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空间之食至茗归 > 第687章 也是为了奖品来
    现在她是女方,私下和其他男子放河灯,沈家就算给她休了也在情在理,所以林茗才一直关注着那些拿着灯笼出来的男子动向。
    假如看见了疑似可疑的人员,她绝对从后头溜走,找个没人的地方先进空间再说。
    反正她在空间里面也能听见外面的动向,她完全可以等人走了之后,再出来。
    当然要是没人找到她的灯笼,等带着月老等几个见证人找到自己挂在哪里的灯笼,证明自己没作弊,而是真的没人找到自己的灯笼,那两份奖品就全部属于她的了。
    心中的算盘珠子拨地啪啪响,林茗的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地下那些纷纷从街道出来的人。
    也顺便注意了下赵大勇又没有出来,万一赵大勇手里拿着其他姑娘的灯笼,她势必要找机会告诉那姑娘真相,来这里的都是为了寻找正经姻缘的,谁想当小三小妾?
    现在她没法回去告诉素梅,但起码可以告诉其他女子赵大勇的真面目,等回去之后她也势必会将这件事告诉刘素梅,因为这次有人给她作证,她自然不会担心自己说的话没有说服力。
    到时候,刘素梅将如何选择,就是她的是,她或许会劝,但假如对方主意已定,她也不会插手人家的私事。
    这些她都在方才和孙月珍聊天的过程当中考虑清楚,此时的林茗目光清明,脑子也清醒。
    她不会因为方才刘素梅对她的态度就让她蒙在鼓里不管她,也不会因为对方是这个时代的女子而什么努力都不做,更不会在明知对方已经做了选择的时候,做那个两面不是人的猪八戒。
    然而林茗没想到的是,上一秒她还脑袋清醒,下一秒当在人群当中看到一个人时,却脑子哄地一声懵住了。
    谁来告诉她沈清怎么会在这里?!
    完蛋了,她怎么解释自己来参加花灯会的行为?
    当时林茗心里就哇凉哇凉的,以至于都没注意沈清被在身后的手,也没想到沈清就是找到她灯笼的人。
    林茗自顾自地觉得自己完蛋了,想到沈清那厮的德行,自己要是被他看到了指不定完蛋。
    “林茗你怎么了?林茗你去哪里啊?怎么突然就要走?”
    孙月珍原本和舒子朗在一旁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天,谁知道突然感觉到身旁的林茗急急忙忙地从原本坐着的台子上站了起来,随后还没打掉衣裳的灰就头也不回地往后面跑。
    当时孙月珍儿人就吃惊了,就停她十分疑惑地问道。
    然而林茗实在没时间和孙月珍解释,现在她不用知道谁拿到她的灯笼她也得跑,否则要是被沈清知道她在这里那还得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被沈清知道是小事,万一人家觉得她红杏出墙怎么怎么滴,这对她的个人形象可是个十分不妙的影响。
    可以说此时的林茗动作快到了极致,求生欲也瞬间达到了人生巅峰。
    孙月珍二人见林茗一句话也不说,当时也迅速起了身,看着林茗依旧没停下脚步的动作,以及那似乎是后头有洪水猛兽在追着的慌乱神情,二人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林茗突然间这是怎么了?
    “林茗马上花灯会就要开始了,你这是去哪里?”
    林茗听孙月珍不无担心的问,只能随口答道:
    “你们不用管我,我刚才看见沈清了,我现在得赶快走。”
    说完,林茗就径直穿过了整个长约好几十米的台子,就打算从台阶上下去溜走。要不是照顾着在场那么多人呀是她直接从两米的台子上跳下来,指不定更惹眼,她早就这么做了。
    好在她刚才看到沈清才刚从里面出来,自己想跑还来得及。
    这算是个什么事!来这么趟竟然一匹布没捞着!
    不过沈清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也是来参加这个花灯会的?
