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书穿之娇娘传 > 第八章 暴打
    娇娘这话出口,不仅林家母女吃了一惊,辛平也吃了一惊。
    娇娘看到几个人惊异的神色解释道:“这粉条是我和哥哥做的,拿到县里卖也是能卖上价钱的。只是工序复杂,我和哥哥还要带辛安,实在忙不过来。所以想请人帮忙一起做。林婶子你看?”
    辛平快速的在心里算了一遍账,的确请两个人帮忙能多赚不少钱,绝对不会亏本。
    于是辛平也附和妹妹的说法:“是的,婶子。你和如意妹子的人品我们信得过。你看可以么?如果可以咱们可以立个凭据,如果觉得为难不去也不要紧。”
    林寡妇哪能不知道辛家兄妹是想帮她家一把呢?村里人都嫌她们娘俩晦气,不愿多沾惹。凭辛家兄妹的身家去县里买两个人也是可以的,他们却想到雇她娘俩。
    要知道,而且买的人就是辛家的家奴,如果背叛主家。可以送到官府处死的。而雇佣的人一旦起了黑心思,偷学会了方子,另起炉灶也不是不可以。
    况且一两银子就能让她们母女两个月吃饱喝足。而辛家是给她们母女每人每月二两银子!
    “这怎么好意思。给一两银子就够了。”林寡妇局促的说道。
    娇娘看出了林寡妇的不自在,安慰道:“我家的活可重了。给一两雇两个人可不行。我怕婶子到时候累跑咯!”
    娇娘这番话说的林寡妇和林如意都笑了。几个人当场写了一式两份的字据,画押签字。约定了林寡妇母女明天上午就去辛家帮忙。
    回家的路上,娇娘看着辛平一声不吭的抱着辛安,以为他是因为自己自作主张而生气就向辛平道歉:“哥哥,对不起。我应该事先和你商量的。”
    辛平这才回过神,注意到自己妹子愧疚的眼神:“雇佣林家母女?这事还是你想的周全。哥没生气。只是觉得现在人人都敢欺上我辛家的门!”
    “哥,还好有你在。如果你不在的话。我和辛安只会更加凄惨。”娇娘联想到原著中辛平去世后,辛家姐弟的悲惨命运由衷的说到。
    “不成,明天我去村里捉只看门狗来!”
    娇娘无奈的看向自家哥哥,好吧。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了。
    第二天一早,辛家兄妹正在吃早饭,林寡妇母女就来了。林寡妇手脚勤快,二话不说就把厨房整理了一遍,林如意也抱起辛安哄着玩。
    不得不说,多了两个人做事就是快。没到晌午已经把两筐红薯全部弄成红薯水沉淀了。娇娘又让辛平去村里买了几筐红薯,准备下午再做一些。
    中午娇娘留下要回去吃饭的林家母女,下厨做了红烧排骨、酸辣白菜、青椒肉丝并一道鱼汤。林寡妇知道兄妹两大手大脚,但也不知道他们能吃的这么奢侈。
    她语重心长的叮嘱兄妹两:“按说婶子不该说这话,你们家今时不同往日,不说辛平要娶媳妇用钱,娇娘嫁人也要攒嫁妆,就是抚养辛安长大成人也要不少的钱。这吃食用度上能省还是要省!”
    兄妹二人连连点头,知道林寡妇是为他家好。但是这个理论他们还是不以为意的。
    娇娘是现代人,而且是一个九零后。空闲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研究吃食。让她在吃饭上面节省,基本上是不可能。
    辛平倒是自己可以随便吃点。但是他觉得不能亏了弟弟妹妹,爹娘不在了,他们已经够苦了。让他们吃好穿暖是他这个哥哥的终极目标。
    吃完饭,辛平就去村里买红薯。剩下三个女人带着辛安,坐在堂屋里闲话家常。
    “砰砰砰……”辛家的大门被敲响了。
    “谁呀?”经过前面“借粮”的事情,娇娘听到敲门声都有些紧张。
    “是我,朱二林,我来还盆。”
    一听是熟识的朱二林,娇娘松了一口气,走过去把门打开了。果然是朱二林拿着盆站在门外。
    “娇娘,我能进去坐会么?”朱二林并没有要还盆的意思,而且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朱二哥有什么事么?”娇娘觉得朱二林怪怪的。直觉告诉她,还是别让朱二林进门为妙。
    朱二林脸上泛起了红晕:“娇娘,今天书院的先生说我明年很可能会考中秀才!”
    娇娘笑眯眯的说:“那很好啊!恭喜你。”
    朱二林激动的把盆扔在了地上,试图拉住娇娘的手。娇娘吓了一跳,迅速往门里退去,才没让朱二林得逞。
    “你干什么!”娇娘又惊又怒,古代拉良家女子小手,这是实打实的轻薄啊!
    “娇娘,你听我说。我中了秀才就能照顾你们家了。到时候你嫁给我,就是秀才娘子……”朱二林仍然激动的像打了鸡血一般。直到他脸上被泼了一瓢凉水。
    朱二林用袖子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水渍,才看清楚,泼水的原来是林寡妇。林寡妇身后,林如意抱着辛安,惊恐的看着朱二林。
    朱二林心里一阵郁闷,明明看到辛平出门他才过来的。没想到林寡妇母女居然在辛家。
    “你这个发瘟的烂东西!今天我替你爹娘教训你。”林寡妇随手拎起门栓,狠狠地往朱二林脑袋上招呼去。
    朱二林连忙用手臂去挡,却还是被打的连连哀嚎,抱头鼠窜。两个人厮打到了朱家门口,朱大婶听见动静,出来还没开口,就被林寡妇拉进了朱家。
    安静了没一会,朱婶子爆发出一声怒吼:“我打死你这个狗东西!”随即,朱家又传出了朱二林的惨叫声。
    娇娘和如意面面相觑,一会林寡妇拎着门栓神色得意的回来了。
    “还算朱家讲理。我说清楚始末,朱杨氏直接接过门栓给了朱二林一顿暴打。我看朱二林念书把脑子念坏了!”林寡妇冷笑着,把门口的盆拎回了辛家。
    等辛平回来知道了这件事,放下红薯和狗崽。冷着脸,就去了朱家。毫无意外的,朱二林又被辛平暴打了一顿。
    辛平从朱家回来没多久,朱三林就去请了郎中回家。别人问起,朱三林都说,二哥喝醉了酒,摔了个半死,要找郎中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