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魂衍天章 > 第一百八十四章:阴兽狂潮
    与人间界不同,鬼界没有宇宙的说法,只有一块巨大无比的陆地。
    天空之上是无穷鬼气凝聚成的云层,浩瀚而厚重,唯有冥帝级别,又或是飞升时候,才能够短暂地进入其中。
    陆地深处则是冥海,不错,鬼界的地底其实是一片海洋,海水贯穿地底来到地面,所形成的四条主流将整块陆地划分为五大流域。
    因为这块陆地是填充着整个鬼界的,所以明面上看只有五个流域,但是事实上,任何一块流域的面积都巨大无比,远不是人间界的地球可以相比。
    妄名镇坐落在三途流域和黄泉流域的界隙之中,说是“隙”,但是由于鬼界的庞大,所以这条界隙的宽度也是以亿万米来计算的,如果只是徒步,只怕数万年都别想走完。
    正因为这条界隙的面积如此之巨大,所以哪怕是鬼界阴灵、鬼兽众多,但是妄名镇内的居民总数也只有区区十万余,其中至强的几位也就是鬼王位阶。
    而这一日,镇内无论修为高低,上到几位鬼王,下到堪堪恢复神智的鬼卒,都是不约而同地集中在镇子南面,惊骇无比地望着已经将客栈完全淹没的鬼气潮汐。
    从半个月前开始,这家客栈已经被汹涌澎湃的鬼气彻底淹没,近乎无穷无尽的鬼气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潮汐状气团,上下升腾,时而蔓延,时而收拢。
    不过,虽然围绕着这股鬼气潮汐,四周那些鬼物却没有太多的敌意。
    鬼界的鬼气就如人间界的空气,说重要吧很重要,因为没有不行,但是你要说不重要吧,其实也真的不重要,平白无故的,谁会因为别人多吸了几口空气而对他动手呢?
    此刻这众多阴灵之所以聚集在这里,主要是为了客栈内凝聚了如此多鬼气的那个人。
    鬼界没有天覆压制,也有海量的鬼气,但是哪怕是鬼王位阶,平时修炼时候,也至多能聚拢方圆万米内的鬼气,除非是遇到鬼气浓度远超外界百倍的环境,否则根本没可能聚拢起此刻客栈外这般规模的鬼气潮汐。
    而且鬼气虽然是众人修炼所必需的能量,但是鬼气内毕竟蕴含着巨大的负能量,短时间内过多的吸收而不加以净化戾念,很容易功力浮躁,进而走火入魔。
    可是这围绕在客栈外的鬼气潮汐足足持续了三天时间,却没有半点混乱的迹象,显然客栈内那人功力超绝,只怕已经超过鬼王,到了那所谓的鬼皇乃至鬼帝位阶了。
    且不论客栈外一众阴灵的围观,此刻客栈后面一处院落内,这里是鬼气浓度最高的地方,也正因为浓度太高,竟然有大量的阴石、阴晶、阴髓凝结成形,散落在院落各处。
    而在院落的一间屋子里,时迟殇正盘膝而坐,意念浩荡,魂道疾转,不停地吸聚着鬼气进入身体,经由魂道的转化,注入已经扩张到万米方圆的魂海,而那随之而来的戾念却是被魂道牵引着没入镜照魂印,使这枚魂印愈加光芒璀璨。
    目前,时迟殇一身修为几乎完全集中在魂海、魂道、镜照魂印三样事物上。
    冥气与鬼气融合后形成了现在的魂海,魂道亦是融合了鬼道和冥道而成,最后的镜照魂印更不用说,吞噬无数道、法、术,这三者俱是能够包容、消化、融合万物的存在,如今三者归于他一体,使得时迟殇同样掌握了万道归一的本领。
    虽是在运功吸收鬼气,但是时迟殇这段日子的主要精力却放在了参悟剑道上。
    凭着魂道的天然高度,时迟殇俯瞰而下,先后将太阴、太阳推演成道,继极光、杀戮、冥死三大剑道后,又接连掌握了两门剑道。
    随后,他又将心思沉浸在了极光剑道内,将之不断成长、蜕变,最终升华到了太虚剑道。
    成功掌握了五大剑道后,时迟殇却没有半点停歇,已经完全进入状态的他,正想要一鼓作气,将太虚、杀戮、冥死、太阴、太阳五大剑道合而为一。
    而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时迟殇的意念映照之中,他掌握的五门剑道化为幻象,冥死剑道如寒江汹涌,杀戮剑道似血海翻涌,太虚剑道幻化虚空潮汐,太阴剑道和太阳剑道则是分别演化银月与大日。
    这些剑道幻象正是肆意纵横,不断地交锋、相撞,如果不是时迟殇晋级魂劫期后魂府、意念都强化了数倍,只怕都难以支撑这般强度的推演。
    整整七天时间,时迟殇不眠不休,支撑着推演,那五道幻象每一次的碰撞,彼此之间就会稍显融洽。
    依照时迟殇的计算,至多再有十天时间,他就能将这五道幻象彻底融合,同时,他的五大剑道也能同时融合在一起,升华为他预想中的全新剑道。
    只是正当时迟殇沉浸于推演中的时候,整个院落陡然一震,原先稳固于院落内外的鬼气潮汐亦是猛然溃散。
    这般巨大的冲击,自然是打断了时迟殇的推演,幸好有魂道、魂衍两重保障,他仅仅是眉心一阵剧痛,片刻后就慢慢恢复过来。
    “哞!”