    林茗瞬间脚步一顿,但随机又很快继续往前,虽然她觉得,既然沈清可以来参加,她为什么不能来,但又觉得自己来参加花灯会要是沈母知道了,不说会不会误会她,但肯定会失望,毕竟在沈母心中,她一直还算个好儿媳,就算沈清来参加了花灯会,也不是她来参加的理由。
    于是林茗只能憋着一肚子气,打算先逃到台子后面,然后躲在空间里,她倒是要看看沈清究竟是为什么要来这里,他绝不可能是和她一样,是为了那两匹布来的。
    然而林茗注定无法得偿所愿,就在她即将三步并作一步下台的时候,突然从左手边传来一道听起来十分平静的声音:
    “娘子你这是要去哪?”
    林茗身子当时就一僵,脚就和不停使唤一样,转了个弯眼看着就要载下去,眼前却突然出现一个手臂,将她一把揽住。
    “为夫这一来,娘子就投怀送抱?”
    林茗刚想反驳,却抬头看到了沈清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随后她想起了自己来参加花灯会的事,顿时气势蔫了一分,就站直身子,和沈清划清界限道:
    “脚崴了一下罢了,你……你怎么在这里?”
    林茗说着说着,又觉得凭什么自己要心虚?她又不是来干坏事的,于是语气边一百八十度地转弯道:
    “你一个有妇之夫,为什么会出现在花灯会?”
    那语气和神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受了委屈的小娘子,然而事实却是林茗因为心虚所以先发制人罢了。
    当然,她同时认为自己说的没错,毕竟她会为了图个新鲜为了两匹布来参加花灯会,但沈清的性格她又不是不知道,平常就没有他感兴趣的事,在银子上更是无所谓,又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两个原因来这里?
    那沈清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在想到一点的时候,林茗心中的感觉难以形容,看线沈清质问的神情也真了八九分,同时鼻尖还不知怎滴泛起了一丝酸意。
    在面上掩盖的手帕之下,下意识咬起了唇角,看着沈清等待着他的回答。
    谁知道沈清依旧那样看着她,目光没有一丝闪躲,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反问道:
    “你一个有夫之妇,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林茗一噎,当时就憋嘴道:
    “我是为了那奖品来的,你难道也是为了奖品来的?”
    沈清听到林茗带着质问的回答那一刻,却是笑了,原本看向有些灼热的目光,却是温和下来,看向林茗的眼中带着缱绻以及一丝无奈。
    “我当然也是为了奖品来的。”
    林茗并没有发现沈清神情的变化,她只觉得沈清现在是在骗她,而她最讨厌被人骗。
    于是林茗的神情当场就冷了下去,刚打算转身就走,谁知道眼前却突然亮堂起来。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灯笼,这个灯笼和她藏起来的灯笼一个样式,右下角还画着一个卡通熊猫头。
    林茗看向似笑非笑的沈清,他手中拿着自己的灯笼!他竟然找到自己藏的灯笼了!
    在林茗面目的惊讶以及呆楞当中,沈清这时却看着林茗轻声呢喃道:
    “和这个灯笼的主人,一起放河灯的奖品。”
    林茗心中一震,她看向沈清似乎想寻找到对方或许在开玩笑的可能,但她失败了,她只看到了只感受到了此刻对方的认真以及专注。
    那一刻好像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全部都化为了虚影,而沈清眼中只有她带着惊讶以及呆滞的眸子。
    目光交汇,一眼万年,林茗的心突然跳漏了一个节拍,然后又不受控制的像一只满心雀跃的小鸟,即将从她的胸口飞出来,想要栖息在沈清的肩头。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以及无法控制心脏跳动的失常。
    就在林茗的手,不由自主地捂住跳动的心脏时,沈清却看向林茗轻声笑道:
    “看来,这个奖品是我的了。”
    林茗抬头看向沈清,却见对方的面上,是她从没有见过的肆意张扬,他以前从没有如此外放过这些得意的神色。
    不知怎滴,林茗突然有些恼羞成怒道:
    “谁说这灯笼是我的了?”
