看到萧忠夫妇冷冰冰的尸体置于棺椁之中,都不禁失声痛哭,想着萧忠夫妇二人真是命苦,心里无尽的感叹。
    却也知道,一山容不得二王,即便萧忠能好好活着,皇上容得下他,可是朝廷里的大臣,又有几个想让他活着呢?!
    于是伤心归伤心,见萧忠夫妇的葬礼如此奢华,一切皆以皇子的礼节来操持,倒也觉得对得起爱侄了。
    萧忠夫妇出殡之后,萧起先和两个儿子又给陈贤请了安,随后来到萧明月的宫室,父女,兄妹之间寒暄了好一会儿,在一起聊了许多家常话。
    两日后,萧起先便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了建康,回到淮州城继续驻守边界!
    ……
    另一方面,古卓回到了肉三。
    将在北魏发生的一切详详细细告诉了王太后,乌云娜听了以后,对古卓极为不满。
    \"王儿真是糊涂,怎么能带回尸体而不带回活人呢!\"王太后抱怨道。
    \"母后如何这般嗔怪,儿子的人赶到之时,萧忠夫妇就已经坠落悬崖,一命呜呼了!若不是儿子,只怕,他们的尸身早就被野狼叼了去!\"古卓说道。
    \"被野狼叼了去也好!如今既然是被你给找到了,少不得你落下嫌弃来!母后若是你,就把人暗中处理掉,悄悄把他们贴身的物件儿带回来!日后,也好'指鹿为马'!\"王太后说道。
    \"如此,萧郡主也会记得儿子的好!是儿子帮着她找到了表哥!\"古卓很是自信地说道。
    \"你找到了人家表哥的尸体,这与杀了她的表哥有何分别?她会记得你的好嘛?!只怕只有不屑于厌恶!\"王太后说道。
    \"不会的!郡主不是母后口中那般人!\"古卓反驳地说道。
    乌云娜听了,知道儿子痴了情,与他多说无益处。
    总之,自己让萧明月嫁入柔然的盘算,也是打不成了,心中自然是愤愤不平!
    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倒也是巧合的很,却又觉得没什么破绽,既然萧明月和陈贤都认了萧忠夫妇的尸体,倒也不会有假。
    只是,自己想让萧明月做自己的儿媳妇,只得另谋划了!
    宇文迪见众人中了计谋,很是得意。
    想着有了替死鬼,萧忠夫妇也就安全了。
    于是,依然把二人留在茶园,日日采茶,与寻常百姓别无两样。
    萧忠夫妇虽然皮肤变得粗糙,皲裂,倒是觉得平淡幸福。
    比起二人做皇帝,皇后的日子,可要轻松自在,幸福快乐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