    时迟殇从剧痛中刚刚恢复过来,就听见屋子外面一声狂怒的牛吼声,他心头一震,赶紧起身冲出屋子,一抬头就望见已经化为数米高原形的牛三山抡起兜雷锤,将一头从半空扑落的骨雕砸得粉碎。
    僵无帝、僵无嫦、王夏林也都已经恢复了原身,正飞在半空,和无数骨禽激战,马汗血则是手持禁魂索守在他房间门口,见他出来,马汗血不觉喜道:“老大,没事儿吧?”
    “没事,这是怎么回事?寒武皇朝追过来了?”时迟殇疑惑道。
    “不知道,我也是才醒过来的,一出来就碰见这些骨禽,”马汗血摇头道,“看样子不像是对着我们来的,我们应该是糟了池鱼之殃了。”
    时迟殇剑眉紧皱,被打断了参悟剑道,即便是他心性豁达,也难免心有火气。
    两人正在交谈,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声如鬼音,刺耳无比,震得整座妄名镇都是微微颤动。
    时迟殇循声望去,就见镇子外正有数道身影纠缠在一起,似是两拨人,一拨俱是鬼王位阶的阴灵,另一拨则是两头身如山岳的骨兽,看样子身前应该是虎、狮一类的巨兽。
    “看来是阴兽潮了。”马汗血见状说道。
    时迟殇闻言微微皱眉,阴兽潮他有听马汗血他们提过,妖、兽二族若是生前接受鬼气洗涤,更替属性,则是鬼兽,而若是死后尸骨被鬼气侵蚀,重生灵智,则是阴兽。
    鬼兽由于是生前转换属性,虽然也会受到负能量的影响,但是还是懂得秩序,如牛三山、马汗血、僵无帝等人。
    但是阴兽却不同,它们纯粹是由阴气、鬼气提供生命,所以性情也更加暴躁、嗜血、残忍。
    一般阴兽都生活在野外,一旦它们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就会按捺不住内心的杀戮欲望,开始进攻附近的城市,也就是所谓的阴兽潮。
    那两头骨兽都是顶级鬼王,而围攻它们的几尊阴灵,仅有一位顶级鬼王和两位高级鬼物,余下的俱是初级鬼王,虽然看着人多势众,但是面对着两尊顶级鬼王的进攻,他们明显已经落入了下风。
    “你们先守着这里,我去宰了那两头阴兽。”时迟殇冷冷说了声,不等马汗血说话,他已经祭出邪心剑,身如幻影掠向镇外战场。
    而此时,那几名阴灵已经渐渐无法支撑,除了那顶级鬼王挡住了一头骨兽,其他人都是苦苦支撑,才能勉强不被另外一头骨兽击溃。
    眼见着局势即将崩溃,众人忽地感觉到一股充满暴戾的剑意自远处冲击而来,纵然在场的都是鬼王位阶,仍是在那如狂涛骇浪般的剑意之前心头一颤,下意识朝着剑意来处望去。
    只是望了一眼,一众阴灵无不面露喜色,而那两头骨兽则是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只见得剑意来处,一名黑发青年正手持长剑疾步而来,所过之处,一头头原先还凶焰滔天的骨兽纷纷莫名倒地,一身浩瀚的阴气亦是被那青年剑意牵引而去,汇聚在他手中剑锋,使得那数尺剑罡愈加锋锐,透着无边死意。
    待得时迟殇走出镇子,镇内大半骨兽都已经被他的冥死剑意所杀死,一身阴元亦是被他收拢过来,充满死寂的剑意遥遥锁定住一头骨兽,逼得对方眼眶中火焰凝聚的眼珠透出浓烈忌惮。
    眼见他接近战场,一名阴灵忍不住出声道:“还请兄台帮我妄名镇斩杀此阴兽!”
    “好说!”随口答了句,时迟殇目视那阴兽,冷然道,“你如果再晚半月进攻镇子,我说不定也懒得搭理你,可是你偏偏今天进攻,坏了我参悟剑道的大事,百死难赎。”
    “废话!”那骨架阴兽发出一声怒啸,全身阴气滔天,左爪抡起就势抓出,它乃是顶级鬼王,一爪之威何等恐怖,不等爪锋触及,光是那阴气凝聚的锐芒,已经将时迟殇身周虚空寸寸撕裂,仿佛要将他连同这片空间都一并碎灭。
    锵!金铁交戈之声陡然炸响天地,时迟殇一剑出鞘,竟是将它骨爪生生抵在半空,任凭那阴兽如何催动力量与阴气,都半点寸进不得。
    歪了歪头,时迟殇透过骨爪缝隙看向那阴兽,冷然道:“是废话,我说这些,只是好让你晓得,你是为什么死第二次的。”
    不等那阴兽暴怒发作,时迟殇猛然眸绽凶芒,剑光亦是霎时璀璨煌赫,如一**日浮起,阳炎所至,阴兽骨爪上的阴气不由地瞬间消融一空,连四周那几名阴灵鬼王都糟了池鱼之殃,发出一声惨呼后慌忙后撤。
    时迟殇却不理会这些,运转太阳剑道,全力往前一剑斩出。
    他的太阳剑道融合有火行灵魄、灵灭苍炎、狂暴鬼气,甚至还有伪仙器拜火神鼎,及无时无刻不在加持着的魂道,所凝现的阳炎何等霸道。
    一剑斩出,时迟殇身前骨爪立时寸寸瓦解,阳炎席卷而过,那阴兽禁不住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哀嚎,带着只剩下半截的骨臂急速后退。
    时迟殇却不容它退走,一剑过后,又是跨出一步,再度挥剑斩落,这次却是太阴剑道,剑光如月辉流泻,朦胧如纱,轻轻笼在阴兽半边身子上,无声无息间,阴兽这半截身子居然凭空湮灭,没有半点残留。
    仅仅两剑就遭受重创,那阴兽再是嗜血好杀,也不禁心生惶恐,急忙想要掉头逃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