    谁知沈清却挑眉道:
    “哦?我又没说这是你的灯笼,你又为何急于撇清?莫非这就是你的灯笼?”
    林茗哑口无言,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是说不过沈清的事实。
    这时林茗又想到万一沈清这厮没找到她的灯笼,难道就要和其他女子一起放河灯吗?
    顿时林茗面色一黑道:
    “所以这就算不是我的灯笼,你也和人家姑娘一块放河灯?”
    沈清闻言一愣,想了想之后却道:
    “不会,它一定是你藏的灯笼。”
    林茗却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个劲的强调假如他没找到她的灯笼云云,而沈清也一个劲地回答,自己找到的一定是她藏的灯笼。
    林茗发现自己无法和沈清沟通有些生气,沈清觉得林茗这气生的莫名其妙无法理解。
    于是沈清微微皱着眉,有些不解地看着林茗,一副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的模样,可这个神态却也让林茗觉得自己有些矫情,又突然意识到周围这么多人,自己这也太丢人了,顿时老脸一红,就要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谁知道好死不死的,孙月珍以及舒子朗着时候却终于赶了过来,她还没走,就被孙月珍拉住问道:
    “林茗你走这么快干嘛?沈清是谁?为什么沈清来了你就要走啊?”
    舒子朗也在一旁摇着扇子附和道:
    “是啊,林姑娘,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说完了,舒子朗又看向林茗身旁的沈清,却在看到对方身上换了一身装扮时,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后又消失不见,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林茗原本偷溜被抓个现行,就已经颜面无光了,这下子被搞不清楚状况的孙月珍和故意的舒子朗一提,她瞬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哦?娘子既然知道我来了,又为何要走呢?”
    沈清这话问的听起来漫不经心,但实则在林茗耳朵里听起来瞬间摇头道:
    “哪里的事,他们听错了,我说的是,过去接你。”
    孙月珍一脸诧异,原来眼前这位就是林茗的夫君?
    天呐,林茗嫁给一个如此俊朗无双的夫君,要是还喜欢别人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于是林茗不知为何就收到了孙月珍略带着不赞同的目光。
    不过舒子朗看到林茗竟然这么怂,他还以为有好戏看,顿时觉得无聊。
    沈清却很满意林茗着一番解释,用没拎着灯笼的左手摸了摸林茗的脑袋,随后又凑近在林茗耳朵旁边道:
    “我竟是不知道,娘子如此希望为夫前来,若是早知道,为夫一定和娘子一块来。”
    林茗听完这句话,顿时身上打了个激灵,心中充满无限懊悔,要是在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来这个老什子花灯会了,这下次回去沈清看到会抓着这件事不放,自己还能有好日子过?
    被沈清这带着淡淡的威胁的话语,林茗的心中充满了悲愤懊悔以及鄙视沈清,但面上却笑道
    “哈哈哈哈,夫君我给你介绍一番,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姓孙,这位是方才在咱们家摊子上买过灯笼的舒公子。”
    随后林茗有看向孙月珍舒子朗二人道:
    “这位是我的夫君,沈清。”
    林茗的这个传唱不可谓是不生硬,但好在沈清逗够了,决定剩下的留着回家在逗,在外人面前,他还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林茗害羞的神态。
    “沈兄幸会,你我之前见过。”说完还故意挑眉加上了句,:
    “在花灯街里头也见过,沈兄应该不会忘记了吧?”
    林茗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条街就叫花灯街,不过也难怪,这条街本就是因为花灯街而出名的,叫花灯街也正常。
    不过舒子朗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方才沈清和舒子朗在花灯街里面遇见了?
    随后林茗想起,之前舒子朗出了花灯街之后,看向她的神情十分奇怪,难不成当时他就知道沈清来了,还故意没告诉她想看她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