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大周当皇帝 > 第二百六十四章:我是特种兵
    十绝城东西南三处城门精挑细选出来十五人,已经全部聚集完毕,列队两侧,等候韩少保的示下。
    韩少保学着电视上演得特种兵手势,与十五人说道:“我简单教你们几个手势,以手势为命令。”韩少保伸出食指指着樊无期,说道:“这是你的意思。”韩少保又伸出中指,指着前方,说道:“这是前进的意思。”接着韩少保除大拇指外,伸出其余四指,解释说道:“这是进攻的意思。”
    “这是收到...这是掩护我...这是有哨兵的意思...”
    韩少保快速讲解了一番,教了他们几个简单常用的手势,随后全副武装,带齐装备,一切准备妥当。
    樊无期和樊归等人从未见过这等奇怪手势,纷是好奇,对于韩少保这闻所未闻的怪异举动,樊无期倒已经见怪不怪了,樊归早从樊无期那里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实在是奇异少年,不由的想要一探究竟,韩少保到底来自何处。
    樊归不由的跟着韩少保比划手势,觉得好奇好玩,颇有个性。
    冯三河和卫田风二人更是见所未见,心中大奇,跟随韩少保快速学习着,两手比划,颇觉有趣。
    樊归与樊无期小声说道:“将军,韩将军这些手势,到底有何他用?真是闻所未闻!”
    “四弟此举,想必定有他的图谋,不会无缘无故如此,耐心等着便是。”樊无期说道。
    韩少保看着眼前十五人,各自比划学习,瞧了一会,自是都已掌握得差不多了,望着众人,森严说道:“各位兄弟,都记住了没有?”
    十五人齐声回道:“铭记于心!”
    冯三河问道:“将军,这般怪异手势,不知何为?”
    “这怪异手势,关键时刻能保你等性命。此手势有个名字,叫做特种兵专用指挥手势。从现在开始,你们便就是我韩少保的特种兵了。”韩少保说道。
    “特种兵?这是什么兵种?”冯三河不解问道。
    韩少保想了想,随后说道:“我韩少保从即刻起,重新组建一支军队。名为韩家军,实为韩武卒。”
    “韩武卒!”樊无期眼中突然一亮,随即明白了韩少保的意思。
    “此战,各位兄弟若能活着回来,便就是韩武卒之元老,是我韩少保的兄弟,荣华富贵高官厚禄享之不尽,荫庇子孙千秋万代。”韩少保看着十五人,郑重的说道。
    如此厚礼利诱,不仅十五人欢呼雀跃,就连樊归等其他兵士也垂涎三尺,若不是樊无期没有放话,樊归等人怕也是要加入韩少保的韩武卒阵营之中了。
    冯三河等十五人再次高声说道:“我等愿为将军计,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好!”韩少保大喝一声,随后转身与樊无期说道:“二哥,十绝城安危就交给你了,莫要让我失望。”
    樊无期也学着韩少保之前的样子,握着拳头伸了出来,韩少保微微一愣,便就明白了,伸出右拳与樊无期对碰了一下,韩少保说道:“兄弟齐心!”
    “其利断金!”樊无期回道。
    韩少保抱拳说道:“各位其他弟兄,守好十绝城,打退敌军,不论功劳大小,全部封赏。”
    樊归等部众也欢呼表态,与山门同在,誓死守卫山门。
    韩少保寥寥数句,便就鼓舞了士气,将众人士气鼓吹到了顶点,获得了众人空前的信任和支持。
    樊无期看着韩少保如此,喃喃自语说道:“四弟这个嘴皮子,实在是厉害。还真如齐国的乔公旦所说那般,四弟若去自创辩家学说,怕是熙来攘往张袂成阴。”
    当下,韩少保带领十五人离开此处,出了东山门,迅速向东北方向快马驶去。
    韩少保率领精挑细选的十五名大周特种兵,全副武装快马加鞭向东北方向骑马而去,不多时便就已经悄悄来到了吴军最外面大营。
    吴军守卫森严,虽然久攻十绝城失利,不得要领,又被韩少保以粪水金汁杀敌大半,但吴军主帅并不慌张,与晋军主帅慕容晋能力不分上下,统兵经验丰富,沉稳调度,不慌不忙,稳扎稳打,守好中军大营。韩少保看了半晌,愣是没有找到突破口,仅凭十五人就这么摸进去,无异于找死。韩少保瞧着吴军大营,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晴天万里,正是晌午时分,韩少保心道:“若是夜晚行动,最好不过,安全妥当,但就怕惠善他们扛不住,顶不到晚上。若是惠善等部被吴军吃了,那还来这里又有何意义?他姥姥的,光天化日之下想要混进吴军大营,跟买彩票中五百万那样难!到底怎么办才好?”
    韩少保陷入沉思之中,身旁的卫田风小声说道:“将军,咱们什么时候攻杀进去?”
    韩少保转头看着身边的三十岁不到的卫田风,卫田风本是赵国人士,韩少保从十绝城东西南三处城门各抽调五名精锐兵士,组建了十五人的大周特种兵。
    “敌我情况暂且不明,现在又是朗朗乾坤之下,若贸然攻杀进去,誓必会被吴军围杀,我等是来查探战况的,如此大意身死,那便枉费了此行。”韩少保说道。
    “将军言之有理,一切听从将军安排。”冯三河说道。
    “这样,卫田风你带两人,想办法去抓个舌头回来。”韩少保说道。
    卫田风不解,问道:“将军,抓舌头?”
    卫田风下意识的看着自己舌头,韩少保解释说道:“去抓个吴军士兵回来,我要审问审问。”
    卫田风明白,随后招呼了两人快速骑马离去。
    不多时,卫田风带着两名兵士抓回了一个吴军舌头,韩少保等人下马,瞧着被拿住的吴军,嘴里塞着衣布。
    “什么身份?”韩少保问道。
    “吴军的斥候,正要向东而去,恰巧被我等遇见了,便就趁机拿下。”卫田风说道。
    韩少保拔出手里赤子剑,没入地面之中,说道:“我问你一句,你便答一句,若是敢有不安之心,便就将你削肉剔骨,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吴军斥候跪倒在地,连连点头答应,吓得是面如死色,心惊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