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书穿之娇娘传 > 第三十四章 乱纷纷
    “这就是我侄子、侄女家的店铺。”正在辛平忧心忡忡之时,从外面传来了叶闻舟的声音。
    辛平放下碗筷就跑了出去,正是叶闻舟带着闫亦隽和之前的白衣男子一起下了马车。
    “叶叔,这两位是?”辛平看叶闻舟还带了两个人,其中的一位黑衣公子气宇轩昂,一看就不像普通人。
    “哦,这两位都是我的好友陈白衣和闫亦隽。算是你的叔叔吧!”叶闻舟有意让辛平博得二人的好感,就让辛平尊称二人叔叔。
    陈白衣还好,装腔作势的挺了挺胸。闫亦隽却罕见的变了变脸色,对辛平说:“叫我亦隽就好。”
    叶闻舟闻言惊讶的看向闫亦隽,这个人虽然年级轻轻但是一向心高气傲,在洛南以冷面将军著称,如今竟然这般平和亲人了起来。
    陈白衣却摇头坏笑,没想到闫亦隽也有这样一面。看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话的确不假。
    辛平从善如流的说:“叶叔、陈叔,亦隽兄里面请!”
    娇娘见叶闻舟来了,连忙前来行礼:“叶叔可曾吃了午饭?不如咱们去同福楼用餐可好?”
    叶闻舟摆摆手:“都是自家人,不必见外。你们店里的小食来几份吧!也好让我们尝尝你们的手艺。”陈白衣和闫亦隽都跟着点头。
    娇娘看他们这么坚持就说:“那好吧!既然如此晚上我烧一些好菜,款待各位。”
    于是辛平让人又去同福楼买了几个好菜,林寡妇要来帮忙娇娘婉拒了,自己动起手来。先是做了三碗酸辣粉,里面放了花生、肥肠、香菜,酸辣粉看起来红油飘香让人食指大动。
    随后娇娘又做起了鸡蛋灌饼,如果说林寡妇的动作飞快,那娇娘的动作就可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了。简单的做了几个菜,娇娘又打了一壶自己珍藏的梅花酒。
    叶闻舟先抿了一口酒,惊奇道:“这酒有股梅花香,自有一番特别的风味。”
    “这是以前还在盘云村的时候,我采梅花酿造出来的,叶叔喜欢就多喝些。”娇娘执着酒壶,又为叶闻舟添上满满的一杯,倒酒的时候,娇娘的衣袖往后滑动了一下,露出一截白皙细腻的手臂来。
    闫亦隽深深的看了看娇娘的手臂一眼,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等几人吃完,陈白衣和闫亦隽先行告辞。辛平连忙叫林如意抱着辛安出来给叶闻舟行了礼。叶闻舟对林如意神色淡淡的,却抱着辛安爱不释手。
    辛平没有注意到,娇娘虽然注意到了当场却无法说什么,只得隐忍不发。兄妹二人把叶闻舟单独请到后院的里屋,问起他在盘云村的发现以及以后的打算。
    叶闻舟沉吟片刻道:“我去了当时辛弟他们出事的地方,虽然时间过去久远。但是树木和石头上的刀痕不会被轻易抹去的,可以断定,对方也是高手。我一时半会也不会走,准备和陈白衣他们住一起。”
    辛平忙说:“叔叔不如和我们回家去住。”
    叶闻舟摇了摇头,随即又严肃的说道:“你和娇娘、辛安都是辛弟的孩子,你爹那样的人物,他的孩子们不能沦为平民,我一定要把你们带回洛南。我看那林姓女子与你也不甚匹配。男未婚女未嫁怎么就住在一个院里了!”
    娇娘听到这话不假思索的道:“如意姐姐人很好,和我大哥很般配。而且爹爹是爹爹我们是我们,我们有自己的路要走。”
    “如意是我心悦的女子,等爹娘孝期一过我们就会成婚。”辛平也表明了心迹。
    “也罢,反正洛南你们是要和我去的。你们难道不想和你们的舅舅相认么?”叶闻舟叹了口气,深深觉得自己的好意被辜负了。
    “我们还有舅舅?”辛家兄妹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叶闻舟的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苍蝇:“你们爹娘这都没和你们说?”辛家兄妹又一起摇了摇头。
    “胡闹!”叶闻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平静下来:“你们舅舅是洛南书院的院士,在洛南享有盛名。也罢等这里的事了,我带你们去洛南和他相认。”
    娇娘一直感觉奇怪,为什么辛父辛母放着洛南那么好的生活环境不要,偏偏携手跑到这个偏远的地方。洛南到底有什么让他们如此避之不及?
    叶闻舟又抱着辛安逗了一会,说自己从洛南已经找了专门的嬷嬷过来带辛安,不能让辛安长于一个乡野村妇手里。
    辛家兄妹无奈了,不知道为什么叶闻舟对林如意的态度怎么这么差。不过林如意天天带辛安也是挺累的,而且辛安现在晚上还是要和姐姐娇娘睡在一起,有时候娇娘摆完夜摊回家,辛安还睡眼惺忪的等她。也许有个专业的嬷嬷对辛安也是一件好事。
    “还有,那个辛无邪是怎么回事?我看的样貌就不像普通的平民。你们怎么什么人都敢往家捡!”叶闻舟又想起来辛无邪,看着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却一副邪魅的长相。辛平和娇娘两个太不让人省心了,小辛安他可要好好教导,万不能像他的爹娘兄姐一样行事没有章法。
    被叶闻舟一顿教训,娇娘是头昏脑涨,赶紧假托要准备店里的食材跑了出来,留下辛平继续聆听叶闻舟的教诲。
    想想晚上还要款待客人,娇娘挎着篮子就去集市买菜。还没出门,一个人就迎头撞了进来,娇娘定睛一看,居然是好久不见的朱绣儿。
    “娇娘,你救救我!”见到从小玩到大的好友,朱绣儿哭着扑进了她的怀里。
    “怎么了?绣儿你别吓我。”娇娘被朱绣儿吓了一跳,以为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呜呜呜……娇娘,你能带我去个没人的地方说么?”朱绣儿边哭边问,看上去又伤心又可怜。
    “我家就在不远处。走,去我家说。”娇娘和林寡妇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朱绣儿回了家。到家后,娇娘给她打了一盆温水,让她洗洗脸,这才坐下说话。
    “我娘,我娘让我嫁给隔壁村卖猪肉的黑三。呜呜呜……”说到伤心处,朱绣儿又哭了起来。
    “你不愿意,就跑出来了?”娇娘只觉得脑仁疼,这朱绣儿一跑,朱大叔和朱大婶在家肯定急死了。
    “娇娘,你千万别和我爹娘说我在这里,我真的不想嫁给黑三。你们要是都逼我,我就死给你们看!”朱绣儿仿佛看出来娇娘在想什么,马上以死相逼,威胁娇娘。
    “行!我不说,你先在我家住下。可别乱跑,现在外面可不太平呢!”娇娘无奈了,不说情份,这朱绣儿曾经还救了她。于情于理他都要管朱绣儿。
    听到这话,朱绣儿立马破涕为笑,娇娘却头疼起来,如今家里的人也太多了,这几间房根本住不下了。如今事多人也多,真的是乱粉纷。